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今天先做兩件事》 阿善如常拿著從超級市場買回來的便當回家。 隔著保溫發泡膠盒和塑膠袋,她的小腿感覺到來自食物的那種獨特的溫度。 暖暖的,滲出一種洋溢著幸福的熱度。 「喀嚓」、「喀嚓」。 門鎖有點失靈的。但又不至於需要更換的損壞程度。 阿善漸漸地習慣了這種不順暢的開啟門鎖方式。 「回來了?」 阿得看來是早她一步回家,剛脫去鞋子,正鬆綁著頸上的領帶。



《今天先做兩件事》
 
阿善如常拿著從超級市場買回來的便當回家。
隔著保溫發泡膠盒和塑膠袋,她的小腿感覺到來自食物的那種獨特的溫度。
暖暖的,滲出一種洋溢著幸福的熱度。
 
「喀嚓」、「喀嚓」。
門鎖有點失靈的。但又不至於需要更換的損壞程度。
 
阿善漸漸地習慣了這種不順暢的開啟門鎖方式。


 
 
「回來了?」
阿得看來是早她一步回家,剛脫去鞋子,正鬆綁著頸上的領帶。
 
「嗯嗯。」
阿善想像著兩人各自乘搭著大廈中兩部升降機的情況,一左一右、一部上升時,另一部在旁邊管道裡尾隨上升的畫面。
 
「今天吃甚麼?」阿得問。
「還是那些。」


阿善語氣中帶著一點不太願意回答的狀況。
 
「今天……」阿得欲言又止似的。
阿善拿著塑料袋,定定地半掩著門,看著他。
 
「怎麼了?」
過了一會,阿善開腔問。
 
「對了,到底我們怎麼了?」
 


對於阿得的提問,阿善的反應是耳背突然熱起來。
 
「就這樣吧!」阿善聳聳肩,手上的塑料袋因摩擦而發出清脆的沙沙聲。
 「就這樣?」阿得看著她,眼神飄忽的。
 
阿善看著他,好像照鏡子般看到了表情木訥的自己反映在對方身上。
她提著塑料袋的手越握越緊的,仿彿在努力捉緊些甚麼:「嗯……至少我還在啊。」
 
阿得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那你呢?」
阿善問。
 
「大概跟你一樣,仍然在。」
 


一道淡紅色的虛線,在兩人之間連接起來,綑起一個不鬆不緊的蝴蝶結。
剎那間,他和她好像又重新連線起來。
 
「慢慢累積吧!」
阿善轉身將門關上。
 
在轉身的一刻,嘴角不自覺微微往上牽,帶出一個久遺了的微笑。
 
 
(完)