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就是那個暈倒在海灘上的女孩嗎?」伏熙稍稍回過神來,定睛看著眼前的女孩

在這麼一個陰氣陣陣的森林裡,有著這麼一個睡美人,這樣反差實在是令人乍舌。

一邊警戒著四周,一邊向那個美人走去。

話說青木原的樹海還是如此密不透風,閃耀的陽光進到這裡來都變得陰沉沉的。使我也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看路。

走到那個美人旁邊,伏熙才第一次觀察起她。之前因為任務的緣故只是草草看了她一眼,話說這位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的美人肌膚如雪,眼目如畫,朱唇紅潤,青絲隨意散落也是動人心弦。配搭上樸素的白毛衣和黑長褲,這麼俏麗嫵媚的女人伏熙也是第一次見,不過他的心境沒有太大的波瀾,只是在這個環境下莫名其妙多出了一份憐愛,可能是因為人人都有愛美惜美的天性吧。



「嗯,把她搬去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算了。」正當伏熙彎下腰,打算伸手去抱起她的時候,那位妖艷美人突然睜開了眼。

就在那一瞬間,她從口裡說出了一句不知名的短句,接著四周的空氣一緊,馬上往伏熙的位置緊聚。

「砰」的一聲,伏熙被這股力量推開了幾步。當他腳步未穩的時候,那位妖豔美人的權杖上已經聚成了三個黃色魔法光團。看那架勢,恐怕要向伏熙襲來。

這時伏熙才知道,在他面前的這位嬌滴滴美人實力絕對不差。要是再不出招,恐怕他也要吃大虧。

這時伏熙也展開了攻勢,先順勢跌去再用右腳用力一蹬。強大的推力拉開兩人的距離,並給了他足夠時間拔出背後的提爾鋒。



體內的無量劍氣迅速湧到右手並流進提爾鋒內,提爾鋒的劍鋒瞬間冒出一層淡紅色劍芒。

這時那三股光團以鬼魅般的速度逼近,幸好伏熙提前看清了它們的軌跡。

「喝!」伏熙飛快地揮舞了提爾鋒兩下,劍影一閃,那三個光團就被他切成了六份。半球狀的光團散落到他兩邊。

在那名美女嘴巴還沒合攏的時候,伏熙已經拿著衝鋒槍在她腳前「砰砰」開了兩槍,再用黑漆漆的槍口對著她。

「別動!」伏熙毫無感情地望著她,嘴裡吐出冰冷的警告。話剛說完她就絲毫不敢有何動作,只是用一雙大眼睛盯住我。



在這個劍拔弩張的時刻,主神的指令也來到了:「被選者們,歡迎來到輪迴世界。今次為第一場輪迴,這次的任務十分簡單,在這個樹海裡生存七天。今天是第一天,提示所有被選者均不准離開樹海,在樹海的邊緣將會出現一條黃線,任何越過黃線的被選者將會被抹殺。此外每個被選者左手上都纏著一條黃繩,任何被選者將該繩子交給其他被選者則會被認為是相同陣營,而手上戴著繩子的被選者將會自動成為隊長。最後殺死一個被選者,殺人者將可以得到兩個青銅因果律,被殺者其血統等級的因果律,3000天道點數。通告完畢」說完,樹海便恢復了寧靜。

「非友即敵?主神。。。。。。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告訴我們殺人的好處?難道是逼使我們組隊?」伏熙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可當務之急還不是這個。

「還是先應付面前這個大問題,現在還是中午其他的事還可以緩一緩。」伏熙再次定睛在面前的美人身上

只見她聽完主神的指示也沒什麼驚訝之色,伏熙心中一沉,手上的提爾鋒也握得更緊。

「你知道吧?殺人的好處。你在輪迴之前就知道了。」頭盔下的伏熙朝面前的沒人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本來她緊湊的眉頭微微一動,一把冷若寒冰的聲音也隨即回應我。

「你會這樣說,說明了你也知道殺人的好處,那麼我和你不也是同一類人嗎?」她不帶感情地回答我

事情的確如此。不過面對安祖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伏熙沒有絲毫的愧疚感。



應該說伏熙從來就沒有。

伏熙深呼吸一下,隨即放下了衝鋒槍。不過右手仍緊握著提爾鋒。

「我沒有惡意,剛才我只是想把你移動到較安全的地方而已。」伏熙對她坦白。

「我知道。要是你想殺我,早在我醒來之前給我一槍就行了,何必那麼麻煩?是不是呢伏熙?」那個美人說出了我的名字

伏熙心中微微一驚,「為什麼,為什麼她會知道我的名字?」

「黑劍金靴,以一人之勇力拼蛟龍,他的名字就是伏熙。自從你拔劍的一刻我就認得你了,還有哦,上一場試煉裡的所有被選者都會永遠記住你的名字。」那個冷冰冰的美人對我微微一笑

那一笑可謂傾國傾城,恐怕大多數的男人都無法抗拒,這時伏熙開始慶幸自己的抵抗力十足。



「我的名字是艾斯,那麼我可以跟你組成一隊嗎?」艾斯的聲音瞬間變得柔情似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