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查過她的資料,況且她的模樣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就是她的姐姐還有她逼死了我的母親,而且還三番四次想要除掉我。」伏熙想起了年幼時住在大宅的日子,那些舉目無親、暗無天日,仿佛煉獄的日子。

伏熙的瞳孔慢慢變得細如長針,眼珠內也不停流轉著暗金,「她逼死了我的親人,如今,我也要她嘗嘗這滋味。」說畢,伏熙便抬起槍口。

知道伏熙要出手,金次馬上扣住了伏熙的槍口,病苦口婆心地勸說:「妖魔可以殺,但他只是一個無辜的小孩,不要傷害他!」

「每一個人是無辜的。」放著給金次壓住的右手,伏熙左手一抬便馬上扣下了扳機。金次的反應也不弱,只見他右手捏了一個法印,金色的能量瞬間就包裹著他的手掌,也把那顆hard baller的.45子彈握在了掌心。



其實在這個距離,伏熙並沒有一發命中的信心,剛才的舉動只是測試金次而已。

 不過這次下聲響卻引起了兩名保鏢的注意,他們一前一後地過來查看。

伏熙回望了金次一眼,他那完全化成獸型的眼只表達了一個訊息:「不要妨礙我!」接著他便開始動身對付那兩人。

感受到伏熙的憤怒,金次知道他必須做些什麼。他奮力一躍,踏著迷蹤步先於伏熙迎上了那兩名保鏢。金次右手往後一抽,金剛杵便落到了他手中,把金剛杵往前一舉,左手拍在其尾部的小環上,一道沉厚的鈴聲隨即從杵內傳來。

「鎮魂印」



這聲音使得面前兩名保鏢動作一滯,趁這機會金次的手刀左右開弓,一下子便把兩人拍暈了。

回頭一看,伏熙已經踏進了別墅的範圍裡。金次心裡一急,馬上翻出金剛杵就往伏熙身上擲去。

伏熙調節好角度,抬手就打算一槍。可他感到背後一涼,身子馬上轉了個姿勢。雖然躲過了金剛杵,但同時射擊的角度也所有偏差,這次也沒能命中。

這時槍聲把二樓小孩的注意力吸了過來。伏熙馬上發動插翼靴,整個人就往二樓跳去,即使人在半空,他依然把槍口對準了葉家的小孩。

「媽!」隨著小孩的大喊,伏熙心中一動,險些扣下了機板。千鈞一髮之際,他想到了新的計劃。既然他的媽媽也在,那麼情況就不同了。伏熙收起了左手的手槍,用手攀住別墅的屋頂,魚貫而入。



在金次踏進房間之前,伏熙已經挾持住葉家的嫡孫,一把銀色的手槍早就抵住了他的頭。就在金次站穩之後,房間的門鎖隨即被扭開。出現在兩人面前的,先是一名高大的保鏢,緊隨其後的是一名貌美少婦。

「兒子!」看到如此情景,那婦人心中一急,馬上失了方寸。幸好那保鏢攔住了她,否則她非要衝過來不可。

「嗚嗚嗚嗚!」伏熙一隻大手已經捂住了那小孩的嘴,任憑他如何掙扎都發不出聲。伏熙適時動了動持槍的右手,嚇得那婦人花容失色。

金次一記箭步上前,馬上捉住了伏熙的右手,告誡道:「不要衝動!」可伏熙頭也不回,只盯著眼前的婦人不放。

「這是你的兒子嗎?」伏熙冷冷地問了一句。

「是是是,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不要傷害我的孩子!」為了換回他的孩子,無論多少錢那婦人都願意花。可惜的是,伏熙這次並不是為財而來。

伏熙搖搖頭,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凌厲。站在身後的金次明顯感到不妥,一陣一陣的壓迫感不斷從伏熙身上傳來,從第六靈識看來,伏熙身上已經開始浮現出一條金色的活物。

伏熙冷笑一聲,開始挑釁地說:「我可不是為了錢而來。其實說起來,我跟他也有一點血緣關係,他應該算得上我的表弟吧。」



「表弟?」聽聞伏熙的話,那少婦馬上吃了一大驚。她上下掃了掃伏熙的身材,在根據她姐姐的消息,腦海里隨即浮現多年前那個小孩的樣子,那艷麗的臉蛋也慢慢佈上驚恐。

她一字一句地吐出,「你是。。。。。。」

「姬家的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