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桌球室的張毅果不其然地打起了桌球,憑著強化過的各項身體素質,一桿一球不在話下。打完一圈也不過幾分鐘而已。

「哇,好厲害!」那名把他拉進桌球室的少女也露出驚訝的表情,她可不想到這個草包竟然這麼厲害。她在這個場子泡了半年,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厲害的桌球手。

要是她得知張毅是第一次接觸桌球,她肯定驚訝得合不攏嘴。

「來,喝上一杯。」在張毅打完一圈後,那艷麗的女子及時奉上一杯酒。

張毅不疑有詐,一口就把它乾了。



看見張毅這麼豪爽,那女子微微一笑,心想這次成了。那杯酒可是混合了幾種高酒精含量的烈酒,普通人喝上幾口都撐不住而張毅可是直接把它乾了。

「恐怕這草包會直接睡到明天早上。唉,把他拖上車還要費我一番功夫。」那女子心裡的如意算盤可打得很響。先灌醉張毅,然後拉上車扒了他。

這招可謂萬試萬靈,不知多少公子哥兒都栽在了他手上。又因為面子問題,他們死都不會報警,這就讓女子一直逍遙法外。

可張毅兌換了中級火靈血統,再多的酒品落到他胃裡都會被火靈力所焚光,化作一口氣「嗝」的一聲排出體外,所以張毅基本上是灌不醉的。

這會他還興致勃勃地打著桌球,身旁的女伴已經灌了他好幾杯,他仍舊沒事那樣活蹦亂跳。



沒有辦法,她唯有繼續到吧檯拿幾杯烈酒給張毅灌下去。回來的時候,她一個不留神便撞到了其他人,手上那杯伏特加也給人家的西裝澆去。

一個晃神,她就出大事了。

「我靠!」一個半醉的大漢咒直接破口大罵,那大漢的方形臉上長著一副濃眉大眼,加上濃厚的口音,不用問就知道是北方的三五大粗。

這會張毅的那名女伴已經嚇得花容失色,眼前的大漢可是這裡出了名的麻煩分子,每次醉酒都會找人打架。仗著自己警隊里有人做事更是肆無忌憚,會館的經理已經怕了他,上個月已經把他列為不受歡迎人士。

不知為何,今天竟能溜進來。



那壯漢眼睛一紅,立馬站起來找晦氣:「小妞你沒長眼睛嗎?你他媽的撞到大爺了!」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女子連忙道歉。

不管酒勁有沒有上腦,那大漢從來都不接受道歉:「道歉?道歉有個鳥用!」

「這衣服少說也要十幾萬,你打算怎樣賠償?啊哈?」大漢見女子頗有姿色,借著酒勁一手捉住她的胳膊。

酒紅色的大臉滿是淫笑:「你來陪老子一個晚上,這事就算了!怎麼樣?」

「怎麼了?」這時張毅聞聲趕來,看著高自己一個頭的大漢,他眼裡閃過一絲怯弱。

張毅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大漢還不放在眼內:「小樣的!你的妞撞到老爺還弄髒了老爺的西裝,你打算怎麼辦!」

「額......我們向你道歉,洗西裝的費用我們全包了,怎麼樣?」息事寧人一直都是他的風格。



「包?包你個頭!」大漢惱羞成怒一把推開了那個女子,擼起袖子就往張毅的位置直衝。

看到這陣仗在場人士無不退避三尺,他們都知道這傢伙又發酒瘋了,還是放下球棍跑得越遠越好。

那龐大的身軀一連越過好幾張桌球檯,直逼眼前的張毅。見到如此景況張毅身影一動,連忙往後退去。卻想不到那大漢窮追不捨,張毅唯有一個轉身僅僅躲過了他的擒抱。

皮鞋在光滑的磚面來回扭動,唧唧聲響之不盡,那是張毅在不斷閃躲著敵人的拳頭。

「先生,你冷靜一點!」張毅一邊躲過他的拳頭,一邊喊。可那大漢打得正火,哪會管張毅在說什麼屁話。

雖然張毅並不是專注強化身體素質的方向,可中級火靈附帶的強化也令他有人類兩倍左右的身體素質。要躲過這醉漢的拳頭不是問題,不過張毅絕少近距離搏鬥的經驗,因此情況還不算一面倒。

一輪糾纏後,張毅被迫到桌球室的死角。醉漢也沒有廢話,一拳懟了上去。



張毅沒有留意到環境的轉變,依然往後退去。但身後一緊,竟然貼在了墻上。就這麼一個失誤,醉漢的拳頭已經揍到了臉上。

張毅腦袋一晃,臉上火辣辣的。下一秒,他已經被人提了起來。

「沒料子就不要強出頭!」拎起張毅的大漢立馬往他身上吐了一口沫子。

「垃圾!」

這麼一句垃圾,令張毅回憶不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