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把他們的計劃一鼓作氣地告訴了那壯漢。「所以,我們希望你與我們共同抗敵。」最後伏熙總結一句。

「沒錯。」那名黑髮青年終於開口說了一句話,不過聽他的語氣,他可不在乎組隊這事。隨著黑髮青年的結語,三人瞬間陷入了沉默。

過了一會,那人說了一句話:「這是誰的想法?」那位金髮巨漢用他靛藍的瞳孔望著伏熙,同時問了他這條問題。

「這是我想出來的。」伏熙沒有迴避,直接回答壯漢這是他自己的想法。

巨漢靜了一會,接著開口說道:「反正都要打,不如更激烈一點!好,我加入你們。」最後伏熙指了指韋爾的方向給他,它就扛著冰錘走了。 



招收到這名隊員後,伏熙也鬆了一口氣。他生怕那壯漢會做出什麼特殊的舉動,到時就麻煩了。

而伏熙也繼續找下一個目標。一路走,他便一路瞄著遠處的如雪,她好像在幫助其他被選者,只見她跑來跑去為他們包紮和給他們送水。很快,韋爾便找到了她。

伏熙也迎來的第二個目標,那是拿著一根金色權杖的女人。她穿著背心熱褲坐在海灘邊緣的一角,就算遠遠望去也能感受到那勾人的美貌和身材,恐怕任何人看過一眼都會迷上,想必她在現實世界也是迷倒萬千男性的女人。

不過伏熙可不吃這一套,他跟那位無話青年就這樣慢慢走了過去。

伏熙對著那位女士彷彿機器人般重覆着剛才所說的話:「你好,我們沒有惡意。我們是想邀請你進到我們的隊伍,因為主神的頒布的任務是生存下去,或許我們聚在一起可能會較為安全,我們覺得一會可能會有危險。。。。。。」



「。。。。。。」聽完伏熙的一輪廣告詞,她沒有絲毫回應。

「你好,我們沒有惡意。我們是想邀請你進到我們的隊伍,因為主神的頒布的任務是生存下去,或許我們聚在一起可能會較為安全,我們覺得一會可能會有危險。。。。。。」伏熙生怕她沒聽清楚,又一股作氣把他的計劃告訴了面前的美人。

「。。。。。。」 費了一輪口舌,她依然「不為所動」。

看起來有點不對勁,伏熙彷彿嗅到了當中的貓膩。要是平時遇上這種情況,他絕對會避之擇吉,可目前的環境可容不得他這樣做。

「小姐?小姐你還好嗎?」伏熙像個傻子般蹲了下來,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膊。可就是這麼一拍,那少女便倒在了沙灘上。這情況馬上吸引到部分被選者的注意,他們紛紛把目光放在了伏熙身上。



伏熙暗罵一聲,馬上開始檢查那美貌少女的心跳和脈搏。「這時可不能被人誤解為在幹什麼壞事,否則隨時會被人群起攻之。」

「心跳呼吸一切正常,沒有任何表面傷痕,為什麼昏迷不醒呢?」伏熙輕輕地翻了翻她的眼睛,她那棕色的瞳孔呆滯,彷彿陷入了深層睡一般。

「難道是精神上的問題?精神攻擊,難道這裡有人會精神攻擊?」伏熙迅速回頭。

只見沉靜的黑發青年站在一邊,附近一個人影也沒有,「難道不是?那麼會是什麼?」

「不要管她,我們走吧。」那名黑髮青年臉上露出一絲不耐煩。

伏熙搖搖頭:「不管如何我都要先要救活她,否則被人誤會就麻煩了。」雖然心裡懊悔著遇上這種爛攤,但伏熙仍舊把手伸向了外套的口袋。他從外套中拿出藥盒,並把一顆淡藍色的藥丸掏出了出來。就在伏熙拿起藥丸的一刻,黑髮青年那右手稍微動了一下。

價值200點天道點數的清心丸,能令使用者恢復清醒狀態並恢復部分精神力,此時伏熙還清楚記得主神的描述。不過事到如今,他也要忍痛把藥丸送進那少女的嘴裡。只見她吞下藥丸後臉色略見好轉,不過伏熙怎樣呼喚她,她都沒有反應。

伏熙嘆了一口氣,然後把她的兩手交叉放胸前,並把金色的權杖也放到她手裡。再輕輕地抱起了她,慢步走向女性組員那,希望她們能暫時照顧她。



「她應該一會就醒來,請你們幫我看顧她。」伏熙慢慢放下了那位女性,然後向天娜說道。

看到她們點頭後,伏熙就轉身離開。畢竟他還有事要做,可就在這個時候伏熙好像聽到了一絲呼喚聲,不過他並沒有為意。

伏熙望了望海灘上的情況,為數不少的人已經聚集在了一起。看來一切都很順利,這個聯盟應該沒什麼大問題,雖然伏熙只想拿多些因果律和天道點數罷了。

「那麼,下一個目標是?」看到附近都沒什麼人,伏熙便裝模作樣地問了問那位黑髮青年的意見。

「我剛剛見到那裡有一個人,不如我們去看看吧。」那位黑髮青年出奇地指了指海灘的遠處,給了伏熙一個提議。

還感到蠻詫異的,不過照做問題也不大。

最後伏熙和那名青年便離開了海灘的大隊,向海灘的邊緣走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