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毒素湧上腦補,阿提莎纖弱的身軀不自覺地發起抖來,只能靠著大樹暫時撐起身體。

韋爾心裡一急,馬上就趕到隊員身邊。看到阿提莎脖子上的黑色膿包後,韋爾二話不說,馬上從納物手環里拿出一小瓶液體就給阿提莎灌下。「這是如雪製作的靈液,應該能撐住一陣!」一邊說,韋爾一邊馬不停蹄地背起阿提莎,與凱文對視一眼,兩人馬上往回跑。

可是那惡心至極的臭味不知何時已經越來越濃,想必是那些僵尸快要找上門。

「可惡!」凱文一手抄起寬劍,馬上就守在了韋爾的身旁。

「不要戀戰,馬上走。」韋爾話音未落,一邊的草叢已經響起了怪聲,這時凱文不由分說地提劍刺了過去。剛出草叢的僵尸便迎來凱文得全力一刺,附上日輪金焰的寬劍也擁有了克制邪魔的能力,所以寬劍輕而易舉地穿透了僵尸的殘軀。



遠處的趙博也有所感應,不過他臉上並沒有露出絲毫不滿,反而顯出得逞的快意。

說時遲那時快,那被刺透的僵尸張口便吐出一團濁氣,原來只是一小團的濁氣一接觸到空氣便迅速擴散開來。原本凱文與僵尸的距離就不到一米,而僵尸的動作又不可預測,凱文一個不小心便被那團濁氣蒙住了。

即使凱文已經飛快往後退去,他仍然不小心吸入了一點濁氣。那小小的濁氣恐怕蘊含著非同凡響的毒素,就算凱文只是吸入了一點,他也感覺到喉嚨與呼吸道一緊,刺痛的灼燒感迅速蔓延開來。

看到事情經過的韋爾連忙一個飛錘把敵人砸飛,再拿出靈液急步跑到凱文身邊。這時的凱文已經捂住胸口乾咳起來,看來那些毒素已經開始入侵他的肺部。

韋爾連忙把靈液灌進凱文的鼻孔里,希望靈液能中和掉毒素的毒性。就在他手忙腳亂的時候,玉符里頓時響起了零碎的求助聲。



韋爾警覺大事不妙,可靜心一嗅,淡淡的屍臭味已經從四方八面逼近。他立刻收回銀錘準備應敵。

前有逼近的殭屍,後有負傷的隊友,一時間韋爾也進退兩難。

一環接一環,仿佛浪潮般淹沒敵人的攻擊方式便是旱魃小隊的獨有風格。生者由薩滿控制,死者由古巫控制,用僵尸作誘餌,用毒蟲作干擾,再用僵尸作肉盾,毒蟲作殺招。一動一靜環環相扣,若然敵人陷入其中無法破局,遲早會被活活耗死。

如今韋爾一行人便是如此。

面對數只逼近的僵尸,韋爾已經心急如焚所以抬手便是一記絕招。「萬雷轟!」耀眼的白光瞬間照亮了他們所在的山坡。




國家森林公園的深處

「兄弟,隊長他們有回應了嗎!」一手插進樹幹的黑人歐布滿頭大汗,他清楚感應到兩股氣息一路從森林外圍突進,如今已經離他們不遠。就在那兩股氣息出現的同時,他們與隊長也失去了聯繫。

尚清已經對著手上那塊玉碟喊了好幾次,可是韋爾,凱文和阿提莎三人均沒有任何反應。尚清也知道情況危急,他當機立斷,帶著兩名隊友往這個森林公園的水塘跑去。

可尚清自己仍是元氣大傷,如雪也不是身體強化類型,兩人跑了一段路就開始呼呼喘氣,唯有強化了身體素質的歐布才能保持速度。

「這樣子不是辦法!」尚清深知這個道理,再勉強逃下去只會白白消耗體力,那兩個追兵肯定是身體強化類型,被追上只是時間的問題。尚清望了望四周的環境,如果尚在最佳的狀態他馬上施展一些法術導致地陷,或許還能阻礙追兵的腳步。可現在的他,已經沒有這樣的餘力。

如果能靠近水塘,借著地利或許還能跟他們糾纏一會,如今真的面對進退兩難的困局。

「混蛋!」尚清狠狠地跺腳,用行動發洩著自己的怒氣。但他只跺了一次,然後便收起怒氣指揮隊員。



「歐布,召喚樹藤把我和如雪罩起來。前鋒就交給你,我和如雪會在後面全力輔助你!」被逼急了的尚清只能臨時變陣,打算應付著眼前的形勢。。

歐布馬上把手插進大樹的底部,隨著自然之力的注入,那棵大樹把樹根都翻出了泥土,圍成一個籬笆。走進籬笆的如雪也翻出兩顆定海珠握在手上,旁邊的尚清也把造化玉碟殘片捏在了掌心。很快,三人便組成了一個簡陋的戰陣應敵。

「只要撐到隊長他們回來就沒問題了!」尚清心底仍期望著韋爾能夠回援,只要任何一個隊員回來,眼前的壓力便卸去了大半。不過站在最前線的歐布可不這麼想,隨著那兩股氣息的步步逼近,他拿著開山斧的右手開始滲出冷汗。

植物的回饋從地下傳來,「來了!」歐布側過頭,強化過的視力已經捕捉到兩個奇怪的人影。最怪異的是,那兩人身上竟然穿著一排晶瑩剔透的獸骨。那些散發著熒光的骨頭在黑暗中尤其顯眼,仔細一看那些骨頭完美地覆蓋著兩人的身軀,就像鎧甲一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