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點,趁著基地內各人最疲憊的時候,伏熙開始了行動。基地最外圍有一些無法被探測的大樹,伏熙在樹下全力一跳,同時發動身上的插翼靴。

強大的推動力把伏熙從地上拉起,一手抓住了粗大的樹枝。他利落地一攀,眨眼間就爬到了樹上。

靠著樹幹上,伏熙得以發現地面上和樹上均設置了為數不少的熱能探測儀。而且不少的探測儀還是對著他,要是正常人一踏進這個範圍,基地裡面的警報一定就響個半天,接著那個人可就插翼難飛了。

面對著如此情況,伏熙毫無懼色轉身躍進第一層警戒區。

在樹上的伏熙繼續發動了插翼靴,像泰山一樣準確地踏在樹與樹之間跳躍,一支箭地往前面直奔而去,完全無視了四周的探測儀。而且靠著樹冠的掩護,探射燈並沒有照到伏熙。



並不是伏熙不怕被人發現,而是他不會被那些垃圾探測儀搜索出來。

全因伏熙身上的古銅內甲是用未知的金屬所鑄,它有著阻隔熱能的特性。伏熙之前在研究神器時發現這個特點,這也為伏熙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古銅內甲覆蓋的是人體溫度最高,最容易被熱能探測儀發現的主幹位置,穿上內甲的伏熙可是一個「沒有溫度怪物」。

加上伏熙腳上的是神器插翼靴,也是由未知的金屬製成,應該都不會被探測到,其他的部位伏熙就做了相應的準備,絕對能避過探測。

就在伏熙超越常人的夜間視力,還有插翼靴和古銅內甲的加持下,第一層的警戒區被他輕易突破了。



兩分鐘後,伏熙就來到了第一和第二層警戒區的邊緣。

「地雷陣嗎。。。。。。」看著面前一大片看似空無一物的平地,伏熙停下了腳步,蹲下來觀察情況。

「看樣子,這麼一大段距離都是放置了受壓力而觸發的反步兵地雷。只要我不小心把一塊小石子落在地上,隨時會引發一連串大爆炸。」看到這個情況,伏熙的眼睛稍稍瞇了起來。來到這裡伏熙才發現問題所在。

「要是我用全力跳過去也會有兩個問題。一,我可能會跳得太高甚至被探射燈照到,到時就前功盡廢;二,我的爆發力不足,跳不過地雷區,落下時反而發動了地雷。」伏熙快速分析起情況。

就在伏熙在腦海中尋找最完善的方法時,伏熙想到了神器的試驗。他曾測試過插翼靴的功能,它的前主人——安祖曾在水面上行走,伏熙便嘗試去理解這件神器運作的規律。他發覺插翼靴除了為穿戴者提供強大的推力,伏熙還沒發現它有什麼特別。畢竟伏熙也沒多大時間,伏熙低頭望了望被包成黑靴的插翼靴。「既然安祖能在水面上行走,我能不能在地雷陣上行走呢?」說幹就幹,伏熙先是把樹葉捲起來,然後一腳踏下去。如果樹葉被踏平,證明插翼靴會觸發地雷;如果沒有被踏平,證明插翼靴有半懸浮的能力。伏熙一腳下去,發覺樹葉依然維持原樣,沒有被踏平。
「難道插翼靴的能力其實是:反彈各種的力?」伏熙心想。現實世界存在各種的「力」,例如:地心吸引力,大氣壓力,張力,作用力,反作用力。。。。。。



「插翼靴就是能夠反彈各種力的器具,所以。。。。。。」看來伏熙找到了他需要的答案

伏熙伸出一隻腳,伸前少許輕輕地踏在埋藏地雷的平地上。

然而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看來我的推斷是正確的。一直以來,伏熙都認為插翼靴的能力是壓縮氣體並釋放出來,因此就能為他提供強大的推動力。其實插翼靴的真正能力是反彈其他的力。現在它就是把地心吸引力反彈,成為反地心吸引力,因此伏熙現在其實是半浮在空中。」伏熙作出了結論

說實話伏熙穿著的插翼靴其實並不是踏在地上,因為它與地面尚有一點點空隙。

而為著反作用力的緣故伏熙是浮在空中,雖然與地面的距離非常少,甚至不能察覺其分別。可伏熙的確是浮在半空,所以絕對不會為地雷的壓力板加添任何力度,更不會使它爆炸。

「這樣子就好辦了。」伏熙如釋重負地笑了笑



放心地穿過了最麻煩的第二層地雷區,伏熙就成功進入第三層警戒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