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家?」即使真容隱藏在面具下,但光從聲音便能聽出金次內心的驚訝。他從來沒聽過伏熙是來自什麼家族,也不知道姬家到底是怎麼一個家族。

聽到這番話,伏熙只是得意地笑了笑,「記起了嗎?」

「你不是。。。。。。早就不在人世了嗎?」那貌美婦人的臉色立刻鐵青起來,依她所知伏熙早就死了。

伏熙左手稍微用力,馬上就抽起了小孩的身軀,「你覺得呢?」

「不!你要什麼?你要的是我的命嗎?」婦人知道伏熙來者不善,而且她可還記得當初是怎麼對待伏熙。這次他找上門,絕不善休。



「再見。」說完,伏迅即把槍口對準了那婦人。

金次見機不可失馬上出手,左手飛快扣住了伏熙握槍的右手,馬上就壓低了槍口。與此同時右手甩出一顆震撼彈,「走!」

金次用盡全力夾住了伏熙,打算強行帶他走。可伏熙臉上只閃過一絲不滿,可他並沒有反抗,反而是捂住小孩的左手一鬆,隨著金次的拉扯往窗外逃去。

兩人平穩落地,眼見一隊保安正往這邊趕來,便馬上往撤退地點跑去。金次回頭看了伏熙一眼,正奇怪為什麼伏熙會這麼聽話。

可伏熙仿佛知道了他的心思,開口便說:「我已經達成了目的,剩下的,就留給她們慢慢享受。」說畢便發動插翼靴越過圍欄,跳到外面去。



金次眉頭一皺,在那千鈞一髮之際他也沒能看到伏熙幹了什麼,只確定了他沒扣下扳機。

「你的目的是什麼?」到達撤退地點後,金次就捉住伏熙問道。

可伏熙哪會正面回應:「我可以告訴你,我沒有犯殺戒,其餘的無可奉告。」接著便甩開了金次,翻身上車。

金次也無可奈何,他心知伏熙沒有騙他的理由,但他也想不到伏熙的目的是什麼,所以他也只能就此作罷。

另一方面,在震撼彈的強光過後眾人才察覺伏熙與金次兩人已經逃之夭夭,只剩下那名倒在地上的男孩。



「兒子,兒子!你沒事吧!」婦人不顧安全,趕緊抱起自己的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寶貝。

只見那小孩這時才感到疼痛,眼淚奔流而出。「豪兒,你可不要嚇媽媽啊!你哪裡痛,快告訴媽媽!」那婦人也嚇破了膽。

「頸,頸好痛!」小孩開始嚎哭起來。

「嗚嗚啊啊啊啊,我動不了,媽媽我動不了!媽媽!」那小孩只能癱在母親的懷裡痛哭,因為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剛才伏熙鬆開左手一剎那猛擊了小孩的後頸,以龍士血統的力量,要打斷小孩的頸椎骨根本不是什麼難事。加上伏熙那精準無比的控制力,一擊便把葉家的嫡孫打成了四肢殘廢。

「在痛苦中沉淪,然後死去吧。」在公路飛馳的伏熙臉上冷若冰霜,此程的目的一直都是要報復那女人,并讓她感受伏熙當時的絕望。如果她不在乎那小孩,伏熙打算乾脆殺了他。既然她在乎那麼伏熙便讓她知道,因為她的緣故,那年幼的兒子從此便要過上廢人生活。

這便是伏熙的報復,他要折磨那女人,就好像她當初折磨伏熙一樣。

「下次,我會回來,然後把你重視的人一個一個殺掉,最後剩下你。」伏熙邪魅一笑,身上殺意沖天。就連跟在後方的金次也不禁打了個寒顫,眼神里多了許多擔憂。不知是因為血統的緣故還是其他原因,他總能察覺伏熙身上的殺意越加濃烈,但那殺意與被提爾鋒反噬時有所不同,如今的伏熙是有意識地殺戮,比當時無意識的瘋狂厲害不知多少倍。



就這樣,在金次不知結果的情況下,兩人平安回到了度假村。

「隊長,你比原定的時間晚了10分鐘回來。」才剛踏入度假村,曽羽的聲音便在伏熙腦里響起。

伏熙平靜地回答了一句,「抱歉。」

「我可以感覺到,你的精神狀態又發生了點改變,看來你已經解決了問題。」曽羽的聲音同樣沒有一絲波瀾。

「沒錯,在這場輪迴里我不會再出去。」伏熙給了曽羽一個承諾。

曽羽靜了一會,然後說道:「就在剛才,奇美拉小隊發來了通知,他們發現了一些不妥,約你明天見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