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韋爾念頭一動,陣陣電光馬上從他皮膚底下透出,高壓電流瞬間就把那些纏在腳邊的昆蟲電得外焦內脆。他大手一揮,碎石堆中隨即鑽出一把銀錘。

韋爾回頭一看,阿提莎的腳跟已經被那些昆蟲所纏上,兩隻大鷹也不斷糾纏著凱文。

「中計了!」韋爾已經意識到這個情況不對勁,旱魃小隊早就設置好了陷阱等他們跳進來。還不待韋爾細想,民房中又跳出幾具扭曲的人形物。

「馬上撤退!」韋爾一邊對著玉符大喝,一邊衝向阿提莎的方向。

可這時玉符內卻傳來一把陰沉的聲音:「既然來了,就留下!」話音剛落,那幾具扭曲的尸體仿佛找了目標,紛紛往最近的凱文跑去。



韋爾心中一驚,拿起銀錘便朝著其中一隻奮力拋去。

另一邊,凱文也看清了飛禽的動作,扎起劍勢後劍身的金色烈焰隨即暴漲起來。「日輪金焰!」他舉起雙手在空中轉了個圓,順著去勢揮出一道金焰,那兩隻走避不及的飛禽馬上就被烤成黑碳。

此時韋爾的飛錘也成功轟飛了一隻僵尸,可是長著白毛的尸體卻異常堅硬,在這麼一擊下才斷了隻手臂。那尸體落地不過一刻,很快便搖頭晃腦地站了起來。明顯地,鈍器的重擊不太奏效。

「凱文!快走!」韋爾在山坡的一邊大叫,他的聲音也成功引起了凱文的注意。可是凱文只得匆匆望了韋爾一眼,正往回跑的時候,那三隻扭曲的怪物已經追到了半山坡上。

阿提莎這邊也不太好過,在她一個晃神之間,數之不盡的小蟲已經爬上了她的皮靴,還有一些已經溜進了她的長褲里。她沒有任何大範圍攻擊手段,所以只能跳起來,盡量不接觸地面。



不過她還是太小看敵人的實力,就在她匆忙躲避著地上的蟲堆時,耳邊忽然響起了陣陣「嗡嗡」聲,脖子上也出現了好幾下刺痛。

「阿提莎,快跳起來!」阿提莎聞聲馬上跳起,已經趕來支援的韋爾順勢往地上全力一捶:「萬雷轟!」縈繞在銀錘上的電光迅速往四方八面散去,地上的小蟲被電流一刷,全部沒有了動靜,想必是全焦了。

穩住阿提莎之後,韋爾也看到凱文已迅速往這邊趕來,不過他背後還跟著好幾隻扭曲不斷的僵尸。下方的民房內再跳出兩隻頭上插著銀箭的僵尸,它們不約而同地往山上直衝。

有見及此,阿提莎馬上搭弓拉弦,朝著那些僵尸的身軀就發了幾箭。銀色的箭頭在月光下散發著點點磷光,而那些磷光視乎有克制僵尸的特性,一眨眼那些僵尸的主幹都多出一個碗口大的洞。可它們只被銀箭的衝力逼得愣了一下,即使身體穿了一個大洞,它們依舊追在凱文的背後。

韋爾臉色一沉,馬上翻起手上妙爾尼爾。外套底下一股銀光同時流至右手,一道碗口大的電柱隨即噴向領頭的僵尸,硬吃了一下高壓電流,就算是尸體也被電得七竅生煙,頭上的黑色符文也在高壓電流下化為灰燼。



遠在另一座山頭上,盤坐在地上的趙博眉頭一皺。他清晰感覺到手上那符節少了一個聯繫。「被幹掉了一個。」趙博沒有絲毫慌亂,嘴裡馬上念出一段艱深晦澀的咒語。十多公里外的僵尸們仿佛聽到了什麼指令,頓時四散開來。

「不要再糾纏了,我們走!」韋爾身先士卒,一頭栽進了樹林里。他感覺到今晚的行動早就被旱魃小隊所洞悉,而剛才的攻擊沒有相當的威脅,因此很可能只是拖住韋爾一行人的計劃。而旱魃小隊的真正目的恐怕是尚清等人,想到這裡韋爾便開始著急起來。

加上玉符的通訊在開打的時候便出現了情況,韋爾的只想迅速趕到如雪她們身邊。

才剛進樹林走沒兩部,阿提莎便出現了情況。只見她渾身發抖,臉上已經白了一片。韋爾定睛一看,她那潔白的脖子上已經長出兩個膿包。

「阿提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