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坐在火場邊調整呼吸,隨著神經放鬆,眼神中的茫然也漸漸褪去。

「孫唐,你打掃完戰場後趕去與曽羽、張毅匯合,接著我們去完成最後一步。」這時伏熙的臉色有些蒼白,看來阿賴耶識的副作用對他仍是一大負擔。不過沒有阿賴耶識就不能提供如此準確的環境情報給曽羽與張毅,而他們的射擊也不可能如此精準。

畢竟他們可是在五百米外遠程狙擊。

「收到!」遠處的孫唐把寶貝們都迅速收好,然後一路小跑到曽羽的所在之處。這時天娜也進到火場,在巴里尸首附近搜索起來。

很快,她便在曽羽的指引下找到了一條棕色項鏈。看著散落四周的晶瑩骨片,天娜不禁感歎。即使在三重天火箭的威力下,這些骨頭仍然沒有消融,還要靠著AS50反器材狙擊槍的威力才能擊碎。如果不是張毅與曽羽的支援,她還不確定自己能留住眼前的敵人。不過天娜不知道的是,伏熙的無量劍氣能把這些骨甲猶如利刃切豆腐般一刀兩斷。



把項鏈謹慎地收在腰袋後,天娜便迅速步出火場。見狀靠在樹旁的伏熙馬上站起來,不過他的動作明顯有些費力,腳步也有些乏力。阿賴耶識令到伏熙身上部分肌肉過度疲勞,如今部分小肌肉已經僵硬起來。

阿賴耶識的確非常厲害,可以在短時間內大幅提升伏熙的判斷力、反應能力甚至能量的運轉速度。可伏熙並不能長期維持著這狀態,在實戰中三分鐘已經是極限。而且解除阿賴耶識後身體機能會大幅下降一段時間,要是遇上敵人偷襲,那麼情況就會岌岌可危,因此若非必要伏熙也不會隨便使出。

天娜一驚,立馬上前攙扶,她近身後才發現伏熙眼內無神,而且胸前的防彈衣隱約有一道口子,「伏熙,你受傷了?」

「小事而已,走吧。」伏熙甩了甩左手,推開了天娜。

天娜臉色微變,再一次捉住伏熙,「不如我們兩人先撤吧,反正現在大局已定。」



「不,我要留下。」伏熙強壓著體內的虛弱感,一步一步往叢林的另一個方向走去,看來他有些必須完成的事。

「你。。。。。。」天娜很清楚,伏熙要堅持到最後的原因。

這時一隻手搭在了伏熙的肩膀上,「走吧。」天娜輕聲道。她知道眼前的這個人要是決定了什麼事,就非要完成不可。那股毅力,也是令她眼前一亮的特質之一。

不過女孩子的心思伏熙又怎會懂:「看來他真的很想見那女孩一面。」天娜心底略過一絲失望。

伏熙撐著有些僵硬的身體不斷往前走,他的腳步越走越快。



不知為緣故,他真的很想見如雪一面。這或許是伏熙人生中第一個非理性念頭,這念頭也一直驅使著他做出許多不合理的決定。可他不管,他只想再見如雪一面。可能趕到的時候,她可能已香消玉殞;也有可能她會把自己當作敵人;可能她已經忘記了自己,可能。。。。。。又可能。

如果不去,他就不知道是哪種可能。即使到時只見到一具冰冷的屍體,也好讓他熄滅心中那一絲不知名的悸動。


此時此刻,金次和艾斯正把尚清和如雪圍住。

金次一直都根據對方身上所散發的氣息估量對方的實力。在兌換了金剛訣第三層後,他遠遠已能分辨出對方的氣息屬性。

如今他的第六感眼前辨認出兩人身上均沒有絲毫邪氣,恐怕他們絕非大奸大惡之徒。而那個女孩更是沒有半點殺氣,恐怕手上一條人命也沒有,這可讓金次下不了手。

身為包圍網後著的金次緊皺雙眉,想起伏熙的命令:「到時你我相距甚遠,而戰況又千變萬化,一切行動由你自行定奪。」想到這裡,金次捏住了手上的金剛鐲。

「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看來二者真的不可得兼。」恐怕沒人知道金次的面罩下盡是苦笑。如果不殺了他們,他便少了一分殺業,心境便可更圓滿。可萬一對方某天某日反殺過來,自己的隊友可能輕則傷,重則亡,自己也要背上這份業。



「可我,再也不想看著朋友死去。抱歉了。」金次面有難色,不過在這重要關頭他絕不會手下留情。

正當金次打算動手,如雪卻有些怕生地開了口:「伏。。。。。。熙呢?你們不是一起的嗎?」

聽到這句話,金次的身影一凝,手上的動作都停了下來。金次飛快地打量了一下如雪,他便回想到伏熙跟他提及的第一場試煉內容,「原來你就是那個女生。。。。。。」

「剛才天娜說過:『不用擔心,伏熙也在。』那麼他現在在哪呢?」如雪用明亮的眸子望著艾斯,沒半點戒心地詢問。

金次鬆了一口氣,「或許,這次能圓滿解決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