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可以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火輪是我師傅,我有今日全靠他帶我入行,今日他有事我是無論如何都要幫。我的股票剛剛套現,可以全部用來填公司筆數。

但事情並不如我所願。因為我還有兩間未供斷的屋,銀行通知我現在樓價彷如吃了瀉藥,賣樓的人多,買樓的人一日無一個,我兩間屋市值比買入時還低,這種叫負資產。
我已經開始零收入,如果三個月斷供的話,我一家大小都要搬回屋邨,但如果火輪不可以填回公司筆數,坐監事小,給朗哥斬死事大。

孝義兩難存,我一是放棄我的一切打回原形,帶若楠和BB屈居於二百呎公屋內,還要與我父母弟弟天心一齊生活,讓郭風行我以前的路,繼續在屋邨飛拖鞋偷雪條。
一是讓我的師傅被朗哥拋落海餵鯊魚。





我心煩意亂,上街透透氣,來到波士頓叫周老闆給我一份薯仔沙律熱奶茶。
正當我喝下一啖奶茶時,聽到厨房有人嘈交,我八卦往裏面一望,見到老闆娘在罵。
「明明見你個口頭先仲食緊野,一定係你偷食我d燕窩。」老闆娘指着一個厨房佬在罵。
「老闆娘,我食花生姐!邊有食妳d燕窩呀!」厨房佬冤枉地說。
「咪嘈啦!」周老闆說:「係我食左。」
「唔係你食……」老闆娘仍不罷休,追住厨房佬問:「你仲乜咁鬼祟望住我煲燕窩?」
「望下都唔得咩!」厨房佬悻悻然往裏面走去。

一個外賣阿伯一樣和我看八卦,笑笑說:「黑狗偷食白狗當災。」
這句話點醒了我。





對,我可以找一個人來做這隻白狗,但這不是一煲燕窩,而是朗哥的一百萬,去那裏找這個儍仔?

「風哥!」一把女聲叫我:「你還是這麼喜歡吃薯仔沙律。」
眼前這個女孩叫Vivian,是個勤力開朗的PR,可愛的笑容很得男人歡心。
「Hi Vivi!」我見她拖着一個新買的行李篋,問:「去旅行?」
「呀!不是……」她靠近我低聲說:「我去走埠,這是最後一轉,希望可以學其他姊妹找到個好老公。」
「哦!」我腦內立即浮現小伊與敏敏的樣貌。
等等,我好像想到甚麼!我好像已經想到救火輪的方法……





回家後,我整夜在露台不發一言,因為我要想的辦法,只可以成功,一失手的話,我同火輪都會無命。
當然,還有France都要死。

若楠等郭風睡了之後,問我發生甚麼事,我說只是公司的事,叫她不用擔心,但她竟然說出令我驚訝的話。
「銘,其實我們可以搬回屋邨的,只要我們一家人開心便可以,我也可以找份工做,超級市場收銀,投注站職員都無問題……記住,我只要我們一家齊齊整整。」她當時的眼神與語氣,令我更加肯定沒有娶錯這個老婆之外,我亦知道我必需去幫火輪,因為我已將他當作我的家人,我不希望見到我的家人出事。

天光後,我托人找到一個我無可能會找的人,這個人就是炮艇成。
原本我倆是兩個組織的人,河水不犯井水,加上當年阿菲的事,Tomy為了幫我出頭,而令大家有了嫌隙。但自從市道差到PK之後,基本上所有旺角的古惑仔已經散過蛋散,大佬都破產了,還說甚麼黑社會?而且阿菲的事已過了幾年,我要跟他傾的是生意,這個時候,沒人會跟銀紙過不去。

甚麼生意?
炮艇成這幾年做K仔生意做到很出位,多了一班學生哥客源。我要向他買貨,但我不打算賺這些錢,我另有用途。
我聯絡上阿洪,他已經是油尖旺的反黄賭毒沙展,我對他說有單堅料,不單止可是拉人,還可以捉到大老虎。
最後,我找到Tony,說最後一次走埠,我想去盡,今次我會親自帶三十個PR,當然,每個三萬的「驗身費」,我一個仙都不會少。他好似見到財神一樣,風哥前風哥後,好似完全忘記了三年前在碼頭發生的事。

但我沒有忘記。




肚餓時,誰給我一碗白飯,我會記一世。同樣,誰侮辱過我一次,我一樣不會忘記。
這次,是時候埋單計數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