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這電柱來得快去得也快,在伏熙徹底電昏前它便消失了。不過電流的衝力也逼得伏熙後退了幾步,散開的電力鑽進他的身體使得他渾身發麻,腳上一軟就倒在了地上。

「伏熙!」此時金次已經把玉片給甩了出來,在金剛變的增強下,他一眼就看到了樹影下的韋爾。看著伏熙倒地,金次眼裡閃過一絲怒氣,臉上表情鐵青。右手上的金剛杵早在法力驅使下金芒四射:「金剛鐲!」

在出手前金次憤然單腳踏地,整個人往半空一扭。這時一支銀箭破風而來,在他的衣角僅僅擦過。「去!」在腳落地的一剎那,手上的金剛杵隨即往韋爾的方向全力射去。一顆金色的流星頓時在金次手上綻放開來,杵上不但金芒大盛還不時飄出金色符文,威勢浩大。

金次一出手就是絕招,光是杵上那刺眼的金光便使得在場各人不得不瞇住眼睛。面對這雷霆一擊,韋爾臉上猙獰一片,那雙眼仿佛要冒出火來。他也絕不示弱,體內彭拜無比的雷霆之力火速灌進妙爾尼爾,一個呼吸間雷錘已經縈繞著無數銀光,「滾!」

隨著韋爾全力轉身,一團銀光隨即脫手而出,迎上了金剛鐲。



金銀兩色的流星帶著奔雷之勢絞在一起,兩者相遇的一刻,仿佛黑夜中升起一團耀眼的白光。在一陣震耳欲聾的爆音過後,膨脹至極的空氣夾雜著木碎與砂石往外一湧,震退了出招的兩人。

說實話,金次在這一擊上可是用了全力,在金剛變的補強下,這一擊用作開山劈石也絕對沒有問題。另一方面韋爾也沒有留手,錘上的萬雷之力可是不是假的。經這一擊,兩人都察覺到對方絕非等閒之輩,內心隱約堤防起來。

兩人不約而同把手一舉,兩件神器在主人的呼喚下迅速飛回手中。 

此時此刻天娜已經拖著伏熙往後撤,她可以感覺到伏熙的肌肉在瘋狂顫動。即使龍之力及時護住伏熙的心脈,但電流的衝擊依然擾亂了他的神經系統,這時的他已經陷入痙攣狀態。

艾斯率先發難,她纖手一揮,三支魔法光箭便在她頭上顯現。「去!」在艾斯的怒喝下,三支光箭立馬奔向如雪的後背。



「焚天日輪!」樹影下突然湧出一股太陽般的金芒,那彷如實體般的金芒化成劍氣在如雪身後捲過,一下子就把三支光箭吞沒殆盡。

「如雪,快走!」放完大招的凱文從陰影中一躍而出,朝著天娜方向狂奔而去。看樣子他的目標是天娜,或是躺在地上的伏熙。就在凱文快要夠著天娜之時,他忽然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及時停住了腳步。

這刻一顆12.7毫米的反器材狙擊槍子彈便在他身前略過,儘管他避開了致命傷,但子彈牽起的勁風已經足以把他牽翻在地。金次大步一跨落在了他身邊,然後一擊鞭腿踢飛了凱文。

趁著韋爾還未喘過氣來,張毅一口氣鬆開了握箭的右手。韋爾只得雙手護首,三支燒得發白的火箭已經接踵而至。三發火箭在韋爾身旁炸出了三個火團,一時間烈焰吞天,他的所在地瞬間陷入熊熊火海。四周的樹木也在這高溫下燒成了火樹銀花,如此壯觀的景象在數公里外都一目了然。 

「喝!」不知誰在火海里大喝一聲,一個藍白色的電磁場馬上從火場中心席捲而出。



張毅強忍著右手的痛楚,再補了一箭。火箭還未近身,一條碗口大電柱便轟至其中,強大的電力瞬間便瓦解了火箭魔力結構。

「砰!」火光之中韋爾身穿一副閃耀著電光的日式鎧甲,灰頭土臉地衝出了火場。仔細一看他雖然衣服半毀,但身上沒有半個傷口,恐怕那副鎧甲也絕非凡品。

五光十色的戰場裡天娜一邊扛著銀箭的狙擊,一邊甩出了幾個腰間的震撼彈。剛甩出圓筒,她便一手扛起伏熙跳進樹林。連同艾斯和金次,四人飛快地朝著曽羽的方向進發。在兩隊鏖戰的時候,一群警車已經浩浩蕩蕩趕往國家公園的入口大橋。

在紅藍兩色中,一個高大的人影忽然從橋下躍出,擋在了他們面前。那人影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將手上的巨型冰錘往旁邊的消防栓一砸,無數水柱便從中四散開來,沾濕了路面。

巨漢把冰錘往沾濕的路面一放,那近乎絕對零度的寒氣便把整個路面完全冰了起來。開首那幾輛沒有防滑鏈的警車踩上冰面就開始打白鴿轉。一陣騷動後,所有車都被迫停住了。這冰面鋪在了進出公園的關鍵通道,阻斷了他們繼續前進。

在他們回過神來之後,橋上那人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