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行人回到安全屋時已經是深夜,眾人匆匆總結今晚的資料,伏熙就安排他們逐個休息。今晚一役他也累了,梳洗完畢以後他也去補眠。

躺在床上的伏熙依舊默默念叨:「能復活死者的神器......」

想到這裡,伏熙便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

「師傅,很快......很快我就來復活你。」說到這裡,伏熙便漸漸閤上眼睛。

城市的另一邊,香格里拉度假村內。



金次輕輕解下纏在左肩的白布,轉頭一看,左肩的箭傷已經康復了七八成,只剩下一團粉紅色的肉芽。他稍微活動一下筋骨,經過幾天的調養看起來問題不大。

金次身前放著金剛杵和舍利子,不用想這兩天他都在研習這兩件佛門神器。經過多次煉化,此時舍利子表面已經顯出一層細密的金色符文。

「待我完全康復,就將這裡面的金剛法相直接煉化己用。這樣子的話,就算脫離了伏熙他們,我也有自保之力。」經過深思熟慮之後,金次打算決定脫離應龍小隊。

目前為止,擺在他眼前的選項只有三個。

一是留在應龍小隊,但維持獨自行動;二是脫離應龍小隊,獨自一隊;三是加入其他小隊。



自己行動不但危機重重,更甚者主神也不允許這樣的情況。另一方面,奇美拉小隊各人絕非大奸大惡之徒,但金次的道德標準,他們也不太可能接受。

畢竟沒有涉及團隊的利益,或者危及團隊的安全,其餘的事並沒有枷鎖限制。以金次的道德標準,恐怕沒有一個小隊能符合。

「如果要脫離主神空間,要五萬點天道點數。短期而言,也是不可能。」思索幾番,金次還是沒能想到什麼解決方法。

每次想到這裡,金次都心煩意亂不已。既然前路不明,就先辦還好眼前的事。

這時,金次飛快地伸出右手中指點在舍利子上。在法力的加持下,附在舍利子之上的金色符文激蕩了一下,隨即一個大爆發。無數的金色符文化作一個半徑兩米的金色光幕,把金次罩在了中心。



金次抬頭一看,點點金光星羅棋佈,全方位把他團團圍住。隨著他大手一揮,那些金光仿佛受到了什麼吸引,在金次面前凝成了一行又一行文字。

那些文字最上方明顯地標記著四個大字:「金剛法相」

就這樣,金次用了整夜解讀當中的文字,並將法相中各種妙用盡數收進腦袋。

在金次沉浸在佛法時,時光飛逝,S市又度過了風平浪靜的一晚。晨光破曉,金次也拂散身旁的金幕,上樓睡去。

伏熙也一早到大廈的健身室活動身體。就在他做完基本體能訓練,在地上打坐的時候,他卻聽到了一些不尋常的腳步聲。

當那人推門進來的時候,伏熙略有興致地看了門口一眼。

「嗯!」伏熙有想過是張毅,有想過是天娜,甚至連孫唐都有想過,可推門進來的人竟然是艾斯。

一身運動裝的艾斯早上七點多八點就在健身室出現,這景象可嚇了伏熙一跳。



而伏熙的出現也令艾斯相當驚訝,自從上次輪迴,她每天早上都會鍛煉一下。她不求像伏熙一樣厲害,只求不拖團隊的後腿而已。

「早」伏熙率先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

「額......早上好。」艾斯也尷尬地回應了一句。不過伏熙只是點點頭,隨即閉上了眼睛,繼續他的冥想。

艾斯見到伏熙的反應如此冷淡,心底又浮現一絲不滿。

「他正一次過運轉體內的兩種能量,自然不能分心,你別錯怪他。」古魂的聲音及時提醒艾斯。

聽完古魂的話,艾斯再次看向伏熙,只見他眉頭一動不動,眼皮微震,仿佛是極度集中精神的狀態。這時她才明白自己剛才誤解了伏熙,他說那句「早」其實並不容易。

有見及此,艾斯也不敢打擾,只得靜靜地開始鍛煉。



此時此刻,伏熙正操控著體內的龍之力在經脈之中運轉。雖然不知道有何作用,但這樣起碼是一個新嘗試。說起來也很奇怪,自從輪迴二開始以來,伏熙對於控制龍之力可以說越加順心,

可伏熙思來想去,自己並沒有做過什麼特別的事。對於這件事,伏熙也不多猜想,反正也不是什麼壞事。

就在伏熙運轉龍之力的同時,他胸口附近開始浮現出怪異的角質層。如果有人看到的話,肯定會覺得那些角質層就像一片片鱗片。

過了一會,伏熙也覺得差不多了,他便悄悄地離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