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噹叮噹,叮噹叮噹…」

下課鐘聲剛響起,卓雅琪便從座位彈了起來,只拋下一句「我去去就回來」便取出手機,衝了出課室,看來是去找白欣無疑。

紫靈離座而起,亦打算跟著卓雅琪去找白欣,驀地感到一隻手搭在自己肩上。

別首看去,只見樂永夜輕指卓雅琪離去的方向,道:「讓雅琪一個人去吧,她是過來人嘛。」

紫靈神色一變,坐回椅上,淡淡道:「我也快要變成另一個『過來人』了。」



樂永夜一呆,瞧了瞧聽得一臉茫然的施逸希,奇道:「什麽事了?」

紫靈輕搖臻首,沒有答話,只是幽幽一歎,把目光投往窗外。

樂永夜聽得不明所以,卻感到這是紫靈和施逸希之間的事,自己確不宜多管閒事。遂四處張望,看到靜靜坐在角落低著頭看似鬱鬱寡歡的陵子雪,憐意大生,問道:「子雪是為亞嵐的事而不高興嗎?」

樂永夜走了過去輕拍王亞嵐昔日的木桌,微笑道:「這是那個小子的選擇嘛,我們不用為他擔心。」

陵子雪一愕,往他瞧來,片晌後擠出一個微笑,點頭道:「你看得真樂觀,這方面我真要學一下。」



施逸希單手撐頭,笑道:「對呢,我們可能很快就會去找他。」

樂永夜聞言笑罵道:「去你的,我還沒混夠呢。咦,亦月,你在想什麽?」

施逸希別首望了望一直沒有加入對話的藍亦月,只見他皺起眉頭低頭苦思,就像沒把他們任何一句對白聽進去似的。

藍亦月抬頭,愕然道:「怎麼了?」

「我們回來了!」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白欣在前,卓雅琪在後的回到課室。

白欣雙目雖仍是紅著,嘴角卻露出一個發自真心的甜笑,揚聲道:「誰去吃下午茶?我請客。」

卓雅琪在白欣背後擠眉弄眼的對眾人打了個成功的手勢,形相引人發嚎。

眾人轟然起鬨,均馬上回到自己座位收拾好書本文具等物品。

藍亦月忽道:「你們先去吧,我跟施逸希稍候便來。」

施逸希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見他一臉凝重,知道藍亦月是有要事跟自己說,遂合作的對眾人道:「嗯,待會見。」

陵子雪看了他們一眼,笑道:「好吧,我們先去了。哈哈,剛才午飯吃得太少,現在已經開始覺得餓了。」

白欣走去挽著陵子雪的手臂,邊走邊回頭喚道:「一定要到哦。」



二人答應後眾人轉瞬走遠,藍亦月把施逸希喚來自己前面的座位,待他坐好,沈聲道:「你不覺得奇怪嗎?」

施逸希愕然以對。

***

離開麥當勞,在回家路上,施逸希一直反覆思量藍亦月剛才在課室神祕地跟他所說的一番話。

假如酒吧一事並不是巧合…嗎?

這句話把他罕有用上的推理細胞全數引發,一個接一個的問號從事情的夾縫中湧現。

沈吟半晌,驀地心中一動,從口袋裡取出手機,按下紫靈的號碼,再提到耳旁。



稍待片刻,通話接通,施逸希首先開口道:「紫靈,我有事想問。」

紫靈冷冷的聲音傳來道:「說。」

施逸希大感愕然,奇道:「妳不像是因亞嵐一事而壞了心情,在課室也是這個樣子,怎麼了?」

話筒的另一邊沈默了片晌,紫靈的聲音再響起道:「坦白告訴我,你跟周郁琳真的沒有關係嗎?」

施逸希雙眉皺起,不悅道:「那天我不是已經說了嗎?你也說你相信了。」

「啪!嘟,嘟,嘟…」紫靈竟一聲不響的掛了線。

施逸希心中一陣煩躁,自己在為正事大動腦筋,盡力搜集線索,紫靈卻在花精神時間在毫無根據的幻想上。

長長歎了一口氣,待自己稍微冷靜了一點,在手機上按上另一組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