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急浪高的海岸上,響了金甲交加的聲音。

一套太極劍法在伏熙身上舞得虎虎生風,劈、挑、刺、抽都毫不馬虎,因此來自四面八方的飛刀也被他一一擋下。靠著強化過的體質,他能把手上的西洋雙手劍權益當著中式單手劍使用。雖然有些不趁手,但他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一招雲劍擊飛了奔往頸項的利刃,身旁已經閃出另一道攻勢。伏熙心知抽劍回防已經來不及了,他一側身,背上的盾牌順利擋下那兩把飛刀,然後又馬上回身砍飛了一把。

「飛刀的暗勁不弱,如果刺中要害會有危險。」伏熙果斷抽下背上的盾牌,並架在身前。靠著他的功夫底子和反應速度,只要把手上的長劍和大盾運用自如,應該能勉強擋下攻勢。

「只要耗光他的飛刀,我就能往岸上邁進。」目前為止,他也僅僅能抵禦那無法看見本體的攻擊。為了擺脫困境,他正一步一步朝岸上進發。



側面而來飛刀在盾牌上擦出了一絲火花,隨即落入水中,「幸好有撿到這個盾牌,否則單靠這把雙手劍,必定兩拳難敵四手。總之現在一步一步回到岸上,脫離海水之後便爭取更多機會,不再陷入被動狀態。」

「如果能夠接近他,那麼便我便有了勝算!」伏熙心意一動,腳步又快了幾分。

又有一把飛刀直奔腦門,伏熙快速舉起盾牌將其擋向一邊。伏熙心裡一算,已經是第二十四把飛刀。而海水已經退到伏熙的腳跟位置,可以說離岸不遠。

然而就在伏熙依舊擋下左方的一把飛刀時,一陣疼痛從他右腳傳來。他轉過頭一看,大腿上被割開了一個大口子,彷彿是被一把看不到的刀砍到一般,殷紅色的鮮血不斷從傷口滲出。

「發生了什麼事?」伏熙瞬即採取防禦姿勢,左腳踏前將人體的重心轉到上面,並把盾牌靠在胸前長劍在後,活像一個古羅馬鬥士。突然一陣破風聲從左邊傳來,巨大的衝撞力把他的迎戰姿勢一下子撞破,然而左臂吃痛,盾牌差點就跌了下來。



伏熙低頭一看,手臂的三頭肌已經被砍了一刀,血液也迅速沾濕了他的外套。他心中一驚,「要不是兌換了龍人血統,恐怕整條手臂都會被砍斷。無論如何,左手暫時就廢了。」忍著疼痛,伏熙馬上評估出如今的狀況。

「敵人不單只會飛刀,而且還有一種快速移動的能力,連我的反應神經都不能捕捉。」一時三刻之間,伏熙不可能想出什麼好方法。「雖然靠著龍人血統的康復能力,右腳和左手的傷勢可以先放著不管。現在,如何脫困才是主要問題。」伏熙自知無法再兼用盾和劍,所以隨手就把盾牌丟在地上,然後右手握緊金柄長劍準備迎戰。趁著這個空檔,他在空中胡亂地揮了兩劍。

看到伏熙那無謀之舉,海面上出現了一道聲音:「狗急跳牆了嗎?就這麼一點實力,我實在看錯你。」

又一股破風聲從後面傳來,伏熙來不及回身。那刀子已經加身,不過他並沒感到身體有何異樣,反而聽到了一道金屬斷裂的聲音。

「內甲?果然還留有一手。」黑色的沙子上落下了一把斷裂的小刀,旁邊響起了安祖的聲音。同時伏熙背上的運動外套被割開了一大個口子,露出裡面的深棕色的古銅內甲。



「幸好這次內甲擋下致命一擊,恐怕下一回合就沒那麼幸運。」伏熙自知已陷入了極度危險的狀況,精神也緊繃到了極點。一股殺氣從正前方暴湧而致,他馬上提劍使出了水平斬。

長劍的軌跡在空中閃過,黑色的沙灘上頓時出現了幾滴鮮血。長劍的劍鋒上帶有一點血跡,不過瞬間就被吸進劍身。

「不可能,我不可能留下任何痕跡!」安祖的聲音有些驚訝,剛才那一擊伏熙可以感覺到一絲手感,他的確砍中了什麼。伏熙隱蔽地掃了掃地下,再次架起了劍。

一股強大氣流從背後的死角出現,他抽起長劍回身奮力一砍,卻想不到這回竟然落了空。

「哈哈哈哈哈,我明白了。你是靠著沙灘上的軌跡來計算我的方向,對不對?剛才你亂揮那幾刀,就是用氣流在地上畫一個圓形。即使我不會接觸地面,但是我移動時帶來的氣流也會改變沙子的軌跡,看著地面圓形的破口就大概知道我的方向。」安祖看破了伏熙的心思。「你果然聰明過人,不過這還不夠!」強大的氣流多次來襲,伏熙心中一急,馬上使出太極劍訣的基本十六式迎戰。劍法雖然連綿無窮,但是在強大的衝擊力面前,伏熙的手腕很快就被扭傷,而劍招也無法再招架下去。他身上已經挨了幾刀,幸好內甲擋下最致命的幾刀,不過腳下的海水依然被身上的鮮血染紅。

無計可施下伏熙只能把長劍護在身前,可一股衝力襲來,他便連人帶劍倒在了地上。

「撐不住,隱身加上強大的移動能力,憑現在的我根本沒有能力對抗!」伏熙護著頸部以上,打算衝進森林再爭取機會。就在這時一股巨力擊中他的腹部,將他再一次撞至水中。

就在伏熙彎起身子的一刻,右肩吃痛,只見一把飛刀狠狠地插在了內甲沒有遮蓋的肌肉上。飛刀接二連三出現在空中,落在了伏熙的膝蓋和手腕上。這套飛刀成功重創了伏熙,他手一鬆長劍就沉入水中。



接著伏熙整個人失去平衡倒在了水中,鮮血彷彿不要錢一般灑在了海裡,把更多清澈的海水染成紅色。

與此同時安祖的攻勢也停了下來,他知道勝負已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