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想當日張毅也是這樣被人揪起,不過眼前的傢伙卻是兩個富二代的跟班。

「敢跟梁少爭人,你是哪根蔥啊?」那跟班往張毅小腹狠狠地揍了一拳,揍得他渾身痙攣,五官都扭成了一塊。

那時的張毅還有一口骨氣,忍著劇痛也不吭聲。

那兩名跟班也嫌沒趣,刮了他兩巴提醒他做人小心點後,便把張毅扔在了路邊的花叢揚長而去。

現場只留下一地的課本,還有那皺成一團的情信。



「喜歡一個人有罪嗎?」張毅一直都問自己這個問題。會弄成這樣,只因為他喜歡上一個女孩。

那是跟他一同來自C市的小鈴,她人不錯,笑起來的時候特別甜。因為修同一科的關係,兩人相處的時間多了,張毅也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她。

這是他出生以來第一次喜歡上別人。

他所想的很單純,喜歡一個人就告訴她。那段時間,他每天都幻想著跟小鈴結為情侶的日子,兩人會一起畢業,步入婚姻,相濡以沫,白頭到老。

雖然他不是來自大富大貴之家,自己也不是什麼雄才偉略之人。論外貌,比他帥的大有人在;論才幹,比他強的比比皆是;論家底,比他底蘊深厚的不計其數。



但論真心,無人能及他。

不過他實在太年輕了,再多的噓寒問暖,關懷備至,情書連綿都及不上人家的一捆鈔票。說到底,那女孩想要的不是張毅能給的這些。

幾天後,小鈴的話更是令他心碎。

「你死心吧。」

那天,她挽著梁少的手在人群中走過。恍如示威般,梁少特意走到張毅面前炫耀他的新女友。在兩人輕蔑的眼光下,小鈴果斷地噴了張毅一臉:「像你這種要樣子沒樣子,要才華沒才華,要錢沒錢的傢伙,就不要揣著的太多幻想。」



「你死心吧。」

說完兩人便趾高氣揚地離去。只留下張毅,還有他包里那封新的情信。

自此以後,張毅徹底心碎。他一把火燒光了關於小鈴的一切,然後把時間都放在讀書上。讀書以外,射箭成為了張毅生活中重要的一環。他父親是運動用品工廠的幹部,自小就給張毅帶來各種試用品而弓箭是他的最愛。

在那段最痛苦的時間里,除了朋友的陪伴,射箭就成了張毅唯一的出口。

天意弄人,一次意外中機械弓的弓弦意外切斷了張毅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導致張毅無法再執筆寫字。就在他萬念俱灰要自尋短見的一刻,主神的召喚臨到。

在第一場試煉中他拼死搶到了射日弓,然而在接下來的試煉里他遇見了伏熙。

看到伏熙神勇後,他人生的偶像便成了那位救場的男人。他發誓要像伏熙一樣厲害,誰也不可以看不起他,誰也不可以!

時間回到張毅被揍的一刻。這時,他的右手已經染上了赤色。



在輪迴開始前,伏熙負責訓練他的箭術和體能,金次負責教授近身作戰的要訣。張毅的好學本色在那段時間表露無遺,除了課程內知識和技巧,張毅還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武學的要領。

輪迴二開始之後,他每天都會跟金次出去跑步和鍛煉體能。這麼半個月下來,不只是肌肉,他自己的信心也累積了起來。

金次是教他以弓為棍的防身棍法,而伏熙教他「化槍為拳」的內家拳要領他也一直銘記於心。

「槍就是拳,拳就是槍!」今晚就是他一展所學的時刻!

看了不遠處的女伴一眼,張毅右腳一弓一蹬,立刻賞了北方大漢肚子一腳。隨著腹部吃痛大漢手上一鬆,張毅便穩噹噹地落在地上。

「化槍為拳!」左腳壓前右腳踏後,左手在前右拳留後,這起手勢像極了張毅開弓的樣子。可他眼內精光一閃,身影異動。

隨著小腿湧出一股勁力,右腳向前猛踏,下盤的力氣全數鎖進了腰胯。左手一收的同時帶著右拳揮出,腰胯的力氣也沿著脊椎湧進右拳。



「腰為虎,脊為龍,取龍虎之功,聚形意為拳!」

仔細一看,這動作就像拿著槍往前刺擊,張毅的槍頭便是他拳頭。這拳帶著高溫,眨眼間就要轟至大漢的胸口。

「化拳為掌!」伏熙的話一下子出現在張毅腦海,他想也沒想,赤色的拳頭頓時化成一面大掌。

沉厚的撞擊聲一響,大漢的身影就往後猛然跌去。這驚雷一掌拍得大漢在地上翻好了幾個滾,胸前的劇痛更是迫得他呼吸困難乾嘔不止。

在場所有人都被張毅那一連串動作嚇得目瞪口呆,這麼個小夥只用一掌就把眼前的大漢拍得飛起,如此景象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在眾人驚愕的神情中張毅收起了架勢,順勢舒了一口氣。

安坐吧檯的曽羽淺淺一笑,精神力攪動桌球室內一名男子便拍起掌來。有了第一便有第二,眾人都對大漢的行徑看不過眼就是沒人能挫一挫他的氣焰。

如今這麼一個小子就把他打翻在地,眾人自然幸災樂禍拍起掌來。



不過一會,會館的經理就出來善後。而他們也沒當這是一回事,還跟張毅道歉起來。然而他們風捲殘雲般抬走了大漢,把場地還原後便迅速退去。

看來這事發生過不少次,不過這次躺在地上的人換了個樣而已。

除了群眾都圍著張毅攀談以外,一切都像沒事發生一般。而張毅也大方地攬著自己的女伴,再向眾人介紹自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