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龍見首次攻勢未見成效,眼內靈光一陣靈動隨即張開它的血盆大口。寒風颯颯,一顆碩大的冰彈快速在它的口中形成。在冰球聚成一張桌子大小時,蛟龍便奮力一噴。絲絲冰渣在空中飄散,轉眼間它就壓向了伏熙。

「靠你了,埃暌斯!」伏熙心中吶喊,與此同時他將背上的青銅盾牌舉到身前,並把提爾鋒插到沙灘上作為支撐物。整個人蹲下來,用盡全身力氣撐著盾牌。

說時遲那時快,飄落著冰渣的冰彈已經襲到伏熙面前,照常理伏熙一下就會被這威力強大冰彈所炸得飛開。

突然,青銅盾牌表面光華流轉,一道道彩色的符文在盾牌上顯現。那些彩色的符文滲透著一股神秘莫測的感覺,仿佛遠古的文字,又像是一幅幅怪異的抽像畫。無論如何,總沒有人質疑那些符文的力量。

就在符文全部亮起後,它們隨即飄出盾牌,在空中結成一道薄弱的七彩光幕。



雖然那光幕看上去若隱若現,沒有一點凝實感。可冰彈觸碰到光幕時,彷彿積雪遇暖陽,只見冰彈在光幕上不斷消散不過一會兒便消失得無影無踪。蛟龍看到這一幕都呆在了原地,不知如何反應。

「果然是這樣。」伏熙還隱約記得師父曾說過。傳說中,雅典娜盾牌埃暌斯是由火神赫菲斯托用金羊毛所鑄,能抵抗世間一切魔法和詛咒。伏熙想著龍息本質上也是魔法那一類的能力,所以也該能抵抗得了。

伏熙站起來,望著手上的盾牌滿意地說:「那麼,再來吧。」說完他便繼續沖向蛟龍,發動第二次突擊。


這個時候韋爾一群人已經退守到海灘的邊緣,靠近森林的一邊。在這裡,眾人紛紛有氣無力地攤坐在地上。

「這個傢伙是誰啊?這麼厲害!」一位拿著火焰長鞭的紅發女性眺望著遠處的伏熙,眼內閃過一絲異彩。



「伏熙,他叫伏熙。」如雪一眼就認出了那與她同生共死的男生。

「他沒有拋棄我們,韋爾。他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沒有在開戰前回來,你從他身上那破破爛爛的衣服就可以看到。」癱坐在一邊的尚清對韋爾說。

然而韋爾只是別過臉,沒有說什麼。

「那麼,我們現在怎麼辦?」一個拿著銀色長弓的女孩問。

「我們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引開那傢伙的注意力,因為我們的攻擊對那條大蛇一丁點效用都沒有。現在那個傢伙是唯一能對它造成傷害的人。」平時不大喜歡說話的天娜果斷地回應她,說完她就把崩了一塊的古銅短劍收進腰間的袋子。



其實他們還能堅持留下來沒有逃跑,也要歸功於伏熙。本來一開始的龍吼已經對所有被選者的心裡造成影響,雖然蛟龍不完全是龍,但是龍威卻還是有一點的。那龍吼會令他們造成恐慌,令他們覺得自己無法戰勝面前的對手。

而後來伏熙的回歸,就帶來了另一股龍威。

這是龍人血統賦予他的能力,只不過一開始只有黑鐵級血統的伏熙並沒有比其他被選者強很多,他們才沒有發覺。

但是當伏熙兌換了無量劍氣第一二層,他的血統就從黑鐵級躍升為青銅級,比所有的被選者都高級,所以龍威的效果便出現了,並且抵消了很大部分龍吼的影響。

「好,我們就。。。。。。」孫唐話還沒有說完。一道雷電忽然從天而降。

所有人都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見一道道碗口大的雷電彷彿有了意識,從天上不斷批落海灘上。

但是當他們望向海灘時,一件更令他們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剛剛全身白色鱗片的蛟龍,現在大部分的鱗片都被血所染紅了,它其中一隻爪子還被砍斷了,鮮血不斷滴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