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看到幾位被選者的屍體外,一路上可謂有驚無險。

從他們身上的傷痕看來,他們應該是被島上的奇獸所殺。有一個被選者全身皮膚泛黑,雙眼浮腫,可以推斷出他應該是中毒而死。有一個被選者則是身首異處,鮮血灑滿了一地。加上那人身上深深的抓痕,想必是被猛獸殺掉。

除此以外,伏熙一行人也沒遇上什麼意外。畢竟他們可是八人小隊,絕對不好惹,只要那猛獸稍有靈智都不會貿然來犯。
  
最終他們順利到達島嶼北邊的海灘。從各個角度看,這個沙灘都在及格線之上,不過事物的認知都跟他們印像中的沙灘不一。黑色的幼沙,深紅色的岩石,還有頭上頂著那青色星球。一切都是多麼離奇又是無比真實,著實令人不安。 

「到達指定地點。距離回歸主神空間還有8小時又23分鐘。」主神那機器般的聲音在各人腦中響起。



「看來,我們完成了第一階段的任務了,那麼接下來應該怎麼辦?」韋爾提出了一個疑問,然而眾人的目光都聚到了伏熙身上,彷彿他就是一行人的領隊一樣。

見伏熙沒有表態,韋爾率先發言:「我建議我們繼續聚在一起,從剛才的路程可以知道,在彼此合作下大家都會較安全。我們都不想死對吧?」

眾人也不約而同地點頭回應,只有那位一路上都沒有說話的黑髮青年沒有表態。

這時伏熙插嘴了:「我認為,我們分散會比較好。」

眾人頓時眉頭一皺:「為什麼你會樣認為呢?」那位名叫天娜的金發美女衝伏熙一問。



伏熙本來不想說,既然天娜也問了,他現在的位置便很尷尬。「從上次的試煉中,我們都知道主神說的每一句話都有意思。這次試煉的第一部分是在4小時內來到沙灘,然而我們已經完成了這個任務。」

大家都點點頭。

伏熙繼續說:「但是第二個任務是島上生存直到回到主神空間。前一部分的試煉可以看作是實力的體現,如果沒有一定的實力,在去沙灘的過程中可能就已經被殺了,可能是中毒,可能是被什麼東西所殺,可能是迷路,總而言之不能在4小時內來到沙灘,就代表你沒有足夠的實力,所以被淘汰是正常的。」

「來到海灘的被選者,已經證明了他們有足夠的實力。那麼主神給予考驗的難度便會提高,我們不要忘記任務的內容是生存下去,換句話說就是避開一切危險,從而在島上生存直到回到主神空間。照這個方向思考,就代表這個島會出現危險並要考驗我們,而剛才我們一路殺往海灘已經處理掉大部分的威脅。所以下一輪考驗應該會有新威脅出現,而首當其衝的地區肯定就是這個海灘。因為照理我們一開始都會集中在這裡。」伏熙開始解釋自己的思路,那名保持沉默的黑髮青年越聽,眼裡的欣賞之色便越加濃厚。

「海灘上應該會出現一個大麻煩,這個麻煩會極度考驗我們的能耐。如果能撐過去,那麼就代表你及格了。換而言之,每個人都會吸引那個麻煩的注意力,所以如果我們聚在一起,毫無疑問地會吸引到那個大麻煩,在這個情況下還不如分散風險安全。」大家聽完伏熙精密的分析後,都靜默了一會。



這時孫唐皺皺眉:「你不是說過在這個空間裡危險就等於獎勵嗎?如果我們解決那個大麻煩,會不會獲得大量獎勵呢?」說完眾人眼睛一亮,所有目光再次聚在伏熙身上。

 「沒錯,我的確有這樣說過。不過這次的情況特殊,我們未必能戰勝這個挑戰,要是走錯一步我們便會全交代在這裡。」對著孫唐那時靈時不靈的記憶力,伏熙心裡也相當無語。

其實伏熙心裡還有一句:「要與你們並肩作戰,早得很!」一路上伏熙都在暗中提防其他人,即使是孫唐和韋爾他也沒有放下心。

「如果我們不行,那麼就把海灘上所有的被選者都聯合在一起!這樣我們一定可以解決!」韋爾提出了一個和伏熙理念南轅北轍的建議。

「 不,不要這樣!不會有好結果的。」伏熙心裏呐喊著。

「沒錯團結就是力量!只要能招聚所有的被選者,我們肯定能贏!」那位男性弓箭手看來十分贊同韋爾的想法。

「危險就代表獎勵嗎。。。。。。有趣,那麼我也加入」天娜往伏熙這邊看一了眼,然後也加入了這支討伐隊。

這個提議很快就被通過。雖然伏熙有想過離開自己躲起來,靜靜地度過這場試煉。不過當他看到如雪在遠處的海灘上時,他心裡掙扎了一下,也無奈地跟從了大隊伍。



大家都認同韋爾去帶領大家迎戰將會來到的威脅。首先伏熙他們分成四組,每組有兩位被選者,然後大家都去招聚海灘上的其他被選者。伏熙碰巧就被編到與那位話不多的黑髮青年一組,不過他似乎對這個安排沒有異議。

兩個冷冰冰的人走在一起,別人不要以為他們有什麼企圖就好了,更不要說勸服他加入討伐隊。他們第一個目標就落在一位身高一米九的金發壯漢,不是因為伏熙覺得他很強而找上他,而是他的神器實在是太過顯眼了,伏熙根本無法無視他。

那是一根有伏熙這麼高的巨型天藍色冰錘,話說回來,本來伏熙均勻的身材經強化後有增高的跡象,本來一米七四的身高增至一米七八。

 「首先要放下戒備,友善點走過去。」伏熙不斷地催眠自己。滿身血污的金發壯漢見到有兩個人向他走來,眼睛馬上瞇了瞇,握住冰錘的右手也加大了幾分力度。

伏熙的神經馬上緊繃起來,他是絕對不會小看那件神器,就算以伏熙現在的身體素質,挨上一錘也肯定非死即傷。然而伏熙收起了長劍並慢慢舉起了雙手,表明他們沒有惡意。

 「你好,我們沒有惡意。我們是想邀請你進到我們的隊伍,因為主神的頒布的任務是生存下去,或許我們聚在一起可能會較為安全,我們覺得一會可能會有危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