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意義為何?

這是人類永遠的問號。

人類也用盡一切方法去尋找屬於他們的意義,當然「他們」裡面也包括我。



「未知生,焉知死。生生死死,無生無死,既生亦死」在一個虛幻如夢,分不清上下左右的空間中,這句話喚醒了我。



「你想知道你人生的價值嗎?」一把冰冷得毫無感情的聲音如此問我。

「我到底在哪?」我潛意識地反問它。

「你想知道你的生命的意義嗎?」那把聲音繼續問我。

「你是誰?」我再次反問它。

「你想知道嗎?」那把聲音第三次問我。



那聲音鍥而不捨的提問,的確點醒了我。

彷彿命運的選擇,我選擇回答它。我沉默了一會,接著沒有絲毫疑惑地張開了口:「我。。。。。。我想,我想知道!」

隨著我的回答,那句改變我人生的話也在我耳邊響起:「被選者伏熙,傳送至主神空間」

在一個未知的維度中,一名穿著運動服的黑髮青年睜開了眼睛。而他,也就是我。

「這裡是?剛才那聲音到底是什麼?我剛才不是睡在床上?」雖然腦袋還是有點不靈光,我摸摸腦袋便毅然翻起身來。這時我才看清,周圍有不少與我年紀相若的青年都躺在地上,看情況他們都陸續醒過來。



出於長時間的訓練,我頓時意識到這裡並不尋常,所以我立刻回頭環顧四周。

後面是漆黑一片的懸崖,而前面只有兩條路,並由中間的一堵高牆分割開。左邊的通向叢林,那裡的樹就像亞馬遜雨林的冠樹一般,有二、三十米高而且枝葉異常茂密。那些樹冠就像一把巨傘,擋住了大部分的陽光,越深入森林便越幽暗。

右邊是彎彎曲曲的山路,那裡的岩石長得奇形怪狀,但隱約還能看到一條山路,所以看上去比較安全。而且右邊山路的視野更加清晰,即使發現危險應該還能中途折返。

就在我消化著這個莫名其妙的情況時,一顆銀色的光團忽然從天而降。

那無暇的銀光給人一種如夢似真的感覺,它好像一直都在那裏,但又仿佛從來都不在那裏。

一把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吾便是這個空間的創造者,能來到這裡說明你們擁有『潛力』,而『潛力』能否展現,或來不及展現就死在這裡,就要看你們的勇氣和毅力。任務是你們要在二十四小時內趕到我面前,沒有否則,我就在終點等著你們。」說完那股光團就憑空消失了。

「鬼才會相信你!」才剛說完,一名金色頭髮衣著新潮的男性就不斷向天咒罵。

「你知道我是誰嗎?敢捉走我。」一名穿著金鏈、盛氣凌人的胖子大聲叫道:「我爸的錢多得淹死你!馬上就會有保鏢來救我,到時你就死定了!」



「嗚啊啊啊啊啊!」不少女生仍接受不了這個現實,在一旁無助地嚎哭起來。

當不少人還在猶豫不定的時候,而我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衝進了叢林區,並不是我急著找死,也不是因為我對於自己的野外定向經驗過度自信,而是剛剛那個神秘的光團說到:『潛力』是否能展現出來,或者來不及展現就死了,就要看你們的勇氣和毅力。

換句話說不想死就要有勇氣,山路明顯比較容易走而叢林明顯比較危險,所以走進叢林必須要有勇氣。因此我推斷山路其實是死路一條,或者會有極大危險,而叢林才有一線生機。

「活下去。」師傅的話常常在耳邊響起。為什麼我會這麼留意那個所謂的創造者的說話?很簡單,往上看看就會知道,在萬丈之上的頂部,有一顆微型太陽散發著熾熱的光芒。

人類有可能製造到一顆太陽嗎?

可以。

幾千年後的科技或者可以。



那個創造這裡的傢伙,不是千年後的人類,不是外星人,那麼可能就是我們口裡所說的「神」了。更可怕的是,我身上竟然穿著平時外出活動的運動服。

「我睡覺的時候可不是穿這個。」那個主神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時候已經幫我換好了裝,並把我捉來這裡。

「這是何等手段?」

至少在我的認知裡沒有人能做到。我嗅到泥土和水分的氣味,而我肯定這是這不會錯。我已經走進了叢林區,抛開了其他人一段距離了。方向看來暫時還沒有問題,因為森林就像我家後花園一般。

我在無數參天大樹下靈活地向前奔走,為的就是生存下去。當務之急,我要找到生存的必須品——水。根據我的記憶,我在昏迷前二十分鐘內喝了一杯水,按道理撐過二十四小時不是一個問題。

雖然勉強撐過去是沒問題,但是在過了十二小時後,我的運動能力會大幅下降,甚至會因缺水而死亡。在這個詭異的空間裡,有運動能力雖然不能保證什麼,但是沒有活動能力卻肯定只有死路一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