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搶得先機以後,伏熙率先發動攻勢。

伏熙的插翼靴一壓軟泥,龍淵便劍指山本。山本也不得不壓劍在身左側,架成下段守勢。才立定姿勢,伏熙已經殺至十步之內。龍淵在伏熙手上已化作一朵灰色劍花,

「無量破!」灰芒在劍尖化成鑽頭,往山本的胸口直奔而去

山本心裡大驚,連忙把刀一橫,打算就此撐過。一轉眼無量破就轟在了村正上,手腕吃力,刀上的血能只能勉強化解其威力,但是附帶的衝擊力仍壓得山本上身往後傾。而且灰色劍芒威力非凡,四散的餘波也能射透碎石。

唯伏熙今次出手只是試探性質,無量破的威力不但收斂了三四分,而且沒有維持招式,轉而從旁突襲。山本才撐過無量破,伏熙已殺至身旁。他還未發招,龍淵的劍鋒已往肋旁刺去。



山本自知回防不及,唯有反手一劍,往伏熙身上斬去。隨著伏熙抽身,無量劍氣僅僅削進骨甲幾分之後便抽劍而去,這也讓山本撿回一條命。

伏熙側身閃過刀鋒,隨著腰間的肌肉拉緊,手腕輕轉,龍淵便朝山本的脖子繞去。

山本深知不可與眼前的敵人糾纏,他也沒這個資本,所以一計不成便迅速後撤。可是伏熙又怎由得他脫身,龍淵一遍又一遍往山本身上噬去。紅刀與灰劍一次次糾纏,就如黑夜里的圓舞曲,如此動人、驚艷。只不過其中一人已經一退再退,幾乎無路可退。

此時的山本連隊友呼喚聲也沒有聽到。

不過十多輪交手,山本外露的骨甲已經被刮出條條刻痕。儘管骨甲水火不侵,刀劍難傷,但在無量劍氣分金斷石的威能下仍猶如熱刀切牛油。



龍淵在村正上再擦出火花,並在山本右手留下一條血線,他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

山本明顯感覺到,面前的對手無論在臂力與敏捷上均高他一線。而且他隱約感到對方仍保有餘力,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唯有把剩餘不多的血能都拼在接下來的一招。與此同時,他也開啟了心眼。

原本伏熙那疾風狂濤的攻勢在山本眼中突然慢了下來,這一剎那,他看破了伏熙的劍招。

伏熙抽手聚在胸前,隨著左手一推劍鐔,帶劍的右手便朝著山本的心臟飛馳直去,正是劍招——豎心獨刺。既然看破了劍招,山本往右踏步的同時雙手猛然向上一拉,村正至下而上架開了龍淵的劍鋒,使得龍淵朝上偏了少許。

順著去勢村正在空中畫了個半圓然後抽刀向下,刀刃便朝著伏熙脖子砍去。



伏熙只感到眼前一花,在阿賴耶識的幫助下連忙抽身退去。可是紅光已在胸前劃過,刺痛感也逐漸蔓延開來。淡淡的血腥味也開始在空中瀰漫,同時間伏熙的瞳孔也逐漸顯出淡然。

山本渾身一抖,察覺到大事不妙。

「看來,你已經是強弩之末。」伏熙突然冒出這一句,使得山本愣了愣。趁著山本失神的一剎那,伏熙使出了新招。左手一翻,一把衝鋒槍落在他掌中,隨著槍聲響起,拇指大的子彈馬上往山本身上撒去。

山本從來沒預料會出現這種情況,在潛意識的支配下,他只懂得發動最後一股血能用刀罩著頭部。子彈的確穿不透血能刀芒,山本身上的骨甲也把大部分的子彈給彈開,但手上的槍械絕不是伏熙的殺招。

其實在山本護住雙眼的一刻,他已經完了。「無量連破!」無量劍氣湧流至龍淵劍鋒,伏熙先是正手突刺收招再反手一刺。灰色的劍光在猛刺的同時激射而出,伏熙出招之快是山本始料未及,而且一連兩股劍氣在短距離內襲來,山本也沒能反應過來。「噗噗」兩聲,他便猶如遭受重擊,整個人馬上往後倒去。

僅僅一個照面,山本身上便多了兩個血洞,濃稠的鮮血唰唰往外流。

不等山本有何動作,伏熙已經下令:「曽羽,動手。」

遠處的一陣槍聲過後,山本的腦袋便如西瓜般猛然爆開。



「旱魃小隊失去一名隊員,扣除一分,現時得分為零。
應龍小隊殺死敵隊一名隊員,獲得一分,現時得分為正兩分。」

正欲撤退的巴里聽到這消息,心裡頓時涼了一半。

「媽的,他們是應龍小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