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風出世後,公司生意越來越好,我相信這是因為他的名字改得好。

我們在一年之內開了五間分公司,還有髮型屋、美容纖體、化妝品店。朗哥當然開心到不得了,我和火輪也得益不少,朗哥在一次生日Party上,藉着幾分酒意對我說要安排公司上市,我當然以為他是講笑,但後來火輪同我講朗哥是認真的,但還在「計數」。
「你有無興趣夾一份?」火輪在他新買的Benz內,說:「做個小股東,有錢齊齊賺。」
我對投資這回事全無概念,之前火輪叫我買股票,我也全盤交經紀Gary處理,我也很少理會那些股票升還是跌,反正公司每月出糧都已經夠我日常開銷。火輪叫我找Gary計計賺了多少,說會有意外驚喜。
「郭生,你現在持有的股票,大約……」Gary在電話另一端說:「市值八百多萬,這是今天價位,個市現在大好,未來一個月應該會再升三至四個巴仙。」
我一陣暈眩,問:「那即是……多少?」
「如果照現時的市場走勢,加上外圍利好消息帶動下,幾隻藍籌股還有大約四個巴仙升幅空間,即是……」我聽到另一頭,有計數機的聲音,他續說:「你的股票在下個月已市值逾千萬。」

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會是個千萬富翁,我將這個消息對若楠說,她反而冷靜地說要買間屋來保值。




對,我應該買間大屋,還應該買兩間,好讓我父母一家搬離屋邨,好應該享受一下。
我看了一間又一間屋,我喜歡望着大海,但母親說濕氣重,若楠說喜歡獨立House,但我嫌交通不方便,父親喜歡舊區,但若楠說校網不好。最後,終於在九龍一個大型屋苑找到兩個上下相連的單位,有海景、可改複式、交通方便、往舊區非常近,雖然樓價比同區高,但只要家人喜歡,我認為還是值得,反正股息都可以供樓了。

入伙那晚,母親下厨煮了一桌好餸,我還請火輪上來介紹給父母認識,天心不停與郭風玩「睇醫生」遊戲,姐姐說舖頭經理想追她,我說還等甚麼!弟弟在樓下漫畫店認識了一個女孩,大家都愛看「金田一」,火輪說我跟父親很像樣,父親說他年輕時很像鄧光榮。

我永遠忘不了那晚的笑聲,如果要我形容幸福是甚麼?我就肯定說是那晚的每一個畫面。
一個月後,我在家裏和郭風玩積木時,電視播出特別報導:有架飛機撞向紐約世貿中心…….

我認為美國在世界另一頭,也沒有親戚朋友住紐約,這些國家大事自然也不會放心上,但當然,我是錯的。





幾天後,我收到消息,Tony和爆錶打算辦最後一趟走埠,因為經濟差的不只香港,連東南亞也受影響,很多有錢佬身家縮水都不再花花世界。而同時,我知道小伊快要嫁給一個泰國華僑,他們是幾個月前,小伊一次往曼谷登台時認識的,當然,那華僑以為小伊是個香港小歌星。
而小伊飛往泰國那日,正是中秋節翌日。

一晚,我收到她從泰國打來的長途電話。
「恭喜妳,我知妳要結婚了。」我說:「他靚仔嗎?」
「哈…」聽見她笑聲,又令我想起我們在唐樓內的激情畫面,她說:「她不靚仔,但人品很好,最重要是……他對敏敏很好。」
小伊坦白說那男人已有老婆,但泰國人娶二奶很平常,特別是有錢佬。他丈夫有三個兒子都大學畢業了,所以特別喜愛敏敏這個女兒。
「敏敏的確很逗人歡喜,她在旁邊嗎?我想跟她談兩句。」我想說那個疏乎里之約,我一定會兌現的。
「呀……她剛走開了……」
我知她說謊,但絶對明白,說:「保重!」




「你都是,保重。」

收線後,我才想起沒問她有沒有再找她的父母,但其實我心中已有答案。
彷彿我喜歡過的女人都找到更好的歸宿,因為Amy的請帖亦出現在的寫字枱上。職員說有位小姐親自將喜帖送上公司,她說是我的一位舊朋友,我望着請帖上寫上司徒慧敏或司徒敏慧時,真的想不出是那一個PR,還好她夾附一張結婚照在裏面。新郎不用說一定沒有我靚仔,但Amy是比從前更好看。
我的確有想過親自向Amy說聲恭喜的,但當我去到酒樓放低人情,在門外見到一身紅掛的Amy時,我覺得她應該和小伊一樣,跟我劃上一個清晰的句號比較好。

我想,沒有一個男人喜歡自己老婆跟一個姑爺仔太熟絡的。
報紙開始報導911帶來的經濟衝擊,它像一塊巨石拋進湖中,漣漪這時終於來到香港。
Gary帶來一個壞消息……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