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上這傢伙已經耽誤了我們不少,無論如何我們都要趕路,否則我們可能無法在時限前趕到終點。

就在我焦躁不安的時候,一道咆哮從我背後傳來,看來最不想發生的事終於發生了。

我全身的汗毛都冒了起來,如雪也馬上捉緊了我。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這次我知道逃不掉了。我馬上把背上的青年放了下來,拿起錘子準備迎戰。
 
如雪也乖巧地把外國青年藏好,不過如果我掛了,他們也應該逃不了多久。我握緊唯一的武器,一根奇奇怪怪的錘子。奇怪的是那個錘子拿在手上,我卻完全不覺得有什麼負擔,反而有一種踏實的感覺。
 
我有想過那是一隻老虎,但是老虎一般不會生活在叢林,我有想過是豹,不過這是最壞的情況。我從來沒想過,一下子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隻頭上長著角的黑色猛獸。



「這不是地球上的生物!」我的腦袋瞬間就告訴我這個事實,不過在這個時刻千萬不能表露恐懼的,否則它會馬上攻擊我。
 
它有點像豹又有點像劍齒虎,四肢十分發達,爪子就像四根利劍,隨時都可以割裂我的身軀。一看到它外露犬齒,就知道被它咬一口,我就肯定回天乏術。那怪異的獨角無疑是象牙色,而長度應該比得上成年人的上臂。角的頂端看上去蠻尖銳,絕不可忽視。
 
我和它的距離保持在十步之外,而它在圍著我兜圈,等待我露出破綻的一刻。我雙眼也盯着它不放,握著錘子的右手關節因過度用力而有些發白,全身的肌肉已完全繃緊,預備好大戰一場。

在一瞬間之中,我和那隻野獸之間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但是我清楚看到它出手的一刻。

它後腳一蹬以泰山壓頂之勢攻向我。我左腳猛然踏地向右後方退去,以閃避它的攻勢,落地之後右手全力往前揮去。說時遲那時快,一人一獸同時落地,而錘子也帶著閃電的光芒轟到了黑色怪物的頭上。
 


「嘣!」的一聲,那隻怪物退了一步,甩了甩頭。它似乎被我打懵了,趁着形勢大好我就繼續乘勝追擊,再一次揮動那銀灰色的錘子。就在我再一次予它重擊前,黑獸頭上那只獨角發出一股強大的波動,瞬間就擊飛了我。
 
我的胸口感受到一股不知名的巨力,我已經不記得在地上打了幾個圈,我只記得如雪的尖叫聲還有錘子已經脫手飛去的事實。很快我的身體便反射條件式站起來,打算繼續迎戰。可在眼前的事物能完整對焦時,那根致命的獨角已經近在咫尺,我根本避無可避。

左肩一陣劇痛,情急下我揮出了右拳。而這拳也碰巧打中了黑獸入銅鈴的眼睛。
 
它可能因眼睛吃痛而退後,在它抽出獨角的一刻,我已經無力地跪了下來,地上的泥土瞬間被染成了血紅色。我現在完全可以感覺到左肩被刺穿了,而那因極度緊張而狂跳的心臟,正把我剩餘的生命之源不斷泵出體外。
 
我感到呼吸一陣急促,深知自己傷得不輕,而且面前的敵人好像絲毫無損。



「第一次交鋒便變成這樣。。。。。。」如果有些熱兵器,應該還有些勝算。但用冷兵器去對付這個有特殊能力的怪物,恐怕我這次真的要完蛋了。

忽然間左邊傳來破風聲,一顆銀灰色的砲彈轟在了黑獸的左臉,並令它發出第一次痛苦的咆哮聲。
 
我快速轉頭過去,只見後方一位金發青年正擺出全力投擲的姿勢。

「你沒事吧?」如雪已經衝了過來,脫下運動外套為我包紮傷口。與此同時外套中一顆藍色珠子恰時掉到地上,滾到我的手邊。

「回來。」那位青年虛弱地喊了一聲,那顆銀色錘子就自動飛回它手上。
 
他回過頭,臉上充滿難色地說:「我們快走!」他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妙,而且看來情況已經輪不到我去思考了,他正想扶起我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時,一股肉眼可見的波動早已壓了過來。

「危險!」我下意識握住了手邊的東西,也就是那顆藍色珠子,一個淡藍色的護罩馬上罩住了我們三人。
 
兩股能量相撞,發出一種硬物碰撞的乾脆聲響,然後兩者都同時消失。我們都沒有在這一波攻擊下全軍覆沒,可我突然有一種力氣被抽乾的感覺,加上失血不少,暈眩感立刻湧上腦袋。


 
而那怪物看來被我們徹底激怒了,它用銅鈴般的巨大獸目死盯著我們。現在它的左邊面已經被錘子砸扁,看來顱骨也碎了。剛剛金發青年那一擊真的十分厲害,要是命中要害,可能就會逼退它。
 
我那運作得不太暢順的腦袋告訴我,要是我們三人捆在一起肯定沒有好結果,無論怎樣反抗我們都不可能逃掉。如今壯士斷臂才是上策,而我看了看渾身鮮血的自己,笑了笑,毫無疑問那個「臂」就是我。
 
我望了那位金發青年一眼,他也似乎明白了我的意圖,一摸為難的神色出現在他眼裡。這時候黑獸再次突擊,青年舉起錘子就衝了上去和它纏鬥。

下意識驅使著我艱難地站起來,生死於我已經不再重要,我只想這個女孩沒事。我用右手捉住如雪的肩膀,飛快地說道:「你拿著這顆珠子和他一起走,終點肯定就在不遠處,快!」

「不!我要留下來!」如雪那精緻的臉龐上出現了不屬於她的堅毅,但那一刻我知道。

我不能動搖。
 
我把那顆珠子硬塞到她手裡,然後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奮力地扔向黑獸。這石頭幸運地擊中了它的頭部,接著它就把注意力從韋爾轉到我身上。不等我有何反應,它就像蠻牛一樣衝向我。我一手推開了如雪,自己也在地上打了個滾,避開了這個衝刺。



這個衝刺成功使我和他們分散了,隨即我朝他們大喊一聲:「走!」,金發青年馬上死命拉住如雪往戰場的反方向走。

這時他回頭喊到:「你叫什麼名字?」

「伏熙!」我艱難地應他一句。

「我叫韋爾,我會記住你的。」這時如雪回頭看了我一眼,我也看到了她眼中掉落的眼淚。

我百味交集地笑了,半秒後便轉過頭來:「畜生,現在剩下我和你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