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灘上

「看槍!」孫唐拿著手上的三尖兩刃槍奮力地沖向蛟龍,轉眼間就迎上了牠。白銀長槍在蛟龍鱗片上刮出一道深深的痕跡,可惜就是不能刺進皮肉半分,未能為牠造成半點傷害。

此時的孫唐已經滿頭大汗,剛才的一場混戰已經消耗了他絕大部分的體力,現在的他只是拼盡最後一分力量罷了。

雷擊,冰錐,火燒什麼方式都試過了,就是沒有對蛟龍產生什麼效果,最多把一些鱗片炸開。不過這樣的攻擊都於事無補,那蛟龍全身都佈滿鱗片,多一塊和少一塊也沒什麼區別。

「喝!」一個碩大的冰錘砸在蛟龍的腹部,這股衝擊吸引到牠的注意力。漆黑如墨的眼珠往下一盯,清楚看到了金發壯漢的身影,蛟龍一張血盆大口瞬間張開,露出了裡面好幾排彷彿鋸子的利齒。



山崖上的弓箭手及時用射擊轉移了牠的注意力,不過蛟龍視線才離開身下的巨漢,隨即後轉而往後一仰,一下子就向山上吐出白濛濛的龍息。

眼看弓箭手快要變成冰雕,一道玉符及時飄到龍息與弓箭手之間。「開!」一層半透明的護膜瞬間在兩者之間展開,勉強擋下這零下數十度的吐息。山上的弓箭手們也成功挽回一條命。

山崖上沒有護罩的地方已經結了一層細冰,由此可見若沒避開龍息,山上所有人全都難逃一劫。

蛟龍彷彿對於吐息沒有排除麻煩感到不滿,牠扭動著身軀打算登上沙灘,整個身子也慢慢從水中抽離。很快它便露出了本體,蛟龍擁有小車般的碩大頭部,大概有一百米長的身軀。總的來說,這只白色蛟龍的體型完全比得上一架火車。

只見牠像蛇那般弓起身體,靈活無比地在地面上滑行起來,一下子就撞飛不少被選者。



「比體力,我們絕對贏不了牠,而牠每隔一段時間就可以吐息一次,要是碰上一點就肯定成了冰塊。還有牠那刀槍不入的鱗片,我們根本傷不到牠!」接回玉符的尚清臉上血色全無,看起來隨時會倒下。

這時後方有人大喝一聲:「看錘!」一個銀色的錘子飛快地擊中蛟龍的軀幹。雖然未能破開牠的白鱗,但是強大的撞擊力也令蛟龍的動作愣了愣。接著一束金黃色的光束再次射中了蛟龍的腹部,把該部分的鱗片全部都熏成焦黑色。

除了以上兩項攻擊稍微奏效外,其他的行動大多都是徒勞無功。

加上以黑鐵級血統的能量稀薄,經過剛才的混戰後所有人體內的能量應該所剩無幾。反觀蛟龍依然氣勢如虹,靈活的身軀加上猩紅色的大口隨時都可以把人整個吞進去。

然而所有被選者都耗用了大半體內的能量,更有些耗盡能量的被選者已經無法再戰鬥下去。海灘上零零落落的特攻小隊有已經傷痕累累,整體而言只剩幾個較厲害的角色勉強支撐著。



「韋爾,我們已經失去幾個人了。趁現在我們還有能力不如撤退吧,我們打不過牠!」如雪一邊治療著被撞倒的被選者,一邊建議韋爾。

「不,我不信我們合力都打不贏牠!」韋爾說完又拋出自己的錘子,但是其力度比上一輪已經減弱了不少。

蛟龍看似對於無止境的騷擾感到厭煩,看狀它轉身擺尾,把一大批被選者都掃倒了。

「撐不住了!我們要撤退,要不然我們就死定了。」忽然有人大喊,轉身拔腿就跑。

一時間,海灘上有不少的被選者都往森林里逃去。就在這個時刻,蛟龍再次深吸一大口氣,準備使出寒冰吐息。

要是吐息命中潰散了的人群,至少有一半的被選者都會化為了冰雕,永不超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