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一段從來都不存在的記憶浮現。

在伏熙的意識裡,他清楚看到看到一個身穿華美盔甲,佩戴著王冠的男子。這時他正與敵人決鬥,就在快要獲勝的時候他的劍卻被擊落在一邊,對手撿起了那把劍,一劍刺進了那名男子的胸膛,男子瞬間斃命。

然後他的王冠被敵人搶走,手上那把金柄黑色劍身的長劍也被搶走。他的屍體被人踐踏、掛在城牆,最後被燒成灰燼。

接著一股怨恨,憤怒和不屈的情緒就開始湧現,很快就佔據了我整個腦袋。

一股冰冷的聲音出現:



「你恨嗎?」
「我恨」

「你怨嗎?」
「我怨」

「你想死嗎?」
「不想。。。。。。不想,我還不想死,我還有很多事要做!」

「那便接受我最後的餽贈吧!」



體內,伏熙心臟附近那股金色的龍之力彷彿感受到宿主的精神波動,忽然有所動作。黃豆般大小的能量飛快地沿著經脈移動,所到之處,紛紛為該處止痛並使傷口快速止血。

體外,金柄長劍低鳴一聲瞬即掙脫了青年的控制,飛回至伏熙的手上。

然而就在同一瞬間,伏熙張開了眼睛,眼內有一絲金光流動。

「破!」伏熙大喊一聲,生死存亡之際伏熙就像一根彈簧從沙灘上彈起,並向火速往青年突刺一劍。

說時遲那時快,青年已經發動腳上神器往後面退去。同時他的身影變得虛幻,看來是想再次變成透明狀態。



長劍上的一股紅色光華湧動並凝聚成一道由紅色能量組成的劍芒,在伏熙使出突刺的同時向前面激射而出。安祖退避不及,眼前那道紅色的光芒瞬間就洞穿了他的胸口。

只見安祖的瞳孔放大,眼神中流露難以置信的神情。接著是恐懼,最後漸漸回復平靜。他往下看了看胸前的傷口,,整個人呆在原地。

「你。。。你。。。。。。」「果然很厲害。」安祖忍不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加上胸前流血不止,最後悠悠晃晃幾下倒在淺水區。

清澈的海水迅速變成了紅色。我的血,安祖的血最終都匯流在這片海洋上。與此同時伏熙也用盡了最後一口氣,彷彿死人一般倒在了地上。

「殺死被選者一人,獎勵青銅因果律兩枚,黑鐵因果律一枚,天道點數3000點」主神的聲音不遲不早,在他躺下的同時響起。

聽到主神的訊息,伏熙不禁按著胸口瘋狂大笑:「哈哈。。。。。。咳咳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師傅,這個空間到底怎麼?

「被選者伏熙,在第二場試煉中殺死別的被選者,特殊獎勵一次即時兌換血統的機會,條件為獻上一件神器」

從遠處隱約傳來的爆炸聲可以知道,海灘上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而這時的伏熙,恐怕連趕回去的能力都沒有。兌換血統什麼的,又有何用?就在他打算好好躲起來撐過這場試煉的時候,他瞄到了沙灘上有一塊奇特的石頭。

定睛一看,那是一塊打火石。看來是他與安祖生死相搏的時候落在沙灘上。

「對了,她還在海灘上,萬一。。。。。。」就在伏熙掙扎著翻起身的時候,他的腦海里忽然想起如雪。

「主神有全身修復的能力,她臉上的傷疤應該修復了吧?那麼她現在應該很漂亮吧。」伏熙心裡只想到她的面容,她的笑容。

握住長劍的手緊了緊。「現在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不就很可惜嗎?」他自我催眠地努力轉了身,打算做什麼。然而一個小盒子適時落在沙灘上,而裡面恰好裝著一顆黃豆般的藥丸。伏熙再望了手上的長劍一眼,不過現在要管叫它提爾鋒。

看來伏熙知道該做什麼了。「主神,開始兌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