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來啊!你這個怪物出來啊!」伏熙像一個傻子一樣在岩洞門口大喊大叫。

呼嚕聲昭然停頓,接著一陣怒吼隨即從洞內傳來。一陣陣躁動聲從洞內傳出,而且越來越響亮。

洞穴外的伏熙沒把手放在劍柄上,而他強化後的視力也能看到洞內有一個人形物體正衝出來。

突然間,伏熙的瞳孔放大。

「咔啊啊啊!」一個兩人高的單眼巨人從洞內冒了出來。
 


這個神話中的怪物有著一身粗糙灰色皮膚,還有一口雜亂不堪的巨齒。它的身形十分肥大,手上只拖著一根木棒,兩米多的身軀只披著破破爛爛的遮醜布。說實話,眼前的傢伙就跟希臘神話中描述的獨眼巨人一模一樣。

它盯了我一眼,舉起手上的大木棒就往我身上招呼。我也收起臉上驚訝的神情轉身就跑,而巨人也「配合地」追向我,就這樣我順利把它帶離了洞穴。

我倆走了一段路,看來會上演一場追逐戲之時,巨人已經背離洞口有一段距離了。

我隨即放聲大喊:「該你了!」孫唐的身影從右側草叢中一躍而出,才剛落地,他便以百米飛人的速度衝向巨人。

「得手了!」孫唐心裡是這樣想的,因為直到現在,一切都跟計劃中一樣。



他還清楚記得伏熙的計劃。「記住,你的功法給你爆發性的力量,但缺點是持久性不足而且難以控制,所以作出致命一擊便最為適合。所以我會負責把那只怪物引離山洞,而你就去背後突擊那隻怪物,萬事就交給你了。」

孫唐把玄能從丹田運至雙手,少部分的能量也流至長槍上,兩刃三尖槍的鋒刃上有一點銀光流過。

雙腳踏地,孫唐眼中只剩那灰色的背影。巨人還沒反應過來時之時,雙手持槍的孫唐已經貼在了它的身後。「喝!」的一聲,孫唐後手猛然一推,銀槍就這樣刺進了巨人的背脊。

憑著孫唐的力氣和銀槍的鋒銳,那槍頭刺進皮肉是沒有問題的,不過那巨人堅韌肌肉和異常堅硬的骨骼卻在半路卡住了長槍,使其未能完全穿透目標。不過這也已經夠了。

巨人震耳欲聾的慘叫聲響徹森林,它憤然扭轉身體,冷不丁的一股巨力把孫唐挑了出去,只剩下長槍的銀柄孤零零地插在巨人的背後。



盯著眼前這個讓它受傷的小人兒,巨人發出強烈的咆哮,它只想著一棍子把孫唐打成肉泥。此時此刻伏熙沒有閒著,在巨人回頭的一瞬間,背上的金柄灰色長劍便已出鞘。

伏熙以比孫唐更快的速度衝向了巨人。

「流光一閃!」就在巨人落手對付孫唐的一瞬間,伏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劍削斷了它右膝蓋後的腳根。右腳猛然吃痛,揮擊中的巨人頓時失去平衡。

那大木棒則狠狠地敲在孫唐的左邊,與他相距不過半米。巨人那強大的揮擊也揚起了地面的灰塵。

就在巨人舊力未退新力未生的瞬間,伏熙熟練無比地一個轉身,用手上那長劍把巨人的左腳腳根也順勢砍斷。在它完全失去平衡跪下之前,伏熙已經退開了好幾步。

「這下就要了你的命!」伏熙心中湧出一股不知明的嗜血衝動。借助強化過的跳躍力,他輕而易舉地跳上了巨人的後背,並把外露在它背後的三尖兩刃槍柄當作跳板,成功在他身上使出了二段跳。

空中伏熙雙手持劍,劍鋒向下。不知不覺中,巨人的鮮血被吸進劍身使劍鋒隱約冒出一絲血紅。因著地心吸引力伏熙被狠狠地拉扯至地面,就藉著這股拉力和體重,他一下子就把長劍捅進了獨眼巨人的腦袋裡。紅的白的,瞬間灑滿了一地。

鮮血特有的鐵腥味和巨人腦漿的臭味,構成了一股噁心至極的味道。伏熙猛踏巨人的肩膀,輕鬆落地。他甩了甩手上的長劍,再把它收回劍套裡。



這數十秒的過程中,伏熙還未來得及注意到巨人那獨眼中流露的恐懼,它已經倒在了地上,而這時孫唐的嘴還未合上。看看手錶,整個獵殺巨人的過程也只是維持了大概兩分鐘而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