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紅塵》 「你太蒼白了。」 她給我的印象,就是如此。 「沒有啊,其實這裡本來是有點紅紅的。」 每次我這樣說的時候,她便會看著面前某個地方,仿彿在照鏡子似的用指尖輕碰顴骨下的位置。 那直徑大概半根手指長度的位置,仔細看的話,確實是有種天然的白裡透紅的一抹淡紅色。 但我總覺得她的臉真的太蒼白了。



《紅塵》
 
「你太蒼白了。」
她給我的印象,就是如此。
 
「沒有啊,其實這裡本來是有點紅紅的。」
每次我這樣說的時候,她便會看著面前某個地方,仿彿在照鏡子似的用指尖輕碰顴骨下的位置。
 
那直徑大概半根手指長度的位置,仔細看的話,確實是有種天然的白裡透紅的一抹淡紅色。
但我總覺得她的臉真的太蒼白了。


 
 
後來,某年她生日那天,我買了一盒售貨員稱是珊瑚色的胭脂送她。
雖說是珊瑚色,但我從來沒有在湛藍色的水族館裡見過這種像橘子般橙紅色的珊瑚。
 
「嗯嗯嗯!」
她以一種觀賞塑料袋裡裝的熱帶魚的姿態,提起手,從一個低角度的方式仰望這盒珍珠白色包裝的胭脂。
 
「要用啊,你的臉真的太蒼白了。」
我說。


「嗯嗯嗯!」她點頭。
 
 
年月過去。
後來,我真的看過她使用胭脂。
 
她在搖晃中的公車車廂裡,拿著唇膏般大小的玫瑰金色胭脂掃,動作純熟地在臉上抹上一層又一層的粉紅色滿帶銀白閃粉的胭脂。
 
我看著她鋪滿腿上的紙巾團。
「沒事嗎?」


 
她笑笑說:「沒有啊,這……補一下妝便重新再來。」
 
胭脂掃一抹,滿帶香味的粉塵在空氣中飄揚起來。
粉紅色的,染得整個氛圍都不一樣了。
色澤甜美,卻有種難以形容的重力。
 
「嗯嗯嗯!」
我試圖學著她慣常的天真語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