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心情,伏熙很快便收拾好行裝準備回去現實世界。其實他也沒什麼好帶回去,他既然了然一身來到這裡也應該兩袖清風回去。提爾鋒和插翼靴都已經放在納天戒裡面了,裡面還有一枚孫唐給他的金幣就只剩下一塊黑色的石頭。
 
主神創造的房間裡所有用品都不能帶出來,所以一切的工具都要兌換或者從其他空間帶回來,所以納天戒裡是空蕩蕩的。
 
「接引者,我要開啟回歸現實世界的權限,並且兌換回去10天的時間。」伏熙平靜地說光團說。
 
「了解,開啟回歸現實世界的權限,回去現實世界10天。被選者伏熙剩下一枚黑鐵因果律,天道點數3000點。」接引者回答了伏熙。
 
「傳送開始。」隨著主神的聲音消失,伏熙隨即被一股白光籠罩。就這麼一下,他便回到了朝思暮想的現實世界。
但當時的他還不知道,已經被撥動的命運巨輪,已經不會再停下。S市外有座伶仃的小村莊,平時都沒幾個人進去,村裡剩下的都是些空巢老人。



那村莊深處有一所兩層高的小別墅,別墅外種有一棵小小的榆樹。
 
一摟摟陽光透過玻璃窗透進了別墅照在二樓的木床上,而床上正躺著一名黑髮男性。
 
那個男生眼皮動了動隨即睜開了眼,那深邃的黑色瞳孔飛快收縮。他眼珠一轉,接著便有所動作。
 
「嗯,陽光?」伏熙睜開眼環顧四周,看到了無比熟悉的景象。還有底下傳來的那種硬邦邦觸感,他清楚知道這是他的床鋪。
 
但是他身上的服裝已經與和平時大不相同,那緊身衣的復合纖維可不是地球的工藝。


 
伏熙轉頭一看,現在已經是早上七時。而那時鐘上的灰塵也顯示出它年月的久遠,這也是主神空間無法複製的。他坐了起來,先是摸了自己的臉龐再看看身上的衣服。果然已經不是那套師傅買的運動服,而是一身全黑的纖維布料。

按照計劃,他啟動手上的納天戒。
 
聚起體內的能量,輸進戒指內,就感覺到一個小小的空間,而裡面則裝著伏熙的神器們。金色的插翼靴,金柄黑刃的提爾鋒。它們的位置沒有絲毫的移動,彷彿不知道它的主人已經經歷了時空轉移。
 
「一切都是真的,並不是我在做夢。」伏熙喃喃自語。
 
「主神空間是真的,兌換的血統是真的,神器也是真的。」雖然他已經回到了現實,但依舊他感到自己身處主神空間。


 
而他應該永遠都離不開。

「被選者伏熙需於9日後晚上11點50分前回在此地點半徑20米範圍內,以傳送回主神空間。若未能在以上時間回到此地點,則抹殺存在。」聽畢伏熙翻身下床。

他的任務就是回到現實世界已獲取所需的情報,還有一身裝備。
 
伏熙還記得每天早上必做的功課。走到外面,一切還是他離開前的模樣,一樣的小木屋,破破爛爛的籬笆,當然還有師傅所種的蘋果樹和榆樹。

樹上的蘋果依然沒有成熟,還是青澀的綠色。
 
推開小門一直向前走,小道上還是濕漉漉的。清晨的露水把小道弄得全濕,一不小心行人就會滑得四腳朝天。
 
迎面而來的還是那個年邁的農夫,他平時也很照顧伏熙,經常把田裡長得不錯的農作物送他。
 


「小熙啊,這麼早就出來了,吃了早餐沒有?」皮膚黝黑的老年人還是那麼熱情地打招呼。
 
「吃過了,謝謝黃伯。」伏熙繼續以平常的慣語應對。
 
但是,這對伏熙而言可不是平常的事。因為他清楚知道,他在主神空間裡面已經度過了十多個晝夜。
 
「黃伯看我的反應,就好像我一夜都沒有離開過。」伏熙默默地記下了。就在黃伯的身影走遠了,伏熙才輕輕地捏了自己一下,確認他不是在什麼夢境中。

「痛覺出現得十分自然,應該不是幻覺。」他嘗試說服自己。

伏熙繼續向目的地進發,因為在那裡他一定會找到離開的證明。繼續往山上前進,遠處的房屋漸漸開始朦朧起來。而上山前的菜田也提示了伏熙離開不久,田裡的菜蔬還沒有發芽,所以伏熙離開這裡的時間絕對不過兩個星期,他被傳送至主神空間時才剛播了種。
 
腦裡已經列出了這個情況的所有可能性。但是唯一合理的解釋,卻只有「主神」改變了主神空間內的時間流動。
 
就在山腳的分叉路上,伏熙停住了。


 
「既然回來了,那麼順道去探望師傅吧」伏熙頓時改變了主意,轉向另一條滿佈樹葉的山路。
 
走了一段路,拐了個彎,他便來到了一個開闊的平地。那裡除了一棵小樹和一塊石碑外其他什麼都沒有了,這裡還是沒變一樣的風景,一樣的事物
 
伏熙走到那塊蒼涼的石碑前,坦然地說了一句話:「我回來了,師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