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響雷適時在天邊閃過。「轟!」風勢也越演猛烈,波濤漸漸洶湧,泛起的海浪已經開始浸過了伏熙的膝蓋並向大腿蔓延,看來第二個任務快要開始。

「如果他們肯聽從你的意見那麼他們也不用死,不過他們死了也好,我可以去回收他們的神器。」安祖沒有一絲懼意,對於其他人的生死也沒有半點在乎。

「回收神器,這個傢伙。。。。。。」伏熙臉上一陣不爽,他開始對眼前那個隱形人有些不悅。他開始明白那位站在自己面前的被選者到底是什麼一個人。心狠手辣、自私自利、視人命為草芥,這些詞用來形容他便再適合不過。

想到這裡伏熙渾身一震,他想了起來。

「心狠手辣、自私自利、視人命為草芥,這不正是我嗎?」想到這裡,伏熙頓時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去批評安祖,接著那股殺意便化掉了七八分



感覺到伏熙的心境變化,安祖露出了一絲笑容,「你明白了嗎?我跟你是同一類人。來吧跟我聯手,我們會得到一切!」他的語氣裡滲出一絲瘋狂。

說到這裡,伏熙那握住劍柄的手慢慢鬆開了。他知道清楚自己的本性,或許跟安祖合作已經是最好的選擇。

就在伏熙開口之先,一道暴雷在天上閃過,接著又是一聲「轟!」。

主神的提示聲也恰時響起:「時間已到,第一階段任務結束,第二階段任務正式開始」

隨著主神的宣布結束,那名死在岩石上的男子也發生了異樣。只見他的遺體逐漸化成白色的粉末,一點一滴地消散在空氣中。不消一會,他便消失得無影無踪,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這就是主神的手段!?主神真的會殺死我們!」伏熙吃了一驚。

安祖卻不以爲然,「第二階段任務要開始了,那蛟龍也差不多要現身。」才剛說完,遠處的海平面便出現一絲異樣。

不過安祖的注意力沒放在那邊:「所以,伏熙你的答案是?」。

見識過主神的手段後,伏熙突然有些反思,「如果我不回去,他們便死定了,對不對?」

「大概吧,與我何關?」安祖的語氣非常輕蔑,人命在他眼中不過是一個數字。



這時伏熙想到了他遇過的人,還有師傅對他說的一句話:「熙,當你找到在乎的東西,不要放手也不要看別人的眼光,因為他們連自己都看不清。」

當伏熙想到了孫唐、韋爾、天娜,還有如雪,心裡便有點不捨。特別是如雪,雖然伏熙只是與她有一面之緣分,但這個女孩已經闖進了他的內心。仿佛伏熙一輩子就是在等她一人。「我。。。。。。我想回去。」伏熙的話有些遲疑。

安祖有些不解:「嗯?」

伏熙再次望向海灘,眼神也堅定了許多:「我想回去幫他們,我不想他們死。」

「是嗎。。。。。。我還以為你會答應我。也罷,我會找到其他的同伴。而你,就死在這吧!」那把聲音略顯失落,不過話音剛落,六枚飛刀便從海灘上飛奔而至,空中閃著六道駭人的寒光。
時刻戒備的伏熙身影一動,拿起長劍就迎向了這六枚飛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