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命來!」強光中,歐布操起開山斧就殺向山本。開山斧的斧口冒出刺骨的翠芒,帶著開山之勢往山本頭上砍去。

此時此刻,被強光壓住眼皮的山本也感到一陣殺氣撲面而來。性命攸關的一刻,他也不再藏著底牌。他輕吐一口氣,身上的氣息一變。

「心眼」是在血族子爵血統的基礎上,加上劍道的千錘百煉和主神空間的生死歷練,無師自通出的能力。那是一種僅憑敵人散發出的殺氣以及聽勁就能判別方位能力。再配合上多年的戰鬥經驗和第六感,山本已經能大約預測到敵人的動作。

這時山本的腦袋一片清明,即使閉上眼睛,歐布的身影也逐漸在腦海裡成型。那是一個高大而笨拙的身影,山本不自覺之間已轉成了下段守勢,長刀輕擺在身體的左側,右腳一扭,便架好了守勢。

在雪般的白光中,紅綠兩色各自閃爍了一刻。



另一面,強光使巴里也不得不閉上了眼睛。趁此良機,如雪雙手合十迫使兩顆定海珠聚成一團,往狼人沒有防備的腹部激射而去。絲絲水分在藍珠上,一陣扭動後凝作了箭頭狀。

可巴里也不是笨蛋,他脖子上的獸牌灰光一湧,馬上便罩住了他的獸軀。定海珠奮力一撞,狼人身上那灰色光幕只是微微一閃,隨即恢復了原狀。

「嗯?」巴里心裡嘀咕一聲,這輪攻擊的力道實在太弱。如果這是趁著白光掩護要施與重擊,那麼這番攻勢實在弱得可憐,就連護身靈氣都沒能破掉。不過巴里靈敏的鼻子很快便嗅到了一絲異樣。

「想跑?太遲!」就在狼人動身的一刻,他嗅到了一道新的氣味。他自然地把尚清的逃跑與新的氣味拉上關係,「隊長纏不住他們了嗎?」白光散去,尚清與如雪的身影早已不見了,造化玉碟殘片與定海珠都往樹林的深處飛去。

巴里往後一瞧,山本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歐布身後,他弓著腿,半蹲在地上。從右手滯空的姿勢便能知道他剛剛揮出了一刀。



另一方面,揮空的歐布只感到腹部一涼。低頭一看,柔軟的小腹被切出一個血色大口,隨著傷口迸裂白花花的腸子瞬間流滿了一地。

山本一甩村正上的血跡,臉上有一絲得意。無論在現實或者主神空間,他相信自己的劍道都是頂尖存在。即使被強光影響視力,「心眼」依然能看穿歐布的軌跡,在他下斧之前山本已收住力道,壓低身子輔以左腳猛蹬,整個人往歐布的左邊滑去。順著慣性動力把村正從左至右向前一揮,淺紅色的水平線便清晰地印在歐布的小腹。

血液、腸液混合著內臟碎片流滿一地,強烈的血腥味從歐布的位置噴曬而出。

「有增援正來。我去追,你快趕上!」確定歐布已經死得差不多,巴里放心地往尚清的方向追了上去。山本點了點頭,單腳撐地,腳法一變連人帶刀來了個180度迴旋,村正的利刃也朝著歐布的脖子砍去。

此時此刻,歐布也知道勝負已分,他抱著必死的決心把口袋裡的大地之壤全數掏出。手起刀落,片刻後歐布腦袋便已分家。



「提爾小隊失去一名隊員,扣除一分,現時得分為零。
旱魃小隊殺死敵隊一名隊員,獲得一分,現時得分為正一分。」
輪迴二的第一次傷亡報告在各人耳邊響起。

狼化的巴里咧嘴一笑,他很高興,其一是因為他的隊伍終於破蛋取得一分。其二是這一分很快便要上漲了。羸弱的尚清與嬌弱的如雪怎能跑得過巴里,才不過幾十秒兩人已被狼人追上。特別是稍微落後的如雪,巴里已經被嗅到她身上傳來的體香。只需一口,她就完蛋了。

長滿毛髮的狼腿一壓黃土,巴里就往如雪的背後撲去。

「水壁!」如雪尖叫一聲,兩顆定海珠就在她的背後凝成一道薄薄的水幕。本來巴里並沒有把這小東西看在眼內,可當他的身軀壓在水幕上,強勁的水壓卻把他給擋在了幕墻後,巴里的感覺自己好像撞上了一道堅厚的實木墻。

可水幕被這麼一撞也隨即瓦解,化成滴滴水珠落在地上。才站穩,巴里就打算給如雪的後背來一爪。而這時,他們不遠處已經傳來金甲交加的聲響。

「哇啦啦,銀槍騎士駕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