日落黃昏時,有三個人趁著這個時段上山查看。當然這麼明顯而有趣的熱源,趙博可不會白白放過。

「看來,又有人送上門了。」他一陣暗笑,好像在嘲笑一般人類的無知和愚蠢。他輕輕伸出左手,然後捏了一個法訣。

隨著他的法訣在掌心形成,草叢那三具殭屍頓時活動了起來。只見他們有序地站了起來,用那沒有空洞的眼神望向山下,然後三人為一組,順序往山下慢慢走去。

另一邊廂,三個年輕的男村民正沿路上山搜索。

「弟弟,你在哪?」其中一名粗壯的村民大聲喊道。其餘兩名村民也隨即呼喊自己親人的名字。



可他們卻不知道,他們這樣的聲源對於殭屍而言,就跟黑夜中的亮光那般容易辨認。

「阿爸!」隨著一陣又一陣急促的喊聲,三道陰影也順勢圍住了聲音的來源。隨著草叢的一陣異動,其中一人也留意到附近的不妥。

那人轉過身望著身後的草叢,臉上露出了狐疑的神情。

「二叔?」正當那人探頭觀望的時候,一雙烏黑的眼睛已經從草叢裡冒出。還不等那名青年做出什麼反應,一雙灰色的手已經捏住了他的喉嚨。

這異動也引得其餘兩人的回頭,當他們見到眼前發生的一幕時,所有人都當場呆住了。一個皮膚呈現灰色、雙眼全黑,皮膚已經開始腐爛的怪人正死死捏住同伴的喉嚨。



「嗚!嗚!」那名被捏住喉嚨的村民平時也常做農活,一身肌肉可不是假的。在眼前的怪人捏住他喉嚨的時候,他已經反應了過來。自然反應下他嘗試反抗,可無論他怎麼掰,也弄不開眼前這看似瘦弱的雙手。

其中一名村名看情況不妙,拿起路邊的一塊石頭,一下子就砸向了那個灰色怪人。因為不知對方的底細,這下子他可是用盡全力。而結果也十分出眾,這一塊石頭砸下去,那怪人的腦袋就被砸出一個大凹,腐臭的黑色腦漿不斷往外溢。

可在這情況下,那怪人仍然沒有放手,一雙突破人體極限的手繼續捏住目標的喉嚨。

其實任何動物體內都有一副自我保護機制,以防因自身的運動而導致自身的損傷,可以說任何生物都未能發揮其設計上最大的能力。當然,這只是說生物的範疇。如果一個生物的肉體已經死亡,可依然保留行動的能力,那麼自我保護機制也自然會失效,那生物也從而能發揮超乎機制的能力。

見奮力一砸沒有效果,那名村民沒有留手,握緊手中的石頭就再次砸下去。就在他把那怪人的腦袋都砸得半毀時,他身後也傳來的不祥的聲音。



他回頭一望,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現在了眼前。

「阿爸?」看著眼前皮膚泛灰的怪人,那男人依稀能辨認他的身份,因為他身上的裝束就跟他爸失踪那天的穿著一樣。可眼前的異常物品已經不是他熟悉的那個人,無論是變黑的眼珠,還是額頭上那個顯眼的黑色符文,一切都是那麼奇怪。

看到目標後,那怪物就發了瘋一般衝了過來。那名村民走避不及,一下就被撲倒在地上。任憑他如何掙扎,他都被那具熟悉的軀體死死壓制住。

最後那個領頭的村民見情況緊急,頭也不回,拔腿就跑。還好他也算機警,在逃跑的途中懂得拿起電話報警。

就在他拔出手機的一刻,面前又出現了一個灰皮怪人。可那怪人又怎能跟上奔跑中的壯年人,一眨眼它就被甩在身後,然後那人就往山下直奔去。

「喂喂!這裡是公安局嗎?我這裡有。。。。。。」在他成功打通電話的一刻,他眼前出現了一個黑髮人影。看上去,那人並不是典型的金發外國人而是棕色皮膚的人種。

「放你出去會有很多麻煩,所以,再見了。」說完他便摸了摸脖子上的木牌,然而一股野性的氣息瞬間罩住了他,他的眼珠也從黑色化為動物的深黃色。

「狼魂附身!」說時遲那時快,那名村民的喉嚨已經被眼前的青年咬破了。鮮紅色的血液四處飛濺,那撥通的電話也摔在了地上。地面斷斷續續傳來一把聲音。



「這裡是公安局!沒事。。。。。。不要。。。。。。。玩電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