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這一喊,引得遠處一名男子回首。

那人身材高大,外面套著一件淡色皮革外套,裡面是一件洗得發白的襯衫。這樣的裝束配搭上半白的灰髪和一張國字臉,根本就是中年大叔的代表。

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那男人第一個反應是把手放到腰間的槍袋上,身旁的下屬也馬上警覺起來。待看清了來者的樣貌,他才鬆了一口氣,示意手下不要慌張。

他揮揮手,向伏熙打了個招呼。伏熙轉過頭對車里的三人說:「你們在這等一下,我去去就回。」他隨即關上了車門。

在三人的目送下,伏熙走向了公安城北三號分局。



「也不打個電話來,害我嚇一跳。」那名叫九叔的男人為剛才的不自然打了個完場,拉著伏熙就往公安局後門走去。如此情景九叔的兩名手下也見怪不怪,好像伏熙並不是一次來的樣子。

想起九叔警戒的樣子,伏熙壓低聲線問道:「最近得罪了誰?」

聽到伏熙這話九叔眨了眨眼,勉為其難地擠出一個笑容,「不是多大的事,我會搞定。」

「給我個地址就行。」換是以前伏熙還不會這麼狂妄,但如今的他要殺一個人甚至一群人就跟斬瓜切菜差不多。眼前的男人可是師傅的朋友,一直給了師傅和伏熙很多方便,能幫他的話伏熙也不會吝惜。

「這事牽連甚廣,你還是不要插手。」九叔拍了拍伏熙的肩膀,讓他不要擔心。



既然當事人這麼說了,伏熙也不再嘮叨。在九叔的帶領下伏熙一路暢通無阻,順利進到分局副局長的辦公室。遣走了兩名下屬後,九叔隨即從抽屜里掏出三張卡片。

「三張入場券就在這。」九叔把伏熙想要的卡片放在了桌上。伏熙也不客氣,伸手就拿。當他的快要碰到卡片的時候,九叔卻一手蓋住了它們。

伏熙抬頭一看,九叔已經盯住了他。

「給你沒有問題,但你要告訴我拿這些入場卷來幹嘛?」九叔的語氣有點重,臉色也凝重起來。「這間夜總會可不是讓普通人進去的,我的線人也要費一番功夫才能弄到三張。你要去那裡幹嘛?」

伏熙自然不可能把自己的事告訴九叔,因此他以工作為由作了個藉口:「要去接觸一個潛在客戶。」



聽到伏熙的回應,九叔的手便不自覺地敲打著桌面。他對於伏熙的說辭也是半信半疑,不過伏熙的性格他也清楚。一番天人交戰後,九叔便遞出了那三張入場卷,「拿去吧,別惹事就行。」

伏熙把它們通通收進口袋,隨後就打算離開,「我還有事要忙,先走了。」

九叔也沒有挽留,只說了句:「下次來我家吃飯,順道介紹我女兒給你認識。」就笑嘻嘻地送走了伏熙。

看著伏熙離去的身影,九叔不禁歎了一口氣。他從口袋裡翻出那張寫著伏熙名字的招聘書,臉上略有些失意。這刑警的招聘書他早就弄好了,只等伏熙點頭而已。

「還是下次吧。」九叔把招聘書又一次塞進了口袋里。


不消一會,伏熙已經拿著三張入場卷回到了車上。他也沒向隊友解釋太多,插上車匙就開車了。

晚上六點左右,一行人便回到了安全屋。才打開門,伏熙就瞄到地上的紙袋,還有失魂落魄的孫唐。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看著地上的一堆購物袋,張毅也察覺到事情有點奇怪。

「嗚嗚嗚,艾斯拉住我去買東西,一不小心就花了整個下午!想看的電影沒了......」孫唐一臉委屈。艾斯的確帶了他去逛商場,一開始他還覺得蠻新奇的,但他沒想到艾斯會把整個下午都花在逛商場上。

從化妝品到服飾,從日常用品到奢侈品,走了好幾個小時。這可把他無聊透了,而且回來後他才發現自己錯過了電影頻道的節目,他也因此悶悶不樂。

「沒事,上網看就行了。」伏熙把平板電腦交給了孫唐,然後讓張毅去教他怎樣使用。至於艾斯那邊,伏熙也不打算過問。雖然是他把零用錢給了每一位隊員,不過那只是一筆小錢也不礙事。

這時大家都餓了,而且晚上還有事要做,所以伏熙也打算叫外賣。

天娜拍了拍伏熙的肩膀,「不如讓艾斯決定今晚吃什麼好嗎?」她也意識到伏熙需要做些什麼去改善他與艾斯的關係。

對此伏熙也沒有意見,隨即把晚餐的決定權交給了艾斯,因此艾斯的臉色也緩和了一點。

吃過晚餐後,眾人便開始行動起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