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沒有人料到如此情況,就連伏熙自己也沒有。

反應最快的人是天娜,她在金次倒地的一剎那已經回過神來。她往前猛踏幾步,橫在伏熙等人身前。「女神裙擺!」隨著武神之力湧進神盾埃睽斯,一面彩色的光幕隨即護住了自己以及艾斯、伏熙、如雪四人。

在彩色光幕結成後,另一支銀箭便應約而來。隨著一道金屬交加的聲音響起,銀箭隨後落在了地上。埃睽斯的力場是眾人認知中最堅硬的,就連無量劍氣也能抗住。就算那銀箭能穿透明王盾,也不能對埃睽斯構成威脅。

這時伏熙才反應過來,左手的納天戒灰光閃動,一把榴彈發射器便出現在他手上。在伏熙做出下一步決定前,曽羽焦急的聲音在腦海里響起:「需要呼叫奇美拉小隊?」

「不!」伏熙一抬手,就把榴彈發射器的槍口對準了尚清,「找狙擊地點!謹記,孫唐你絕不可離開曽羽半步!」



念頭剛落,伏熙就打算扣下機板,不過尚清臉上沒有懼色,更大聲說道:「別動,再動我就自爆神器,拉著他陪葬!」說完金次懷裡的造化玉碟殘片忽然散發出陣陣白光。在場眾人都被尚清的舉動鎮住,聽到這裡伏熙也不敢貿然出手。可身旁的艾斯眼裡閃過一絲凶光,左手往腰間一拔,如雪的後腦便頂著一根手槍。

「你敢!」見隊友被人威脅,艾斯也發起狠來,她拿著伏熙分配的點45手槍死死地頂住如雪的後腦。

不過十秒,情況已經超出了伏熙的控制範圍。望著如雪那不知所措的眼神,即使伏熙心裡萬分不願她被人這樣威脅,可是他也沒有立場去阻止這樣的情況。伏熙朝兩邊望了望,心裡患得患失。

「我。。。。。。沒事」精神鏈接裡響起了金次的聲音,伏熙斜眼望去,金次仍舊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樣子。他的左肩上插著一根銀色的羽箭,看那羽箭的長度,恐怕那箭頭已經深深地插進了皮肉裡。

「強大的氣息正往這趕來,不能再耽擱。十秒後我就施展金剛變甩掉身上的神器,你一舉擊殺那傢伙!」雖然金次受了傷,但他還是非常清醒,要是自己被人挾持那就麻煩了。「我開始倒數,10、9、8.......」



這時伏熙細心一想,如果金次沒有被人挾持,那麼如雪也就沒有利用價值了。

「等一下!我把如雪交給你們,你們也放了我的隊員。今晚就這樣,如何!」伏熙急中生智,勉強作了一個交易。說實話,伏熙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在不知不覺中他已經開始慌亂起來。他只知道他不想如雪有事,不等艾斯有何反應伏熙便從她手上接回如雪,擁著她慢慢向前走。

這時曽羽的通知響徹了各隊員的腦海,如今的他也開始著急起來:「我和張毅已經各就各位,隨時可以狙擊!」

現在尚清只想再拖延一會,所以無論伏熙開出什麼條件他一律答應。「好,你先鬆綁再讓她過來。」此時尚清的雙手已經抖個不停。

伏熙一揮龍淵,綁在如雪手腕上的魔法繩索便徐徐落下。接著伏熙用力地推了如雪一把,「走吧。」他知道如雪絕不可以留在他身邊,送走她才最好的決定。



如雪知道伏熙的心意,她沒有忸怩只回頭深深地看了伏熙一眼,然後一步一步走向尚清的位置。伏熙那些去到嘴邊的話,一句也沒能說出。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一邊走,如雪一邊呢喃著。尚清那雙被拷在身後的雙手迅速地結了一個印,也是他最後一個印,如今他已經完全耗盡法力。

伏熙望著如雪的背影,臉上表情難掩內心的失落。不過,保住她的性命才是最重要。

可惜反應總是跟不上變化。

「來不及了,曽羽!」金次在精神鏈接裡大喝一聲,他的身體隨即湧出一團金光:「金剛變!」

就在這時一顆子彈恰好在尚清身旁略過,把他身後的一棵大樹轟成了兩半。

「如雪!」伏熙心裡一急,自然而然地衝了上前。可沒走幾步,他便感到眼角電光一閃。千鈞一髮之際他把龍淵護在了身前,而一束電流也隨即落在他身上。

附在龍淵之上的無量劍氣的確可以破五行斬萬物,可是雷電並不在五行之內,因此無量劍氣不但沒有克制其身,反被壓過一頭。那薄薄一層無量劍氣在雷霆的洗禮下一瞬間就化作了青煙,強大的電流隨即通過劍身往伏熙的手掌直奔。幸好伏熙一路帶著纖維手套,不過強大的電流仍然隔著纖維滲進了伏熙體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