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流浪獨眼巨人,獎勵黑鐵因果律一枚,天道點數800點。」在巨人斷氣的剎那,主神的通知便傳到兩人耳中。
 
「你。。。。。。真的好厲害,一招就把這個醜八怪打倒了!」望著眼前的伏熙,孫唐發出心底的讚歎。

伏熙把劍收進劍鞘,絲毫沒有留意為什麼劍身上沒有血跡。

「沒什麼,只是碰巧把劍插到它的頭上而已。」對於自己的技藝,伏熙也沒多說。

「你真的好厲害啊,那一劍,多麼快,多麽准啊!我都快看得入迷了。」孫唐興奮地爬了起來,眼中冒出星星。



伏熙裝模作樣地笑了笑,心中默想:練了這麼多年,還能不准嗎?

就在孫唐回去拿他的神器時,伏熙從巨人身上撕下一塊布並撿起一根樹枝來製作火把。就在伏熙小心地點燃火把時,孫唐屁顛屁顛地走了過來。

「噢,你原來有帶打火石啊,真聰明啊。」孫唐裝模作樣地點點頭。

「這是本來是另一個人的,不過暫時放在我手上而且。」伏熙含糊其辭地回答他。隨後他們便點燃了火把,一起走進了岩洞。
 
剛進洞穴,一股使人作嘔的酸臭味隨即湧向兩人的鼻孔。那股惡臭就像一個月沒清理過的廁所,能熏得人眼睛鼻子生疼。



「這裡好難聞啊,快點走吧!」孫唐一臉作嘔地催促伏熙離開。

伏熙一臉沉著,拿著火把掃著四角,好像在找什麼。「我覺得裡面會有什麼額外獎勵等著我們,畢竟神話中的巨人都很喜歡財寶,或許我們也會找到什麼。」

「我已經得到了一枚黑鐵因果律和500點天道點數,這對我而言已經很足夠了。」強忍著惡臭,孫唐勉強地露出一個笑臉。
 
「500點天道點數?不是800點嗎?」對於獎勵的不同,伏熙確實有些詫異。

「我只有500點,你有800點?可能主神覺得你剛才很帥,所以給多些你吧!」他不以為然地說。



伏熙想了想:「或許主神會根據你的貢獻程度而賦予獎勵?背後那一擊雖然足夠致命,但是不及穿腦袋那一擊,所以就給伏熙更多獎勵?還是有其他原因?」

說著說著,他們已經到了岩洞的盡頭。火把的亮光也沒能照亮整個岩洞,可以看到這裡是一個比較空曠的地方。地上有一些乾草堆,還有一些動物的殘肢在附近,看來這就是巨人的臥室。

「這裡好噁心啊。」看著地上黑乎乎的一大塊孫唐連忙跑開幾步,他就這樣站在邊上發牢騷。

伏熙拔出黑劍四處戳了戳,順便說道:「我們快四處走走,看看有什麼特別的東西。」

接著孫唐便在岩室左穿右插了一會。

「這裡有點什麼啊!」很快,孫唐便在盡頭的另一邊大呼小叫。

伏熙拿火把過來一照,一件銀色的鎧甲部件便藏在了草堆中。孫唐把那東西拿起來把玩了一會:「是很帥氣銀色,而且蠻硬的!」依伏熙的意見這應該是手鎧,看樣式應該是中世紀的騎士手鎧,提供半護手半盾牌功能的鎧甲部件。

在伏熙的教導下,孫唐二話不說就直接戴上了手鎧。得到了這個護手後,孫唐就變得異常興奮,完全沒有剛才進來時那不情不願的神情。隨著他們繼續搜索洞穴,這次找到東西的便是伏熙。



伏熙看到了草叢中的一個銅色圓盤,就撿起來看看。

這是一個寬厚的盾牌,質材好像伏熙的古銅內甲,盾牌中間有一個人首蛇髮的雕刻。這個雕刻在這灰暗的環境中特別栩栩如生,那人好像快要衝出盾牌化為人形,把你生吞活剝。

「這個應該是價值600天道點數的古銅盾牌,雖然對於習慣單手劍的我不太適合,不過也算撿到寶了。」伏熙沒有深究,就把盾牌掛在了背上,接著就沒有留意它了。

伏熙們除了找到手鎧和盾牌之外,還找到了一些金幣和黃金製的飾物。隨著這些東西在現實中還蠻值錢,不過對於伏熙們現在而言卻一點用處也沒有。
 
「喔,好多金子啊!拿回家,娘一定會開心死!哼,那個老爸送的小金鐲子有什麼了不起,這個比他送的大多了!」說完,孫唐就開始把黃金飾品大把大把地往口袋裏塞。

「帶一點就行,因爲一會我們可能要落跑。」看到孫唐的樣子,伏熙一臉沒好氣地說。

「什麽?落跑?爲什麽啊?」聽到這個消息,孫唐一臉吃驚。



「剛才巨人的慘叫一定引來了不少人,他們應該都埋伏在了外面。我們出去以後一定會被人好好關注,因此爲了減少麻煩還是帶少點東西,有事便準備落跑。」伏熙把接下來的情況告訴孫唐。

「噢,看來是我們是出了名。還是聼你的,聽你的總沒錯。」孫唐把幾個較為漂亮的金飾塞進了口袋,轉身就打算離去。不過沒走幾步,他便突然折返。

「伏熙,你爲什麽不拿一些呢?留在這裡也是浪費嘛!」說完孫唐就把口袋的一塊金幣塞到了伏熙的手裏。

「娘說朋友之間要分享,剛才我幫你,你也救了我,我們算是朋友了。」在孫唐那戇厚的笑容下,伏熙沒說什麽只是把金幣放進口袋。他們迅速打掃一遍岩洞,兩人便離開了這個洞穴往另一個戰場走去。
 
當陽光再一次鋪灑在伏熙身上時,那光芒裡已經多了好幾個目光。伏熙瞇了瞇眼,快速打量了那些人的位置,有些人隱在草叢後,有些在石堆後。雖然伏熙不知道他們是來看熱鬧,還是有什麼企圖,但是都不是對他們有利的情況。伏熙緊了緊手上的利劍,作好撤退的準備。

「可能他們看到我和孫唐在一起,所以行動謹慎了起來。照常理,他們都是獨立行事,即使他們兌換了較為強大的血統,但二對一的情況下,他們也絕不敢輕舉妄動。再加上殺死巨人的戰績還歷歷在目,應該還能鎮住他們一會。

正當伏熙打算打破困局時,一句話便率先打破了沉默。
 
「伏熙?」一名拿著錘子的金髮青年從岩石堆後面走出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