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剛落,一道銀光應聲襲來。看到銀光的出現尚清臉上一喜,本以為救援已到,可是那把聲音卻打破了他的幻想,留下滿臉恐懼。

狼人不敢小看那道來勢洶洶的銀光,他立馬放棄眼前的如雪,往後疾步退去。在狼人退去一瞬,銀光便在如雪身後僅僅略過。

這時蒙著面戴起頭盔的孫唐從側邊躍出,他一邊大喊一邊往狼人奔去。

「別喊了,專心面前。」精神鏈接上的曽羽實在沒他辦法,不過孫唐即使沒有大喊,那狼人也肯定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退到一邊的狼人吸了吸鼻子,它猙獰的臉上了露出一絲疑惑。「一個。。。。。。不,兩個?」以巴里所知,提爾小隊總共有六人。如今死了一人,除去追捕的兩人應該只剩下三人,可現在一下子出現了兩個增援,實在奇怪。



「難道趙博那邊出了問題?」巴里心裡一驚,不過很快便鎮定下來,他知道山本馬上就會趕到。他心底也想跟其他小隊鬥一鬥,前段時間實在太憋屈了。

黃燦燦的眼珠往如雪身上一盯,巴里隨即無視孫唐的攻勢,直接往如雪的方向衝殺過去。面對眼前這個龐然大物,如雪嚇得芳容失色,一不小心就往後跌去。

狼人帶著萬鈞殺氣撲殺而來,矯健的身影往地上一撐,隨即壓向失重的如雪。

千鈞一發之間,一道黑影伴隨著凌厲的風聲至上而下,瞬間就落在巴里與如雪之間。那速度彷如電光火石一般,狼人根本退避不及,一口氣就撞上了彩色幕墻,發出重物撞擊的聲音。這麼一撞,兩人均被逼退一步。

鋼板般的彩色幕墻適時擋住了狼人的腳步,即使藉著狼人兩米高的身軀也無法佔到半點便宜。彩幕後的人影一拍手上的大盾,七彩光幕隨即一震,壓著狼人往後退去。



不待狼人有何動作,後面的孫唐已經提著兩刃三尖槍衝進了戰局,「大灰狼受死!」面對孫唐的突刺,巴里眼裡凶光一閃,放棄繼續追擊轉而與孫唐纏鬥起來。

此時,天娜回頭如雪說了一句話。

狼化後的巴里敏捷依然,孫唐那半生不熟的槍法還真沒對他造成什麼威脅。躲過明晃晃的一刺後,巴里順勢抓住了槍桿。從槍桿上傳來的巨力馬上令孫唐吃了一驚,即使他雙手皆往後扯,兩刃三尖槍仍舊死死地握在狼人手中。

未等孫唐回過神,五道寒光已經近在咫尺。借著夜色,狼人的利爪頓時變得神出鬼沒。孫唐只得捨棄長槍,往大後一步。不過依孫唐的性格,他可不會就這麼算。五爪牽起的微風輕拂臉頰,孫唐黏在槍桿末端的右手隨即一拉,借著這力孫唐一下子又闖進了狼人的胸前。

「開山掌!」玄能在孫唐體內飛快運轉,帶著銀光的雙手瞬間就拍在狼人胸口。



這一拍已經用上了孫唐七八分力氣,常人受一掌已經回天乏術,何況如今是兩掌。這等力氣就算是花崗岩石板也給拍出裂痕,不過落在巴里的骨甲上便猶如泥牛入海,化作無形。

護在狼人胸前的骨甲仿佛是中空結構,而且骨頭關節間還能傳力。孫唐的掌力經這麼一卡隨即散了五六分,打在狼人身上也不痛不癢。巴里自然知道這套骨甲的厲害,這可是趙博在主神空間里用百年靈獸的骸骨加上九陰幽火精煉而成的。雖然沒有神器的神能,可這骨甲已是水火不侵、刀劍難傷,光憑孫唐的牛力還真奈何不了它。

巴里冷哼一聲,張嘴就往孫唐的脖子啃去。孫唐連忙抽手回防,只見狼牙已近在眼前,他情急下唯有把護手塞進了狼嘴。巴里雙頰一緊,狼牙一下子便釘住了孫唐的銀色護手。而見到孫唐被狼人纏住,天娜舉起埃睽斯就上去解圍。

巴里瞄到這幕,沒有一絲遲疑,扭頭便甩開了嘴裡的孫唐,轉而迎戰天娜。孫唐摔在地上打了個轉,很快便灰頭土臉地爬起來。短短第一輪交鋒,他已在力氣和裝備上都被壓制住。

戰圈旁的尚清和如雪直勾勾地看著兩人一狼大戰,還沒來的反應過來。去到這種程度的近身戰光是餘波已經非常嚇人,拳腳往來全帶著風聲。光是聽,已能感覺到蘊含其中的力量。

天娜借著埃睽斯的堅實,一時三刻還能壓住巴里,但她只是繞著他打並沒有正面衝突。在巴里膝蓋上重擊一下之後,天娜便想起了伏熙的指示:「若能擊殺,盡力而為。若不能,適時撤退,之後交給張毅就可以。」

話雖如此,可天娜現發覺一股肅殺之氣正火速逼近。要是他加入了戰團,天娜就不得不掏出腰間的殺招。

而天娜所說的那股肅殺之氣正是來自山本,可這時他身上還狼狽地纏著幾條青藤。其實歐布臨死前掏出了大地之壤,讓他的血混合大地之壤從而催生大量青藤。山本一時沒有為意也被纏上了不少,以致他掙脫時花了點時間,現在才趕來支援隊友。



很快,山本的眼睛已經捕捉到人狼大戰所擦出的火花。就在他打算突入戰團之前,一股沉著的殺意止住他的腳步。

黑暗中,某人從樹影中提劍邁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