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都在忙活的時候,伏熙已經換好了西裝皮鞋。

他一屁股坐在門口,這時的他把心思全放在了納天戒裡面,他必須確認自己帶上一切所需品。精神力自眉心而出,仿佛觸手般伸進納天戒。

「龍淵、村正、插翼靴、散彈槍、榴彈發射器、避彈衣、攀山繩......」伏熙一一把裝備檢查清楚,畢竟今晚的行動他是志在必得。要是錯過了,可沒有下次。

「只要找上其中一個軍官,我們就可以......」看來伏熙的目的是找上一名軍官。

「今晚有什麼吩咐就說吧。」這時曽羽也換好西裝出了房門。伏熙望了望一身白色的曽羽,心裡有一絲訝色,曽羽那妖嬈般的俊美是他始料未及的。



「說起來,他的身份跟我一樣神秘。希望不會惹事吧。」伏熙也開始懷疑他的身份。

「今晚的行動是以你為中心,我們會待在你身邊 。」張毅也打理好自己,從廁所里出來了。

的確,今晚的行動沒了曽羽可不行。看到張毅如此重視今晚的行動,伏熙心中浮現一絲擔憂。因為他手上只有三張入場卷,他和曽羽必須進去,而剩下的一個名額按道理要給天娜。畢竟她的身手和能力大家有目共睹。要是曽羽沒辦法幫張毅蒙混過去,那麼他就得在外面呆著。不過憑曽羽的能力,問題應該不大。

伏熙要那三張入場卷只是給一個曽羽發揮的機會罷了。

就在伏熙沉思的同時,天娜也來到了大廳。在艾斯的幫忙下,天娜也弄好了自己的髮型。兩股褐色的麻花辮從鬢上交織至後勺,再配上伏熙為她買的水晶頭飾,一個高貴而典雅的髮型就此誕生。



天娜褪下了一身英氣換上白絲金邊禮服,恢復了意大利美女的風情。那高挑而均勻的身材已經引得人注目連連,加上一雙深邃得猶如汪洋大海的美眸,簡直令人移不開目光。她晃了晃手上的褐色皮包,繼而說道:「儲物袋已經收在皮包里,我們可以走了。」

見全員到齊,伏熙馬上動身離開。可曽羽和張毅已經被天娜的美貌弄得失神,根本沒注意到伏熙的行動。

「咳咳!」伏熙輕咳幾聲,把他們的魂魄都喚回來。

這一咳把孫唐都引了出來,「哇~天娜變得好漂亮啊~」孫唐終於把頭從電腦上抽離,他看著將要出門的天娜眼睛里冒出了星星。

看到孫唐呆呆的樣子,伏熙忍不住叮囑幾句:「孫唐,今晚你和艾斯看家,要事事小心。無論發生什麼事也不要應門,有事就馬上打電話給我們,如果找不到就去找托利武。」



「我們知道了。」這時艾斯也來送伏熙他們出門。

「嘻嘻,辦大事還有我!」孫唐裝模作樣地回答,看來他根本沒把伏熙的話聽進心裡。說罷他把頭埋進了功夫電影的世界,既然話也說過,伏熙也得出門了。

伏熙正打算關上門,艾斯卻攔住了他。她的纖手突然往伏熙臉上一捏。「來,笑一個。你現在是去酒吧開心一下,不是去殺人全家,放輕鬆點,會露餡的。」

嗅著那手上傳來的暗香,伏熙也打了個激靈。他也意識到自己的臉和神經一樣緊繃得厲害,這樣子恐怕會引起別人的懷疑。艾斯的手在伏熙臉上捏了幾下,隨即從口袋裡掏出一副厚框眼鏡,輕輕地掛在了伏熙鼻子上。

「戴上吧,掩飾一下你的氣場。」在逛街的時候艾斯還不忘為伏熙買點什麼,選來選去就剩下這幅沒有度數的厚框眼睛有點作用。

摸了摸鼻子上的眼鏡,伏熙也放下手來,「謝謝。」

說完,他就關上了門。伏熙、天娜、曽羽和張毅四人一路往城東的新興商業中心去。S市的夜生活可不比任何一個國際城市差,夜總會和酒吧開滿了大街小巷。街上的青春男女也前赴後繼往那裡鉆,打算發洩自己的精力。夜總會和酒吧也分成很多等級,有些「好地方」只能通過別人介紹或入場卷進去。

而伏熙一行人正往其中一個「好地方」駛去。在城東轉了幾個圈後,伏熙就發現了目的地。他一扭方向盤,把車轉進了一個莊園,其實裡面已經拍了好幾輛名貴房車。



「勞斯萊斯、法拉利和奔利,連稍微平民的車都看不到。」眼尖的曽羽認出了前面的房車。

「那些軍官真的會出現?」曽羽對此抱有疑問,「以我所知他們可貪不了這麼多錢。」

伏熙搖搖頭:「有些人可以,而我們也是找那些人。」

「可以確定今晚有兩名高級軍官會來這裡,我們的任務就是找到他們,然後把其中一人帶到廁所,曽羽會把他腦里的一切情報都掏出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