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在這個神社裡面過夜?」艾斯看來對伏熙的決定有所疑惑。

「我是經過深思熟慮才作出決定,但是詳細情況一會才告訴你。當務之急是巡視這裡確保沒有危險,我們今晚才有地方落腳。」伏熙沒有詳細解釋,不過這時艾斯也沒有追問。

眼前的神社不大也不小與日本那些鄉村小神社沒什麼分別。棕色的木柱,黑色瓦頂給人一種古樸的味道。

伏熙一馬當先闖進神社裡,只見裡面十分破舊所有的擺設都東歪西倒的,看來有一段長時間沒人打理。

「也難怪,這個神社只有絕少人來參拜,更何況會有人來維修保養。不過屋頂沒破,窗口沒有嚴重的破爛,主力牆也沒有損壞,在這裡短住幾天應該沒有問題。」伏熙持劍審視神社一圈,然後得出這個結論。



步出神社,看到艾斯雞手鴨腳地弄著眼前的帳篷。可惜她怎樣弄仍是不成功,看著她一臉無奈,伏熙唯有過去幫忙。

當他把幾條鋁桿拉直再把營往上一扯,一個帳篷就弄好了。

接著伏熙對艾斯說:「今晚我會在神社門外的帳篷裡守夜,而你就在神社裡面休息,明天就對換,這樣可以嗎?」聽到這個提議她就馬上像小雞般點頭,看來她覺得這個計劃不錯。

伏熙心中一笑,想不到她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說完伏熙就請她生火,然而自己就繼續巡視四周。在確認沒有任何危險存在後,伏熙就回到神社前。

這時天也開始暗了起來,樹海真正恐怖的一面也快要來展露出來。不過神社前那叢熊熊烈火卻驅散了伏熙心中那團不安。



「雖然她的野外定向能力很低,但是生火方面確是天賦異禀。」當伏熙稍感驚訝的時候,他再仔細看了看,火團底下是沒有任何燃料。

「你用法力來生火!?」伏熙問艾斯

「是啊?是你叫我生火的,有什麼問題嗎?」她還爽快地回答。

她這個回答真的令伏熙苦笑不得。他取下背上的提爾鋒,飛快砍下了四周的樹木當作燃料順便清空了附近一帶,同時令附近視野更廣闊。

「好了,問題基本上都解決了,現在也該是晚餐的時間。」說完他就從納天戒裡拿出了一些罐頭和方便麵並把它們都交給艾斯,自己就去布防。



我在神社四周布下一些反步兵地雷,而在遠處就用把兩棵樹的樹腳用細繩繫起來,並在中間掛了一個響鈴,只要有什麼風吹草動,鈴鐺就會響起。那麼無論是誰只要是想進入神社半徑五十米內,我應該都會知道。

「好,這樣子就完成了第十六對防線。」伏熙把最後一個響鈴掛在了繩子間,我回頭就往神社方向走去。

這個時候天已經差不多完全黑,剛轉身時他的眼尾突然掃到一個黑衣人就站在不遠處的樹後。電光石火的一刻,伏熙身上的全部神經馬上緊繃到極點。

轉身,拔槍,拉開保險,準備開火,一系列的動作行雲流水沒有絲毫的停滯。但是,剛才伏熙眼角掃到的黑衣人已經不見了,只剩下那顆樹孤零零地佇立在樹林裡。

「是我眼花,還是。。。」伏熙背後冒出了冷汗,把他的內衣一點一滴沾濕了。

伏熙把手槍慢慢放回槍套,然後一步一步謹慎地退回神社去。到這個時候,他還不知道自己已經陷入到名叫危險的漩渦中。

懷著疑惑和不安伏熙順利回到神社,但不知為何只要回到這裡,那迴繞著樹海的陰沉感就會減退很多。

這時艾斯已經煮好了「我們」的晚餐。雖然只是一些罐頭和水煮方便麵,但是在這個樹海裡已經是絕頂的佳餚。



兩人就坐在神社前坦蕩蕩地吃晚餐,但他們之間沒交談。可能伏熙和艾斯心中都有事記掛,而艾斯最後用一個問題打開了話題。

「嘿,你剛才不是說你是經過深思熟慮才決定在這裡過夜,那麼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她望著脫了頭盔的伏熙說。

「噢,其實十分簡單,這裡不但有一所建築給我們用,而且四周地勢平坦,視野開明十分適合防守。」吃著面的伏熙就這樣敷衍她。

她聽完稍稍失落說:「只是這樣嗎?我還以為你會有什麼獨特的見解。」

伏熙聽了微微一笑,接著說:「想不到你這麼看得起我,我也不再隱瞞了。你在這裡看過去是否見到一些青草和藤蔓?」

見她點點頭伏熙便繼續說:「你知道嗎?我們一路走來,但是中間從來出現過這麼多青草,即使有草它們的顏色大多數也是枯黃色,這樣子說明什麼?現在應該是夏天和秋天的交界,大多數植物都會枯萎。那麼可以見到這個地方和樹海裡其他的地方不一樣,科學角度而言可能是接收更多陽光的地方,或者說。。。。。。這裡是一塊被祝福的土地。」

她好像明白了伏熙的意思:「說起來自從我進到這裡後,就覺得整個人舒服多了,在樹海裡的那種壓抑感也減退了許多。」



伏熙繼續吃着手上的晚餐,聽艾斯繼續說:

「說起來,你還真的很厲害,不但能觀察到神社這裡與其他地方有所不同,還預備了這麼多東西,而且你還分其中一些給我。。。。。。」她望了望伏熙。

他的眼睛瞇了瞇,心裡想著:「多謝你的讚美。」

她接著說:「原本我以為你只是一個戰鬥狂,不過和你相處了半天,我感覺到你是一個不錯的人。你既有充足的預備,又有強大的觀察力和實力,說實話要是我一個人來到這裡,到了現在我肯定是餓著肚子而且不知道要怎樣做才好。。。」

伏熙沒有受她的讚美所影響,反而開始留意艾斯是怎樣的一個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