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預計火輪會知道昨晚的事,但想不到我在床上連褲還未穿上,他已經知道此事,這令我很佩服旺角古惑仔之間的消息網絡的快捷與準確度。

我連答兩聲:係,之後便聽到火輪一聲長而沉重的「小……」,透過聽筒直接向我耳孔侵犯。
 火輪很少講粗口,這次是他對我講的第一次。原來粗口這回事,也可以帶來很大震撼力,只要你平時不要隨便亂說便可以。

那一次,的確令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他知道我在酒店之後,叫我不要四處去就在房裏等他,因為對頭的古惑仔已在找我們算帳。

我當時實在低估了我和阿菲所做的事,會引來江湖上一場小風雨,這或許因為我們那時年紀少吧,對江湖認識還很天真很傻。多年以後,我發覺很多在街頭發生的無謂毆鬥與血案,原來最初都是因一個普通女孩而起。




 阿菲圍着一條浴巾行出來,看見我一臉不安,問我甚麼事?
 我正想開口之際,門外傳來「啪、啪」的拍門聲。

我第一個反應是以為對頭的人這麼快便找到我們,如果光著身體赤條條地面對他們的話,似乎有點尷尬及惹笑,要知道我當時是處於緊張狀態之下,基於原始人類的求生DNA影響,小弟弟會縮成最小形態來方便奔跑逃走。肉體受傷事小,臭名遠播事大,所以我立即穿上我那條在當時非常流行的二手501,並叫阿菲不要出聲。

「夠鐘交房啦!」一把阿姐的聲音傳來,我認得是昨晚坐在櫃檯聽白韻琴的阿姐。
 我不禁爆了一句粗口出來,有無攪錯!八點未夠要交房?我以後爆房都不會再在旺角,寧願坐的士去老尖。
 我大聲講了句要加鐘同要兩碗餐蛋麵奶油多早餐之後,便聽到一對拖鞋"達""達"聲的離開。
 「你還未夠嗎?」阿菲蹙起一邊嘴角暗笑,把馬尾放下來,一頭微曲長髮閣在她的鎖骨之上。我還是頭一次想到用"性感"這個詞來形容她。





在我吃完那碗外賣餐蛋麵同奶油多之後,我亦將火輪打電話給我的內容向阿菲講清楚。
 但阿菲似乎並不緊張之餘,還嚷著吃一碗麵不夠飽,要加一件波蘿油才可補充昨晚消耗的體能。
 我望著一臉淡然的她,不知她究竟是天真到白痴,還是看破紅麈千帆過盡,總之就是一切都不會引起她的注意的模樣。

我忽然想起剛才她的一句說話。

「你以前認識另一個姑爺仔?」
 這句話剛出口,阿菲的眼神立即呆滯了四分三秒。我知道她一定有一個值得我去聽的故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