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弱的腳步聲迎面而來,尚清當即從玉符里喚出兩個足球大的光球。靠著那光源,他們一行人才能看到在黑暗中事物。

「山本,按計劃行事。」在光球升起的一剎,巴里看了他的隊友一眼,兩人之間沒有半句話馬上兵分兩路,一左一右夾擊提爾小隊。

迅步直跑的巴里臉色一變,「狼魂附身!」隨著脖子上的獸牌靈光閃動,野性無比的氣息瞬間從他體內暴涌而出。「狼化!」他們需要速戰速決,所以巴里也沒有留有餘力,一上場便使出了血統變身。

獸王之力在巴里心臟附近化作千絲萬縷,迅速融入他的四肢百骸。隨著獸王之力的湧入,巴里的骨骼開始噼里啪啦地響了起來,嘴裡的犬齒和手指的指甲慢慢凸出,皮膚上的毛髮也逐漸暴增。幾個呼吸後,他顯然已化作一頭四腳抓地的半人半狼生物。

變身完畢後,巴里一轉眼便從側面衝殺過來。



看到整個變化過程的尚清心裡一顫,他知道血統變身這項能力至少是白銀階段血統才擁有。能夠變身,說明了眼前的敵人至少擁有白銀級血統,比他們三人都高了整整一階。

另一邊廂,巴里的隊友山本也逐漸逼近。腰繫武士刀,踏著碎步而來的山本比起隊友巴里少了幾分狂野,多了一分肅殺。他邁出的步伐平穩有力,一看就知道絕非等閒之輩。那隻長滿老繭的右手早就扣在了刀柄上,隨時都可以給敵人意想不到的一擊。

提爾小隊自然不會坐而待斃,黑藍色的定海珠在如雪掌心來回盤轉,貪婪地索取每一分空氣中的水分,很快兩顆小珠便化成了兩顆水球。

「去!」如雪嬌喝一聲,兩個包裹著定海珠的水球便往最大的威脅激射而去。

巴里用那雙銅鈴般的大眼盯了水球一眼,片刻後拐了個彎。那個水球速度並不快,憑巴里反應速度要避開絕對沒問題,可那水球在半空輕輕一拐,竟然追著巴里的尾巴去了。



狼化後的巴里五感何其敏銳,眼角很快便注意到後面那兩個小東西追了上來。就在巴里遲疑的一刻,那水球里的定海珠忽然透出了絲絲藍光。隨著藍光的出現,水球的速度明顯不可同日而語,一下子就往巴里的背後射去。

巴里也料到沒那麼簡單,後腳一蹬,馬上就躍出了水球的攻擊軌道。失去攻擊目標的水球一下子砸到軟泥上,使得鬆軟的泥地上多了兩個坑。意識到水球的威力不外如是,巴里就放下戒心。可坑內的定海珠滴滴一轉,又追著巴里而去。

這時狼人已經離歐布不到十米,巴里已經可以想象到幾秒後他便會撲倒眼前的黑人,然後一爪把他的頭給切下來的模樣。

同一時間山本已經突進了歐布的防守圈,歐布召喚的樹根絲毫沒有阻礙到他的腳步。暗紅色的血能已經附上了腰間的村正,山本也壓低了重心,隨時可以使出拔刀術。就算是五釐米的鋁合金,如今也撐不過他這一刀。

尚清也知道歐布已經危在旦夕,手上那片玉蝶已經給他射了出去,尚清把體內一小半法力都灌進了玉碟內,希望能靠著它的威能撐過這個回合。



玉碟很快便化作一面琉璃光幕,擋在了歐布面前。

巴里噴了一口氣,狼軀附上了一層淡灰色的靈氣。後腳全力一蹬,兩米高的狼軀就往歐布身上撲去。

「砰!」巴里狠狠地撞了上去,迫使那琉璃光幕閃了閃,虛化了不少。接著便是「滋滋」般的撕裂聲,即使撞不開光幕狼人的利爪仍撕開了光幕的一角。

暫時擋住了兇悍的狼人,另一股殺氣隨即接踵而來。山本左拇指一推刀鍔,附上血能的村正正式出鞘。

「血裂!」一瓣血月輕而易舉便撕破了琉璃幕,轉眼就罩住了歐布的身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