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輪是個有計劃的人,他不像其他古惑仔餐揾餐食餐餐清,三更窮五更富,即使公司賺到錢,他還是揸他的325i,還是住在旺角幾百呎小單位,手上還是那是鋼勞,我送他做生日禮物的那隻伯爵,他說太斯文,放進保險箱裏面了。

我知他有買股票,也叫過我買,但我是那種乘數表都會念錯的人,對着財經版我的頭自然會痛。但我認同他的講法,我算是撈偏門的,生活沒多少保障,家裏環境又不好,弟弟將來也是由我照顧,BB也要出世了,全部都是錢,也要計劃一下。
經紀Gary是火輪介紹的股票買手,他說市道好,有錢買股票當收息回報高。他說了一個下午,我也不知道他說甚麼!最後只知買了幾個Number,幾個月賺來的錢全換了一堆數字。

離預產期還剩幾天,若楠的肚已經幾乎像要爆開了,若楠父母早已不在,所以母親搬來同住方便照顧。可能大肚婆脾氣壞,近來她總是借題發揮來吵架,有天見到娛樂版一張相,影到我和公司一位Model從酒店出來,她發了很大脾氣,說我跟那個女仔開房。
我真心佩服那些狗仔隊,那次我已經很小心了,還以為這個小Model沒甚麼知名度,但還是給他們影到。但我當然矢口否認,說只是介紹她給導演認識,結果大家吵了一場。

這段時間我特別喜歡上小伊的家,除了可以跟她肉博之外就是她不會發我脾氣,小伊性格温婉,從來未見過她的語氣重,有時我還說她太和善了,容易惹人欺負。但最令我疼惜她的是,她一直知道自己的位置,沒有強求過要我給她甚麼。
中秋節那天是預產期,但BB毫無動靜,醫生說作動才去醫院吧,反正我家離醫院近,我便安排一家人在我家吃飯。家姐節日難請假沒有來,爸爸帶着弟弟天心來到,厨房由母親負責,說來很久沒有一家人過中秋了。




「這幾年你總說忙這忙那沒回家過中秋…..」媽媽在炒甜酸蝦碌,說:「反而你姐姐卻在家,現在又輪到你在家時,她又沒空,都不知何時才可以一齊食飯。」
「總有機會的,媽……」我總覺得媽媽好像老了,說:「幾個月後冬節再約吧!」
「哎唷….一家人吃飯要等做冬?以為你們個個天各一方啦!」
我笑笑不語,還是出了客廳,但突如其來被一張報紙飛來打中眼角。
「郭家銘!」若楠一臉憤怒,舉起我的手提電話向着我說:「你真的出面有女人!」

我當時真的嚇出一身冷汗。
望着她手上拿着我的Nokia電話,心想難道是小伊打電話給我?但這可能性很低,因為我早有準備以防萬一,我用「電影公司程小姐」來做小伊的來電顯示,而且小伊極少打電話給我,所以我稍一定神,先冷靜地問:「甚麼女人?我做那一行?整間公司都是女人。」這個時候,父母只是知道我在模特兒公司返工。
「你還裝?」她將電話伸到我面前,惡狠狠地說:「這個AngelKitty約你今晚去摩星嶺睇星星呀!」隨即向我拋過來。
「甚麼呀!兩公婆有甚麼好吵呢!」父親扶着若楠,不知是安慰她,還是安慰我說:「一場誤會,一場誤會…….過節開開心心食餐飯…..阿楠妳小心個肚呀!」





我接過電話一睇,一條SMS這樣寫:「風哥,今晚月圓之夜,令我想起那晚我倆在同一個月亮下的甜蜜時刻,今晚你會來賞我的月嗎?上次你說大帽山多差佬,今次去摩星嶺好嗎?AngelKitty」

你鹵味,邊個AngelKitty?上山偷柴搖櫈仔這回事,無十次都有八次,一定是有那個妹妹仔Send個這樣的SMS整蠱我。
「有甚麼事?」母親捧着一碟甜酸蝦碌出來,說:「不要吵啦!食飯啦……細佬帶天心洗手…..」
「不吃啦!」若楠這次脾氣很大,她一手將整碟蝦大力一撞,母親也被她嚇得「呀」一聲叫。
「鵬冷」一聲,整隻碟跌爛粉碎,一地都是艷紅色的汁醬與肥美大蝦。

我不知道我的容忍度有多少,但我絶不能容忍母親被欺負。
「妳發甚麼癲!」我大聲叫出,一屋人也望着我,天心嚇得「哇哇」大哭,我從未如此罵過若楠,連我自己也驚訝自己的激動。




「沒事……沒事……」母親拾起地上的蝦,說:「洗洗可以食….別吵啦!阿楠食飯……」
「你敢說自己無出去滾!」若楠似乎真的不肯讓我好過。
「妳現在問我這些…….還食不食飯?」
「不要吵這些啦…..」父親拉着我往飯桌,說:「一人少句!」他算是以父親的身份,叫我們給他面子。
我的確想好好食完這餐飯,但她接下來這句說話,真是要逼我走出這個門口。

「我講錯,不算滾…….你食女人飯,又怎算滾!」一時間,屋內氣氛像隨時煤氣爆炸。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