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成田機場,果然非常幹淨整潔,連玻璃都十分清徹。雖然已經坐了四個小時的飛機,不過一下機總覺得心曠神怡。這裡的空氣,總比香港好吧?(不討厭輻射塵,人體是感覺不到的。)

「我地首先要買電話卡,跟住搭地鐵去旅館先啦,今晚再出黎食野...」我說著。

「呀哥..今晚我地不如...」小琪好色地看著我。

「3P?我地訓tatami咋喎」我說。

「喂呀,去得旅行點會唔做架?」詩韻說。她已經不是以前的怕醜小妹妹了。「最多我地錫住你啦..





「我訓覺,咩都唔理..」我說。


東京的地鐵十分複雜。同一個地點可以有幾個車站的,一時搞得我頭昏腦脹。

請問你們是...香港人嗎?」一個女人聲問道。

「香港人就應該用廣東話問喎」我轉過頭去,發現她是一個有著金色長直髮,像鬼妹一樣的靚女!鼻樑直得像鬼妹,眼睛有濃濃的眼睫毛,薄薄的嘴唇塗上了淺色系的唇膏,一副日系的味道。而且身形纖瘦,但有與豐滿的巨乳,身長十分高。

靚女說:「係呀~太好啦又見到香港人!」





我紅都面左。「呀哈哈..你又黎旅行呀?」

靚女:「唔係呀,我係呢度讀書架。你地想去邊?我教你地去呀。」

很少見靚女特別主動。可能是日本文化影響下,都對遊客熱情吧?

「上野二丁目。」我指著地圖。

「又係上野二丁目嗎...」靚女自言自語。





我對她的語氣十分好奇。「下?」

「無野,你去到呢度,再轉車,好快就到。」她在地圖上指著不同地方。

「唔該你呀...」我們被靚女帶到閘口處。「之後有無機會見?交換電話啦?」

「好呀...我叫Angel,你地好。」Angel有禮地鞠了個躬。

我輸入之Angel的電話號碼。「你住邊頭?不如一齊行呀?」

「唔好喇,我等緊我男朋友。」Angel說。

「哦...」我覺得十分可惜。「日本人?」





「香港人黎的。」Angel笑著說。

「好啦,唔該你我地再聯絡。」我說著,進入了閘口。

不過後面的火氣,把我從興奮中喚醒。

「Angel喎~~好靚女喎~~~」小琪用力拉扯我的耳仔。

「呀!呀!好痛呀」我大聲叫。「邊有人咁對呀哥架?

「咁我扯唔扯得你耳仔呀?」詩韻又捉住我另一邊耳仔。「仲同人交換電話?好熟咩?

「救..救命呀..!!港女呀!!!!」我向地鐵職員和途人求救,可惜沒有人理我。

幸好沒看見Angel的男朋友,否則..這個旅程就要提早結束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