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離開教堂後就直接回家準備行裝,第二天早上就乘八十出發去某大國的南方城市。
 
三天後的深夜,在某大國一處軍事基地內出現了一些情況。
 
一名剛從睡夢中爬起來的軍隊長官著呼喝手下:「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警報會響起來?」紅色警戒燈光正閃耀著他年輕的臉龐,他一邊說一邊套上深綠色的軍服。
 
「報告,基地外的一個紅外線熱能探測器有了反應。」一名士兵向他報告
 
「那個熱源出現在什麼地方?」穿好軍衣的長官繼續質問。
 


士兵馬上支支吾吾起來:「額。。。。。。」
 
「我問你你就說啊!額什麼額!」長官似乎因為在睡夢中被打擾而心情不悅。
 
「報告,是在地雷區邊界上發現一個小型熱源。。。。。。」士兵馬上回答
 
「放屁!任何生物跑進地雷區都馬上被炸得稀巴爛,還熱源呢?肯定是飛鳥越過而已。馬上停下警報,繼續站崗。」長官不爽地下令
 
「是,長官!」這名傳令兵轉身就去執行命令,而長官也罵了句粗口隨即回營睡覺。
 


而這一連串的事情,當然就是伏熙弄出來的。現在的他正在離地雷區不遠的地方上乾嘔著。
 
「還好沒被發現,要不然憑我現在的情況逃都逃不掉。」說完他就翻滾去一棵大樹旁,靠著那顆大樹休息起來。
 
為何他會這麼狼狽呢?一切都要從兩小時之前說起。


伏熙道別了老神父後便乘搭巴士來到了軍事基地所在的城市,然後他用了兩天仔細時間觀察基地的防守設施和人員調更的時間。在做好準備後,他就在第三天的晚上行動了。
 
「想不到這件神器這麼好用。」穿著一身特別行動服的伏熙摸著手上戒指。


 
「不但能把所有重要設備收在裡面,然後輕輕鬆鬆地上巴士。然而那些設備很多都是違禁品,而且不少都蠻有分量。即使能偷運過來也是有不少麻煩,現在一個納天戒就解決了搬運物品的所有問題,真是令人省心。」伏熙的心情相當不錯,他很慶幸有兌換到納天戒。
 
只見他轉過頭,眺望遠處那個散發著微弱白光的基地。
 
「我真的不明白,這座基地到底是藏著什麼?」伏熙少見地嘀咕著,手上翻出幾日來的報告。
 
基地里里外外有三層的防衛圈,第一層便是面前那圈裝有紅外線熱能探測儀的樹林區;這倒還算正常,畢竟軍事區域哪會沒有檢測器。

可第二層竟然是地雷區,任何人只要踩到一個地雷,就會馬上被炸得粉身碎骨;

第三層還有軍犬和軍人站崗的區域,就算不被探測燈射到,也會被軍犬聞到他身上的人味,最終也會被發現。這保安設備比一般的軍事設施高出太多,實在太過反常。如此銅牆鐵壁的軍事基地裡面,一定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雖然他只要拍下基地裡面的照片就能完成委託,但是以現在的情況判斷,這個委託的難度比他想像中還要大得多。「資料里可沒有提及會遇上這等事。」難道自己中計了?伏熙心裡難免有些不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