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剛落,伏熙便一腳剎停了車。

伏熙猛然轉過頭來,臉上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你說什麼!」

曽羽吸了一口氣,繼續說道:「軍營里藏著一口石棺,經過實驗,他們確認那口石棺能令死物復生。」

當初看到這段記憶,曽羽也呆住了。他將自己所知的娓娓道來,「在那軍官的記憶裡,那口石棺真實存在。雖然死物復生的過程並非親眼所見,但一份報告指出,生物只要在失去生命跡象後不過十二小時前放進石棺,它們就能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伏熙的眼一下子睜大了起來。



「應該是,在報告裡提及了二十五種動物,它們都能起死回生。」曽羽把報告的內容告訴了眾人。可連他也不知道,那份報告隱瞞了一個至關重要的訊息,那就是所有復生的動物都會變得異常殘暴,甚至有自殘傾向。

不過,這等機密只有姬武和姬家的幾位長老知道。畢竟,這口石棺就是來自他們。

這座軍營高度設防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這口石棺。除了保護這口寶貝,還負責消滅一切由石棺製造出來的怪物。也就是說,裡面還有其他不見得光的東西。

「恐怕那石棺,就是其中一件神器,還是一件逆轉死亡的神器。」曽羽眼內精光一閃,他對那石棺也是興趣滿滿。畢竟超越死亡是每一個人的願望。

而且以他所知,軍營里的神器還不止這一件。主神可沒有騙他們,那座軍營里藏著好幾件上古遺產,而每一件都是無上珍寶。



見伏熙對石棺如此熾熱,天娜也開始搭話起來:「我找到一個進去軍營的好方法,剛才來搭訕的一個傢伙,他家是負責軍營糧食供應的批發商。過不了多久就是下一次進貨,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

「好,好,很好!」伏熙一連說了三個好,「那件神器我志在必得,誰擋我,就殺誰!」

一輪擾攘以後,眾人順利回到安全屋。

酒吧裡,姬武沒坐太久也帶人走了。在車上百無聊賴的時候,他查看起智能手機。

沒錯,家族又給他介紹對象。對於這些事,他已經厭煩至極。



他不是長子,所以他的後代只能成為分家。分家的責任很明確,男性就要世世代代守護姬家,女性就要外嫁出去為姬家建立關係網。除非宗家沒有男丁,否則分家永無翻身之日。

而且他侄子的經歷也讓他明白一個道理,如果一定要出生在這個家族,他寧願自己的孩子從未出生。

就在這時,姬武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習慣性瞄了瞄四周,確認沒人監聽後接通了電話。

「出了什麼事?」姬武的語氣有些急促,畢竟這個電話可不常見。

「三少,原來長老們發佈了一個尋人令。不過因為主母的關係,消息被堵在了半路。如今消息被公佈了出來,長老通知所有姬家有關的幹部,要他們去找大少的長子。」電話另一頭傳來沉穩的男聲。

聽到這裡姬武有些糊塗了,「長子?大哥只有姬暮一個孩子而已,而且他不是在英國讀書嗎?」

「不是暮少爺,是他的哥哥。」那男聲如此說。

「什麼!」姬武頓時直起身子,看來他也大吃一驚。



電話那頭也有些吃驚,「原來那孩子的長明燈在一個月前忽然重燃,當時驚動了整個長老會,唯一的可能就是......」

「他去了那個空間。」身為姬家宗家的一分子,他很清楚姬家的來由。也是這個緣故,他才被委派到S市監督古遺物的研究。

「現在有消息了嗎!」姬武許久沒有這麼激動,只要伏熙還活著,他還有可以為他做些什麼。

「目前為止還沒有。因為主母截住了消息,我也是昨天才知道這回事,其他幹部不可能比我更早知道。不過我查出一件事,主母曾秘密調遣自己的僱傭兵。」姬武在本家的線人一一把情報匯報。

「目的地是哪?」姬武頓時來了興趣。

「就是你駐扎的城市,S市。」聽到這些,姬武渾身一顫,「難道他就在這座城市!」

這一刻姬武已打算要行動,不過他手上暫時沒有資源和可用之人,他的一切想法還是空想階段。



「傳我密令,召集所有舊屬、國外和旗下的頂尖僱傭兵,限他們五天內在S市集合!所需的東西都在我這邊,地址已經發給你。一個星期後,我要一支國內最精英的特種部隊供我使喚,清楚沒有?」這次姬武可不容有失。

「遵命。」電話那頭傳來肯定的聲音。

「你去忙吧,注意不要讓那女人知道。」姬武提醒部下最後一句,隨即關上了手機。昏暗的車廂里,只餘下姬武那堅定的眼神。

久良,他從錢包最深處翻出了一張泛黃的彩色照片。

「這次,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孩子。」姬武對那小小的照片喃喃自語道。在暗黃色街燈的照耀下,照片上顯出一個少女的模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