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唐和艾斯留在家裡。天娜、曾羽和張毅,你們三人收拾一下,下午隨我出去。」那封電郵看來起來頗為重要,使得伏熙有所行動。

聽到伏熙沒有預上自己,艾斯第一個不高興了:「為什麼我要留在家裡?為什麼我不可以跟你們去?還有,你們要去哪裡?」

面對艾斯的連珠炮發,伏熙也不作太多解釋:「你的能力不適合在那個地方施展,留在家比較安全。」

伏熙的回答迫得艾斯臉上一紅,她撇下一句「哼!」就獨自回房去了。

見狀伏熙也無可奈何,他不知道該如何改善他與艾斯之間的關係,反正就是用一個拖字訣。可他不知道的是,這招對女生不但沒有用,反而會加深誤會。



「她的事以後再處理,今晚的行動詳情是這樣......」伏熙甩了甩頭,暫且放下艾斯的事,轉而向組員說明接下來的計劃。

待孫唐醒後,大家便用手機訂了些外賣上門。眾人吃過以後,伏熙便先去租車。應龍小隊當然有車可用,不過今晚的情況特殊,一輛豪華點的房車會更合用。

當天娜收到伏熙的電話後,她便與曾羽和張毅下樓去,只剩下孫唐一人木納地待在門口。他完全不清楚伏熙要幹嘛,可他比誰都要懂,乖乖聽伏熙的話就行,其他的都不用去想。

他左右瞄了瞄,確認過不會有人打擾,他便悄悄打開了電視。他一直想看他最愛的功夫電影,畢竟主神空間裡沒有功夫片,可現在就有機會了。就在他聚精會神地盯著屏幕,打算爽爽地過上幾個小時的一刻,艾斯的聲音突然從後面傳來:

「孫唐,你要不要出去逛逛?」



「嗯?」孫唐滿臉問號地轉過頭,臉上全是懵了的表情。



另一邊,伏熙一行人駕車直往購物中心去。下車後,他們四人就往高級禮服店走。

一進門,服務員就禮貌地過來詢問。伏熙開口就是一句:「我們每人都要一件禮服,挑最好的來,錢不是問題。」說完伏熙便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印有頭像的黑色信用卡。

在場的曾羽和張毅都不知道什麼一回事,見多識廣的天娜卻知道那是美國運通的黑金卡,絕對不是一般的貨色。



眼尖的服務員也認得那張黑卡,連忙招呼道:「貴客們,我這就去辦!」不過一會,四位服務員便各帶一人去選購禮服。

伏熙也隨她們提議,隨便買一套駱駝毛西裝和名牌手錶就算。

過了一會,曾羽和張毅也出來了。穿上收腰襯衫和白色西裝的曾羽更給人一種妖嬈般的俊美,而他的俊朗外表成功引得一眾服務員頻頻回頭。

另一方面,套上深藍西裝的張毅也成熟了不少,不過他身上那股青澀的感覺是藏也藏不住。這也無可厚非,畢竟他在現實世界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而已,不像其他人早就經歷過風風雨雨。

三位男生都辦好了服飾,剩下的只是等天娜出來。可他們等了又等,天娜還是沒有出來。伏熙看了幾次手錶後就打算開口,這時一隻纖手拉開了布簾。

下一秒,在場眾人紛紛吸了一口涼氣。就連一向淡定的伏熙也不能例外。

「怎麼了?」天娜望著眼前呆滯的眾人,心中閃過一絲笑意。天娜脫下那件常穿的深色皮褸和長褲,換上了一套白布金絲的露肩禮服。高雅的風格加上裙尾的半透明蕾絲邊點綴,使得整套禮服優雅之餘帶絲絲神秘感。

比禮服更白的,卻是天娜那嬰兒般的乳白色肌膚,均勻的身材配上意大利美人的藍鑽石眼珠和鎏金秀發,這時的天娜彷彿童話中的公主。即使伏熙早就見過穿晚裝的天娜,他也吸了一口涼氣,畢竟如今的天娜比當時還要動人。就算是女性,恐怕也難以把目光挪開。



張毅和曽羽一時間都看得呆了,在他們的印象中,一身深色皮褸的天娜簡直就是巾幗女將,哪想到她穿上禮服後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額......額......」看著眼前的天娜,伏熙一時也想不到該說什麼。

瞧著伏熙的窘態天娜心裡樂開了花,「呆什麼呢,快去結帳吧。」她笑著把伏熙推去櫃檯。伏熙再為天娜添了一些首飾後,就把帳給結了。

帶著一袋袋禮服,伏熙一行人再往城北去。經過一段路程後,公安城北三號分局就出現在眼前。

伏熙把車停在了分局對面,然後拿起電話打算幹些什麼。這時他瞄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手上的電話也隨即放了下來。他打開車門揮了揮手,往前喊道:「九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