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前

伏熙還在海灘上揮舞著那把「鮮紅巨劍」,那連綿流長的劍法時快時慢,令蛟龍無所適從。突刺,水平砍,垂直劈,樸實無華的招式對於蛟龍反而是最有用的。加上無量劍氣能破開蛟龍的抗魔鱗片,現在伏熙可是佔盡了上風。

當它正想反擊的時候,那個該死的人類已經消失在它眼前,只剩下濺起的沙子。它從來都沒有見過跑得這麼快的人,而且它未能相信人類可以跑得那麼快。

現在的蛟龍就像一隻獅子,而伏熙就是獅子身上的跳蚤,不過這只跳蚤有著致命的武器罷了。

戰場一片飛沙走石。



一場混戰之後,蛟龍已經感到生命受到威脅,要是再不逃跑或絕地反擊它就可能死在這裡。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它五百年的修行就化作了流水。但主神的命令還在,它根本沒有逃跑的選擇,那麼牠唯有使出絕招。蛟龍的雙角透出絲絲的光芒,天上的烏雲也開始慢慢轉動。

伏熙架好姿勢腳底噴出一陣氣爆,馬上就衝向白蛟。趁著伏熙提巨劍逼近,兩道碗口大的雷電昭然從天上轟落,其中一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取伏熙性命。

在危急時伏熙下意識地舉起了手上的提爾鋒,打算擋下這道閃電。但天雷好像是提爾鋒的剋星,劍上的血色劍芒在這一擊下瞬間被蒸成了空氣。不僅所有的血能都灰飛煙滅,伏熙的雙手也被電得麻痺無力。

另一道雷電落在伏熙旁並炸出了一個大坑,同時引發了一下強烈的震盪。只見伏熙被炸得整個人飛開並且在沙灘上打了好幾個跟頭。

接著,他就沒有再站起來。



這就是蛟龍的絕招了,召喚天雷。蛟龍見勢不可失,它憤然咆哮一聲,天上的烏雲也陸續吐出了幾道雷電,繼續朝趴在海灘上的伏熙轟殺而去。

「妙爾尼爾!」韋爾大叫一聲,一根銀色的錘子火速飛向天上,半空的閃電頓然都被這根錘子吸引住了,全數改道湧向錘子。這下雷電都被錘子吸收,而不是落在伏熙身上。

眼看雷電攻勢沒戲,蛟龍馬上拖著龐大的身軀爬向伏熙,打算一口吃掉那個該死的人類。這時森林內忽然有兩支箭射出,一支帶著熾熱氣息,另一支則是帶著銀色光華。箭才離弦,兩位弓箭手就已經脫力倒下。

兩支箭都成功命中蛟龍頭部,「砰!」這次的射擊引發了前所未有的爆炸,把蛟龍的左臉炸出一個大窟窿,連左眼都被炸得鮮血直流。在如此攻勢下,蛟龍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巨吼。

從那悲憤的叫聲可以看出,那條巨蛟今次真的傷得不輕。只見它停下來,向著森林用盡全力使出了吐息。一股冰藍色的吐息從它口中發出,那股極級的寒意使海灘上的浪花都結了一層薄霜。



決定命運的數秒內,如雪拼命使喚手上的藍色寶珠,一層層水簾迅速籠罩着眾人。

吐息一到,水簾就結成了冰層,然後冰層遇到吐息就越變越厚,巧妙地擋下了這次致命的吐息。

看到大片森林都被冰霜覆蓋,巨蛟把注意力放回伏熙身上。它再次捲動身體,想要接近伏熙。

「沒那麼容易!」孫唐從森林裡飛奔了出來,拼了命似的把體內的玄能灌進長槍內。

然後用盡全身的力量把手上的三尖兩刃槍擲了出去,只見一條銀色的光線閃過,那把銀色的長槍已經刺進了巨蛟的右眼。完成攻勢後,孫唐就昏倒了在海灘上。

就在此時,眾人的攻勢仍然未停,韋爾衝出了森林,把妙爾尼爾呼喚回自己的手上。

「就不信我傷不了你!」韋爾大吼一聲,只見他一腳踏地,全力地跳向空中,接住錘子。並在迅速旋轉了一圈,把手上的殺器奮力拋出去,這下妙爾尼爾也帶著雷霆萬鈞之勢襲向巨蛟。

一陣比剛才更響亮的爆炸聲在海灘上出現。



吸收了三道雷電的妙爾尼爾,威力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光靠這一擊就已經把巨蛟的左邊臉炸了個稀巴爛,露出被電成焦炭的牙。

最後韋爾也力竭跪在沙灘上,而且剛才握著錘子的右手已經被電成黑炭,還飄出一陣焦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