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伏熙盯上的那一刻,山本的腳步不自不覺地停了下來。他仿佛看到眼前這個男人的殺氣正凝化成形,向他撲來。

「這壓迫感。。。。。。」多年的比賽直覺告訴山本,他眼前的對手絕對與他旗鼓相當。一旦他稍有疏忽,他不但會輸掉比賽,更會輸掉自己的性命。因此他也不敢托大,立刻舉刀在前,同時左腳輕輕踏後,組成防守中段架勢。

瞧見山本的架勢,伏熙也慢慢邁出了左腳。隨著下盤的動作,他左肩靠在中線,提劍的右手也漸漸弓起,一出手就是太極劍勢起手式。

相比起人狼戰團的聲勢浩大,山本與伏熙的一戰卻是鴉雀無聲。皆因兩人對劍術均有所造詣,自然明白兩雄相搏不在乎那些花拳繡腿,決定勝負的只是那致命一擊。

就在兩人架好迎擊姿勢的同時,他們都開始順著時針的方向挪動。



「我與他均不清楚對方底細,也無從推敲對方接下來的行動,因此維持防守姿勢直至尋得對方破綻才是上策。」一邊碎步而行的伏熙一邊重溫起一對一決鬥的要訣,不過。。。。。。

「這道理,可不適用於主神空間!」

不待山本有何動作,伏熙身影一動,與此同時龍淵上灰芒大盛:「無牙連衝!」隨著右手的龍淵在空中叉字連斬,兩道致命的劍氣雙雙殺向山本。因著伏熙的率先出手,山本立馬陷入了被動。他正想退避,卻發現那兩道劍氣猶如雙龍出海,覆蓋著山本所有退路。不待他多想,灰色的無量劍氣已經迫在眉睫。

「只能接下!」這名日本劍士沒有遲疑,隨著刀上紅光大漲,另一道能量瞬間迸發而來。

「血裂!」半月形的血光在刀上化成實體,一下子就迎上了無牙連衝。



灰光雖凝實而量不足,紅光不及灰光凝實,在量上面卻略勝一籌。兩大殺招一碰面,馬上就轟出一團火光。

另一邊的狼人也留意到隨著能量抵消而生的白光,看到伏熙的身影他心裡馬上便萌生出退意,畢竟二對三可不是什麼有利情況。而且他的狼化也不能長時間維持下去,他咬一咬牙,使出了大招,「熊魂附體!」

隨著脖子上的獸牌一顫,狼人的身軀迅速抹上一片墨綠。在天娜的天眼中,巴里身後現已浮現出一個高大的熊影。在熊魂的加持下,狼人雙臂肌肉大漲,一巴扇開了天娜。

「山本,走了!」說畢,巴里便往戰團的另一邊逃去。可沒逃出幾步,孫唐便跳出來擋路。

「想跑?看我的!」話剛說完,孫唐眼神一變,瞳孔瞬間化成了銀色。巴里一看就知道不對勁,可他一心撤退也管不了這麼多。硬著頭皮就往孫唐的方向直衝,可孫唐也毫無懼色,提著銀槍就迎向了巴里。



只見孫唐的後腳跟銀光一閃,他的速度馬上就提升了幾個檔次。看到孫唐的不尋常,巴里心裡一寒,怎麼都料不到眼前的對手實力突然暴漲至此。轉眼間孫唐已經飛躍而起,兩刃三尖槍帶著開山劈石之勢就往巴里頭上砍來。

巴里勉強舉手護首,「喝!」孫唐大喝一聲,銀色的槍刃順著斜角狠狠地砸在了巴里手上。這下攻勢不但破開狼人的護身靈氣,並把整個白骨護腕都轟碎了。

巴里忍著痛楚撥開雙爪,把孫唐的槍卸到一邊,然後借著體型的優勢就想壓過孫唐。怎知孫唐早有準備,雙腳一用力,一人一狼就撞到了一起。一陣沉厚的肉體撞擊聲過後,兩人均被迫退一步。

剛站穩,孫唐便挨了巴里一爪,而巴里也吃了孫唐一拳。不過狼爪撕不開蛟龍皮,鐵拳也打不進骨甲,因此兩人都沒什麼損傷。就在他們角力的同時,山本已經陷入了性命危險。

就在爆炸的瞬間,伏熙飛踏軟泥,一支箭般衝殺向山本。第一輪突刺被山本輕而易舉地隔開了,可是接下來的劍招就不是他能應付得了。相對於日本劍術追求的一擊必殺,中國劍術明顯強調劍招之間的連貫,因此伏熙所學的太極劍法也具有連綿不斷的特性。

灰色的劍鋒彷如漫天大水,一波又一波壓向山本,即使他不斷後退,那詭異的劍法依然如影隨形,步步進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