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光得可怕,我有足足十秒時間失去了視力。

全機的人都在慘叫。

誰會知道,在關了窗的情況下,強光仍然會從窗邊隙縫中閃出呢?

「呀哥?無事呀嘛?」小琪的聲音說。

「Piers?」詩韻也捉緊了我的手。





「無..無事....」我慢慢張開眼睛。一切正常,沒有異樣。

「你..」我對著坐在我左手邊小琪說,心中有種強烈的感覺。

「呀哥,你唔好嚇我呀...」小琪大為緊張。

「你點解睇落咁靚女既?」我說完,便捉住小琪尖尖的下巴,深深地吻了下去。

我們是不倫之戀。





小琪雖然驚訝,不過她早已經習慣了我的突擊,慢慢放鬆下來,享受著法式濕吻,臉都開始紅了起來。

突然間,我感到右手有強烈拍擊。

「到我!到我!」詩韻像小孩一樣扭計。

我鬆開小琪可愛的嘴唇,然後慢慢地將頭移離小琪。見到小琪陶醉的樣子,實在不捨得就此放手。

「得啦黎啦。」我向詩韻說著,正準備也來多次法式濕吻。





「喂~」詩韻用手擋住我的嘴部攻勢。「要公平架。」

「得得得...你好靚呀詩韻bb。」我說。

「算你啦。」詩韻移開手掌,與我來了一個深吻。

對於齊人之福,我的感想是...




公平?公你老味呀!!好煩架!下下比人斷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