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計沒有哪個男性能拒絕那麼一個伊人的請求,不過伏熙就是那個例外。

「突然與我組隊?當中一定有貓膩。」伏熙心中默默提防眼前的美人。

「我覺得暫時還是做彼此的外援比較好。」伏熙婉轉地拒絕了她。那名美女臉色微微一變,看來她沒想到我會拒絕吧

然而她想了一會,接著說:「好吧,我們現在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其他的事情遲些才算。」面對伏熙的提議,她倒也十分爽快。接著伏熙和艾斯就暫時形成了一個同盟,雖然這個同盟關係十分脆弱甚至說是不堪一擊,不過當中的利弊伏熙早就思量過了。

沒錯,帶著這個隨時會爆的炸彈的確是十分危險,但是在這個樹海中兩個人生存下去的可能性比一個人高好幾倍,不但是實質上的支援,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支援。而且從剛才艾斯展露的能力來看,伏熙確定她是兌換了魔法類的血統,可能是巫師之類吧,這麼一個血統在青木原這個鬼地方絕對會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能力。



伏熙自知即使以熱兵器彌補了遠戰能力的不足,但科技力量有限。要是熱兵器是萬能的話,人類就不用畏懼這麼一個小地方了。在這裡指南針,電話還有其他的通訊設備會全部失靈。而且上次師傅也是帶著槍械進來,但是過程中他連拿出來都沒有,恐怕這裡的問題不是槍砲可以解決到的。

相反,熱兵器在自己手中,在這個同盟中伏熙就佔了絕對的優勢。伏熙可以在艾斯還未反應過來之前已能先發製人,從剛才她施展的法術來看,她需要數秒的時間準備,而伏熙從拔槍到射擊的時間也只是零點幾秒,所以說她的命其實掌握在伏熙手中。伏熙明顯壓了她一頭。

而某程度上,伏熙也知道對方也是在利用自己。她清楚自己的實力非常強大,而且看到這一身裝備,她會知道自己肯定是有備而來,一路上絕對會給她不少好處。伏熙敏銳的反應能力還可以在危急時候救她一命,必要時還可以作前鋒纏住敵人,好讓她有機會施展法術。

就在兩人都個懷心思底下,這個同盟暫時組成。

可能和一個美人在樹海裡散步是一件相當浪漫的事情,不過要是在青木原裡面散步的話,恐怕沒人能高興起來。



太陽已經不是頂在頭上,陽光也開始泛黃,恐怕現在是下午三點至四點左右,距離入夜還有兩至三個小時。伏熙估計他要在入夜前建好營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恐怕入夜後情況會糟糕很多。

艾斯就這樣跟著伏熙,一人在前,一人在後。兩人合力去找合適的營地,雖說他們是同盟關係,但伏熙的左手依然放在扳機上準備隨時開火,而艾斯也是緊握著手上的金色權杖。最可笑的是他們之間的距離足足有五米,兩者都戒備著彼此。

但一路走來,艾斯看到了不少在樹上上吊的屍體。這麼一來他就緊張起來,並逐漸拉近與伏熙的距離接著不斷地東張西望,生怕有什麼會突然出現。

看到此場景伏熙卻微微一笑。



「她的樣子就和當初我、師傅和導遊一起進來時那樣,一開始是自以為聰明的跟在後面,打算展示一下自己。不過當我看到那些自殺者的遺物和屍體時,就馬上害怕得緊貼著師傅不敢離開半步。」伏熙在艾斯身上彷彿看到了年少的自己。

「嘿,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啊。」伏熙回過頭,善意地問了她一句。

「噢,好的。」她反射性回應伏熙,她已經被嚇得半死。伏熙找了一塊相對乾淨的岩石,示意她可以坐下來。

當她走近伏熙才發現她一臉發白,為原來美貌添上一份蒼白。

「看來她真的十分害怕,不過這也難怪的。。。。。。」伏熙望著遠處的屍骨,心裡默想。

那些自殺者用繩索把自己吊在樹上,頭部還套著麻袋,生怕自己死不去似的。。。。。。

第一次的時候,伏熙也是這樣。

「你要喝點什麼嗎?我這裡有些水。」為了緩和氣氛,伏熙從納天戒裡拿出了兩瓶礦泉水並把其中一瓶遞給她。但是她拿了之後遲遲未肯打開來喝,伏熙微微一笑,自顧自地打開了另一瓶喝起來。



伏熙一邊喝一邊四周觀察環境,這裡和剛才的環境近乎一模一樣,要不是他在樹上留下了記號,恐怕他也會以為他們兩人在原地打轉。這時伏熙的眼尾也瞄到艾斯在喝水。

休息了一會,兩人便再次起行。只是這次伏熙和艾斯兩人之間的距離沒那麼遠了,過程中伏熙也開始告訴艾斯樹海的一些資料,而兩人的距離也越靠越近。

當他們找到紮營的地方時,兩人幾乎是並排而行。

「好了,今晚我們就要在這裡過夜了」伏熙轉身對艾斯說道,此時他們兩人正站在一個小小的神社前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