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伏熙也有一段時間沒來看掃墓,現在墓碑上都沾著些許青苔。
 
「師傅,看來我要幫你清潔一下住處。」伏熙對著空氣自說自話。
 
他走向路口的小溪,拿起地下的小木桶盛了一些山水。接著回到墓碑前,慢慢地把水淋到墓碑上,沖掉上面的青苔。
 
「師傅,本來這次我有帶些禮物來看你。不過因為各種原因,我都把它們都送人,你應該不介意吧?」想了想主神空間的經歷,伏熙苦笑著說。
 
他繼續說:「師傅,您知道嗎?我去了一個很神奇的地方,那裡有很多好玩的東西,有很奇怪的生物,我也遇到很多不同的人。靠著你的提示,我才沒死在裡面。」



「如果您能我和一起去那裡就好了,你一定會喜歡的。」伏熙的聲音越來越小。
 
「如果你能和我一起去主神空間就好了。。。」伏熙漸漸陷入沉默。

他臉上神色一變,好像想到了什麼:「主神空間!對,就是主神空間!!!那是有無限可能性的空間,連逆轉時間都能做到,那麼使人類復活絕對有可能!」伏熙一拍腦袋,想到了一個絕妙的目標。他眼裡冒出從未見過熾熱的火光
 
一直以來,伏熙只是計劃著如何在主神空間生存下去,如何強化自己,增強實力,什麼血統神器。他卻沒有想過為什麼要在主神空間生存下去,到底他生存的意義是什麼?
 
現在,他找到了。
 


復活他的師傅!

「主神空間裡面一定存在復活別人的神器或道具,只要我有足夠的天道點數和因果律,我就一定可以復活師傅!」伏熙臉上一陣狂熱,看來這念頭深深地紮根在他的心頭。
 
「師傅你等著我,我很快就來復活你。」伏熙慎重地對著墓碑立下誓言。
 
這也是他人生中為數不多的誓言。

「說起來我也很久沒有練劍給師傅看,那麼就趁這個機會好好耍一次吧。」伏熙心意一轉。
 


「提爾鋒!」他從納天戒裡面拿出我的魔劍。
 
「師傅這就是我的神器,名叫提爾鋒。」伏熙指著手上的金柄長劍說。說完他就退後幾步,紮好馬步並把提爾鋒架在手上。

「師傅我現在就練劍給你看,我的劍術可是進步了很多。」伏熙依然對著空氣說話。
 
接著他就在師傅的墓碑前練起伏麟教他的劍法-太極劍法。
 
伏熙身上的氣息一轉,從一個平平無奇的年輕人轉化成為鋒芒畢露的劍客。一刺,一挑,一砍,一劈都有一股難以言喻的韻味。

提爾鋒被他揮舞的虎虎生風,四周的落葉都被劍風所捲起,散落在四周。

這還是在伏熙未動用無量劍氣的情況下,要是他把無量劍氣注入提爾鋒內,劍風更能切斷每一塊樹葉。

一會過後,他已經練完了劍法。這時伏熙身上一滴汗都沒有,換是以前他已經滿頭大汗了。這就是身體素質大幅上升帶來的效果,強大的體力和耐久力。



接著,他就把提爾鋒收回納天戒內。

「師傅,我練完劍了。」伏熙對著墓碑微微鞠躬。

「我還有事要做,要遲些才來看你,先走了。」就這樣伏熙便爽快地離開了這裡。

要是有其他人看見這一幕,他一定會覺得伏熙是一個瘋子。因為沒有人會對著墓碑說話,而且還當墓裡面那個人還活著一般。

但是伏熙又說他會復活他的師傅,那麼到底他接受了師傅的死亡沒有?

一切都沒有答案,或許伏熙心裡也沒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