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艾斯沒想到眼前這個女孩竟與伏熙相識,心中自然多了一分戒心。更重要的是如雪的容顏絕不比艾斯差,這下女性的攀比心不知不覺中浮現。

如雪被艾斯的語氣嚇著,那嬌小的身軀渾然一顫,本來已經畏縮的眼神更是變得閃縮。她今晚已經受到了很大驚嚇,如今又被艾斯這麼一唬,因此很快便躲在尚清背後,然而艾斯那狐疑的雙眼就沒從如雪身上離開過。 

趁著如雪與他人周旋,尚清心裡已立定了主意。他知道如今絕不能有絲毫反抗,否則眼前的兩人會在片刻之間將他們轟殺。自從兌換了中級天師血統,尚清的思考能力又大有長進,他能辨認出金次便是這個小分隊的指揮,他暫時還不打算殺了他們兩個。沒有他的命令,那個女生也不會先出手。

這時主神的聲音再次傳來,應龍小隊成功拿到了第二個人頭。就算天真如如雪,她都知道應龍小隊已經主宰了整個戰局。而尚清更是清楚,在這時一定要順著眼前那個男人的心意才能活下去。雖然不清楚為眼前那人為何留手,不過這機會可難得。

「我們是提爾小隊的成員,剛才被其他小隊伏擊,多謝你們相救。」尚清馬上擺出一副謙恭的姿態,向金次道謝起來。



金次盯了尚清一眼,心裡早就知道他的小算盤,「別給我來這一套,交出身上的神器,並將你們隊伍情報一一說清楚。」

尚清見對方滴水不沾,臉上表情沒有變化,只得慢慢掏出玉碟。即使不情願,尚清仍然邊掏邊說:「我們暫時與隊員失去聯絡,所以出了點意外。」就在尚清放下玉碟的一刻,他手心卻傳來了些微震動。

尚清自然知道這代表什麼,他心內一喜,默默等待著「機會」的來臨。

很快,金次便沒收了造化玉碟殘片與兩顆定海珠。

「這顆珠子的形狀。。。。。。」自小誦讀佛經的金次也練就了強大的記憶力,他隱約記得碼頭搶寶案裡遺失的寶物應該是圓形的小珠子,與手上這顆海藍色的珠子有幾分相似。



「如果是真的,為什麼主神沒有宣佈?」金次心裡有些疑惑。他不知道的是,定海珠已經認了如雪為主,除非她死了,否則主神依然認為定海珠的擁有權依然在如雪身上,即使金次拿走了定海珠也不能改變這個擁有權。金次也沒想太多,把兩顆定海珠塞在了兜里。

無論是造化玉碟殘片還是定海珠,從它們離開主人的一刻開始,其中的異光就漸漸褪去,最終化成一般尋常物。

金次不敢托大,還請艾斯製作了兩條魔法索帶鎖住尚清和如雪兩人。在如雪非常不情願的眼神下,艾斯緊緊地扣住了她雙手。

完成這些事之後,金次便開始問道:「說,你們隊伍里有多少人,隊長是誰,各人的能力如何。」

尚清眼珠滴滴一轉,機敏地回答:「隊里有六人。。。。。。哦不,我們剛失去了其中一個。他叫歐布,是一個黑人。在你們來到之前他為了保護我們而被殺,其實。。。。。。」



尚清自然不會把隊伍的訊息透露出去, 他把對話的重點轉到死去的歐布身上。畢竟歐布已經死了,他的情報也不再有價值,無論應龍小隊知道多少也不會有影響。

金次眼內閃過一絲不滿,開口說道:「不要再說他了,說說你吧。」

尚清停了一下,再回答道:「我叫尚清,是提爾小隊的一員。而我兌換的血統是天師,這個血統主要提升我的精神力與智力,天師血統使我擅長探測並對付靈界的敵人。我的神器,也就是你手上塊古玉,是一件殘缺的神器。因為它不完整的關係,我也不清楚它的名字。它的能力看似有很多,不過大部分都有明顯的限制。例如觀星。。。。。。」

「全都是真話。」金次的第六感可以分辨出尚清的情緒,很明顯地,他所說的沒有一句謊言。這真誠的一舉也令金次稍稍放下戒備。

就在這時,曽羽的精神鏈接終於駁到了金次和艾斯身上。

「沒事?為什麼沒有殺掉那兩個提爾小隊的人?」曽羽對於金次沒有動手感到意外,他甚至懷疑金次他們遇上了意外。

金次集中精神用意念回答說:「我們沒事,正扣留兩個提爾小隊成員套取情報。」

「收到,伏熙很快會與你們匯合,一切抉擇由他定奪。」曽羽才剛說完,金次已經感覺到伏熙的氣息。他回頭一望,伏熙的身影已經出現在樹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