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蒼茫宇宙中有無數個星系,星系當中有無數個星球,那些星球當中有些存在著生命,其中則沒有。

特別是有生命存在的星球,上面多多少少都存在著「禁區」,通常這些「禁區」裡都會發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任何生物要是進去了可謂九死一生。

而太陽系的地球就有著青木原這個地方,或者,那也是這樣的一個「禁區」。

地球上的一個島國,裡面有一個樹海。自古以來人民都畏懼著這個森林,任何人都不敢輕易進入,但今日森林裡卻多了一班不速之客。

一個穿著黑色防暴衣的青年在樹林裡驚醒了過來,那個人也就是被傳送過來的伏熙。



「啊!」伏熙從驚恐中甦醒,他還來不及喘氣連忙摸摸身上的裝備和背後的神器,心才稍稍定下來。

「青木原,死亡森林!!!」這兩個名字伏熙絕不會忘記。

伏熙對於青木原可是印象深刻。他謹記著這件事,他曾經和師傅來過青木原找東西,但是那次委託差點就要了他和師傅的命。

青木原位於日本富士山西北靠山的一個地區,青木原為自9世紀開始逐漸形成的原始森林,其樹木濃密深鬱。如果從高處俯瞰的話,這裡宛如一大片由樹木所構成的樹海。因著青木原是日本最著名的樹海,所以在日本有「樹海」一詞也成為青木原的重要代名詞。但因為交通便利又隱密的特點,許多日本人都選擇在這裡自殺,使得青木原也變成日本知名的自殺勝地,並且產生許多繪聲繪影的靈異傳說。青木原地下蘊藏豐富的磁鐵礦,又使指南針失靈,亦有可能讓人迷路導致遇難死亡,所以被很多當地居民稱為「禁地」。
當時師傅、我和一個當地的導遊早上進到這邊來。我們打算到深山裡找一些文物,順手採集一些礦物,本來以為下午就可以出來喝下午茶,但是實際上我們喝的只能是壓驚茶。

一路上掛在樹上的屍體已經令我們不寒而栗,而當我們走進了森林的深處,怪事更是頻頻發生。



就在中途,那個經驗豐富的導遊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發了瘋般亂跑,彷彿在追趕著什麼。師傅和我確實就沒想太多,馬上就追了上去。說起來奇怪,那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導遊一直跑,我和師傅都追不上去。

我追不上是正常的,因為當時我只有十五歲體力上稍有不足,不過我當時也跑得很快就是了。但是師傅不同,他可是「先知」!那時正是他的巔峰時期,以他的體力不可能追不上去。可是事實就是這樣。回想起來或許是師傅怕我跟不上走丟了,才放慢腳步。

跑了五分鐘左右後,我已經是強弩之末,而那個導遊還在前面飛奔著。

師傅看形勢不對,轉身抽出身後的複合弓,一口氣上弦,拉弓,放箭,一下子就射中了導遊的褲腳。導遊一個踉蹌撲到在地,他竟然還胡亂掙扎了一會才昏了過去,還不知到他是體力透支還是什麼的。

師傅趕緊帶上我去一看情況,在一輪急救後那個導遊終於醒了過來。但是他卻沒有了剛才一路狂奔的記憶,只記得他在追趕著一些人,不過為什麼追,怎樣追一概忘記了。



遇上這麼一個情況師傅都慌了神,不過他深知我們要馬上離開這裡。一開始我們打算走回頭路,卻發現進到森林的深處,四周的景色都是大同小異,根本無法分辨出路。

而唯一的嚮導中年導遊又神智不清,就這樣我們在樹海裡兜兜轉轉,一轉眼就耗費了整個下午的時間。

時間步入黃昏,大家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因為聽當地居民說入夜後絕對不要進去森林,要不然就一去回不了頭。

就在這個危急的關頭師傅急中生智,爬到樹上用繩子把三棵大樹連起來,然後就在樹上紮營過夜。

夜裡,師傅叫我乖乖地睡覺不要擔心,他就一個人在外面守夜。

我還記得那一夜我沒睡好,腦子總是有一種聲音在響「嗡嗡嗡,嗡嗡嗡。」這種聲音彷彿是來自地獄的呼喊,也像亡魂的悲曲,更像是自己心魔的低語

那一夜,我不知道師傅在外面看到了什麼,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師傅在一夜之間好像蒼老了好幾年,頭上浮現幾婁青絲。



一到清晨,當太陽第一道金芒照耀在大地上,師傅就急忙叫我們起來,我們連帳篷和物資都不要了,拼了命似的向著太陽狂奔。

終於,在師傅分毫不差的帶領和我們不顧一切的狂奔下,我們成功離開了這個鬼地方。在青木原的71號縣道上,我們全部人都喘著大氣。

而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師傅當時對我說的這句話。

「熙啊,我們以後都不要來這裡了。」

接著師傅繼續說:「要是有下次,師傅我可能也救不了你。」看著師傅的神情,我知道師傅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把我和導遊領出來,要不是師傅在的話我們早就死在了裡面。

在彈盡糧絕之前,我恐怕會先自我了斷。我知道我再也受不了裡面的那種「嗡嗡嗡,嗡嗡嗡」的聲音和那詭異的氣氛。

就在我陷入不安的同時,我留意到在我甦醒位置的不遠處,一位拿著金色權杖,穿著露肩白色毛衣和黑色長褲女性正躺在地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